談到Technical death metal,不得不提到來自加拿大的神秘恐懼黨Cryptopsy。
(通常我不會很常使用中文譯名,可是這個真的翻的很不錯)
Post images
Cryptopsy曾經享有tech-death界頂峰唯一巨頭的名譽,可是站在頂峰上的人,十之八九都有高處不勝寒之歎,這也造成了恐懼黨豐富精彩的崛起、殞落及復興史。
--------------------------------------------------------------------------------------------------------------------------------------------------
1988年,由鼓手”Moose” Mike Atkin、吉他手Steve Thibault和主唱蟲王”Lord Worm” Dan Greening主導,再找入貝斯手John Todds後組成樂團Necrosis(恐懼黨的前身)。Necrosis先後發行了三張demo、一張full-length album,都是自行錄製的專輯。
Post images
1991年的時候,Necrosis用錄音帶錄製的full-length album, Realm of Pathogenia:
不難發現,這時候的Necrosis不像是技術死亡金屬的曲風,而比較像是Old school death metal,甚至有點death/thrash metal的更原始死亡金屬的風貌。由於鼓手Mike Atkin是偏好鞭笞/速度金屬的風格,和蟲王及其他團員認定的死亡金屬曲風有出入,因此Mike Atkin出走Necrosis,鼓手位置由John Todds引薦的Flo Mounier代替。
之後,Necrosis決定在1992年更改團名為Cryptopsy,貝斯手John Todds由Kevin Weagle代替,加入第二把吉他Dave Galea,並錄製了恐懼黨第一張demo, 粗暴掘墳Ungentle Exhumation。
這張demo展現了恐懼黨最經典的樣貌,同時也有了tech-death的雛型:蟲王病態鬼叫式的唱腔、密集的riffs和強力的solo、能勾動心臟血管的bass編曲,還有那叮叮咚咚乒乒砰砰讓人凍未條的鼓技。
這張demo之成功,除了在加拿大金屬界打出名號,也開始受到唱片公司的注意,其中加拿大的Gore Records和恐懼黨簽約,並重新錄製了粗暴掘墳。之後,貝斯手和主奏吉他手分別由Martin Fergusson和Jon Levasseur取代,並於1994年發行了恐懼黨的首張專輯Blasphemy Made Flesh。
Blasphemy Made Flesh簡單來說,就是上張demo的延伸,demo裡的四首曲子除了Back to the Worms都有收錄在這張專輯中。

Blasphemy Made Flesh讓恐懼黨站穩加拿大金屬龍頭的地位,之後恐懼黨沉寂了將近兩年,期間經歷了創團吉他手Steve Thibault離團,貝斯手由Fergusson替換為Erik Langlois,最後於1996年發行了第二張,同時也是恐懼黨最重要的專輯,None So Vile。
這張None So Vile有多重要?這是神秘恐懼黨向當時的金屬界宣告「技術死金界唯我獨尊」的專輯。除了主唱蟲王一貫的病態唱腔和鼓手Flo Mounier那累死人不償命的鼓技之外,編曲上增加了變奏的元素,使曲子變得更加變化多端;Jon Levassuer也在編曲上加入了更多密集暴力的riffs和solo,再加上貝斯手Erik Langlois將Funk slap bass的技巧融入,使得這張專輯成為恐懼黨的事業高峰,同時也讓恐懼黨正式被奉為tech-death始祖。
Graves of the Fathers算是我最喜歡的一首,其中1:59開始,出現了一段多數死亡金屬頭無法接受的──Hardcore的Breakdown,Cryptopsy拿來用了,而且用得很巧。

演唱會之後出現了恐懼黨的一個轉捩點,就是團中大老”Lord Worm” Dan Greening的離團。
先來介紹一下Dan Greening為何叫做蟲王。(可快轉到0:10)
懂了吧?

蟲王因為想要專注在他的「英文教育事業」上所以離團,不過也有傳聞指出蟲王對於其他團員(估計是Flo Mounier為首)想要不斷的將樂團突破創新的想法不太認同,簡單來說就是守舊派和革新派的矛盾。
不過蟲王並沒有和樂團鬧翻,反而欽點了一位來自波士頓的Mike DiSalvo來擔任樂團主唱。隨著DiSalvo和節奏吉他手Miguel Roy的加入,第三張專輯Whisper Supremacy極惡霸權推出。這張專輯的變奏用得更加頻繁,同時編曲也更接近現在的技術死亡金屬曲風,不過這張專輯也受到許多鐵粉的批評Mike DiSalvo的Death metal/Hardcore混和唱腔。不過整體來說,極惡霸權是一張成功的專輯。

節奏吉他手由Alex Auburn接替的第四張專輯 ”…And Then You’ll Beg”,曲風更加趨於前衛和實驗性風格,Auburn也嘗試將更前衛的旋律倒入恐懼黨的音樂中,而Mike DiSalvo也撇開蟲王沉重的包袱,盡全力展現更多Hardcore式的唱腔,因此極惡霸權被認為是脫離過往混雜Brutal death metal曲風的起始點。
很奇妙地,這張試圖脫離舊形相的專輯竟然會重錄創團demo的Back to the Worms...

Mike DiSalvo在後來為了和在蒙特婁認識的女友組成家庭而退出樂團,恐懼黨因此物色到了一位蒙特婁的歌迷(?!)Martin LaCroix,讓他成為樂團巡迴演唱的主唱。
很詭異地竟然只找的到一部影片……總之,LaCroix的唱腔處於蟲王和DiSalvo之間,這種折衷的唱腔讓他成為非常受到恐懼黨的新、舊支持者的認同。可是,LaCroix因為不會英文,創作和演唱都有非常大的問題,導致恐懼黨只能忍痛割愛,尋找下一位主唱。

2005年,Jon Levasseur突然說對金屬樂失去熱忱,於是就這樣,丟下一群傻眼的粉絲離開了黨團。正當恐懼黨失去了兩大臺柱時,Flo想起了蟲王,於是主動與他聯絡,而蟲王也大概發現要教小孩子吃蟲實在太困難了,於是回鍋恐懼黨,讓眾粉絲心情像洗三溫暖。同時,Alex Auburn也獨挑吉他大樑。於是,恐懼黨推出了新專輯Once Was Not。這張專輯的評價十分不一,有人認為他失去了恐懼黨僅存的一絲殘暴,變成了主張神秘哲學的技術樂團;有人卻因此認為他們又更突破了原有的風格。
我對於這張專輯的觀點是,整張專輯開頭的前幾曲對我而言…實在是不知所云,有很多奇怪的橋段,加入了一些原音吉他的橋段。另外神秘色彩的旋律也增加了,失去了原本習慣的厚重暴力色彩。
後來的幾首有逐漸回復到以前蟲王那時候的感覺,不過整體來說,還是沒辦法讓我開心起來,不過這是一張突破性的專輯,是無庸置疑的。

就在支持和批評者僵持不下時,蟲王和黨團終於還是鬧翻了。黨團在2007年宣布除去蟲王主唱一職,簡單來說就是被開除了,不過蟲王之後宣稱是因為健康因素而主動退黨,不是他們說的被踢出去。不過恐懼黨也不理蟲王,找到了下一任主唱Matt McGachy和新的節奏吉他手Christian Donaldson,另外為了嘗試更前衛的路線,也找來了一位鍵盤手,自此出現了神秘恐懼黨最悲慘的轉捩點。隔年,新專輯The Unspoken King不說話的王 發售上市了。
這真的是恐懼黨史上最糟的一個汙點,由於曲風從tech-death變成deathcore,變成math metal,再加上一聽就讓人摀臉的deathcore唱腔、讓人軟掉的清唱、毫無頭緒的旋律,Flo Mounier壞得更嚴重的表現,因而獲得廣大新舊歌迷一致殘絕人寰的爛評。
我真的只能說,我寧願去All That Remains也不願聽這張嘴裡塞滿大便的王啊…

恐懼黨因此一度淪為笑柄,面對這樣的慘痛打擊,Alex Auburn決定以「諸多理由」請辭主席吉他手,而那個根本不想提起名字,本來就不該出現的鍵盤手也銷聲匿跡。恐懼黨也因此決定重新整頓,決定樂團走向。
有沒有發現,哪個罪魁禍首沒有離開?
Matt McGachy。

2011年,前任吉他大老Jon Levasseur看不下去了,決定回歸拯救他的樂團。恐懼黨有了Levassuer的回歸,決定重振旗鼓,推出了第七張專輯Cryptopsy。
沒錯,同名專輯,神秘恐懼黨。
這張專輯一推出,馬上獲得一致的好評。是真的好評。Cryptopsy這張專輯彷彿回到了Whisper Supremacy時期。不過這次,更快、更兇猛,Flo的鼓槌感覺都快敲斷了,彷彿要將這幾年受到的怨氣怒火加被奉還。
上張專輯的罪魁禍首Matt McGachy知道自己毀了樂團累積多年的聲譽,於是決定使出必殺技pig squeal將功贖罪,而對我而言,算是成功將功贖罪了,而恐懼黨也算是成功復興了。

我們可以發現,神秘恐懼黨的經歷其實一直離不開兩個字:創新。
Flo Mounier和Alex Auburn對於技術的鑽研到了走火入魔的情況;然而,高處不勝寒,他們為了不斷創新,不惜犧牲失去歌迷的風險,只為了將恐懼黨推入更高層次的技術殿堂。雖然其中也不乏慘敗的變革,可是他們仍然持續的在變。持續的在創新。
Flo Mounier曾經說過,他對那些沒有新意的音樂嗤之以鼻。「我發現這樣的音樂真的囉嗦到不行,我不喜歡這樣,我也絕對不會變成這樣。」
這不就是音樂家該有的職業態度嗎?
不能說他一定是對的,然而這種對音樂的執著,是一種非常值得尊敬的事情。

不過話說回來,在Cryptopsy同名專輯獲得好評之後,他們馬上推出了一張精選輯,不過也馬上被樂評和歌迷們打臉......
恐懼黨是否能夠再次立足於技術死亡金屬界,我們拭目以待......

-Cb.

共 3 則回應

1
難得好文啊
0
哈哈,我覺得寫太長了。
雖然說旨在分享新知,可是有人看完還是讓我滿感動的。
1
長知識了
原po分析好用心 感謝分享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