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高調 轉發 某教育系老師對外國學生的種種誇張行為

國立政治大學
再更:上新聞了
更:學長在交流版上回覆了,以下是文章的連結:
大家好,這篇文章是我認識的碩班韓國學長寫的,希望大家如果有看到的話,能夠盡量幫忙高調一下,讓不適任的老師可以趕快離開學校,然後如果有同學知道怎麼幫助學長或是想幫學長打氣的話,可以直接私他的IG 原文:ig 37aran37 Graduate, 慶祝浪費我3年的時間 像地獄一樣的時光終於結束,就不說其他的了,我他媽真的覺得我在這個像垃圾場一樣的地方投資我的人生非常可惜,甚至在寫這段表達我的憤怒的文章的同時也非常煩躁。 在2020年9月開始的第一學期,我下定決心要成為比那時候更好的教育者,所以開始了我在國立政治大學教育學系碩士的課程,但對A老師來說,我只是一個表演跆拳道的小丑,在第一學期,在超過40名學生的班裡,除了台灣、中國、香港學生之外,我是唯一一個母語不是中文的學生,所以辛苦,但不是語言問題讓我感到辛苦,而是我來自不同文化圈的事實,讓我非常疲累,要我在40名學生都看得到的講台上,叫我上台示範跆拳道。我真的覺得很丟臉一點也不想做,但我卻非做不可,然後每次到了下禮拜,我又被叫上台去做跆拳道表演,在那之後,開始上課前我非常有禮貌地跟A老師說「拜託請不要再叫我表演跆拳道了」,即便如此,在那天我仍然在40名學生面前,成了表演跆拳道的小丑,把韓國的文化、韓國人、韓國的跆拳道,在你想要的舞臺上完全無視,覺得心情很好嗎?對於無法理解的A老師的課程,並沒有在此結束,為了他的兒子,我必須教他打棒球,甚至是在A老師的課堂上,我為了念書來國立政治大學,我繳了學費,申請了課程,但是我卻要在A老師的上課時間去教他的兒子打棒球,有可能我在韓國專攻體育教育,所以我應該把它當成實習來做。 更改約定好的時間更是家常便飯,約好要幫我看我的研究Paper的那天,就單單那天,一共更改了三次時間,可能因為他比我忙吧,這樣的我在2021年10月必須入住萬芳醫院,並接受腦部手術,因為需要監護人的簽名,A老師馬上說可以當我的監護人,因為離學校很近,所以會在醫院照顧我直到我康復為止,不過我手術的那天,A老師並沒有來醫院,最後我不得已只能向駐台北韓國辦事處求救,請他們幫我找一個監護人,我那時候真的覺得,是不是就算我在這裡死了也不會有任何人關心我,當我的學校生活看起來過得非常辛苦的時候,A老師總是選擇了讓我更加辛苦的方法,真的是到了讓我覺得A老師您真的是專攻教育學的人嗎,怎麼會好像一點都不了解學生的心,作為教育專業的我,在A老師的推薦下,不是教育系,而是向00系的助教B進行了諮詢,我不懂為什麼連碩士學位都沒有的人可以幫我看我的研究論文,那位助教B說想要親眼看到生病的我,所以我只能被迫跟助教B一起拍照,也許應該轉告給A老師,還有那位助教B也說可以帶我來醫院,但是要去醫院的那天,並聯絡不上他,還有好像是00系B助教的推薦吧,跟我毫無關係且一次都沒有對話過的00系的學生C,說因為喜歡韓國文化所以找我一起吃飯,有可能助教B的要求,強行問候我,監視我並安慰我的學生C,真的很感謝。 國際處的員工D,也很謝謝你,你先主動連繫我,問我有沒有什麼困難,我那時候真的很懷疑,員工D也只是為了答應A老師的要求,所以勉強聽我訴說煩惱,我抱著最後一次的覺悟,因為是國際處,所以帶著能理解外國學生困難部分的期待感,向D講述了我的困難部分,我好像被判斷為有很高的機率會自殺,在告訴員工D我的困難和關於擔心自殺退學事情的那天,我接到了文山警局的電話,跟我說「朴亞蘭先生,從今天開始我們會負責你的安全帶你回家」,從接到警察局的電話我就非常害怕,後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警察判斷我會有很高的可能性自殺,所以我還要去警察局說明,在那個時候我真的很想自殺,這一切好像被背叛了,還不如死了會更快活吧,沒有選擇自殺,到現在我還這樣活得好好的,你們應該會覺得你們處理事情處理得很好吧,就算當作是因為我需要獎學金也好,但是從我入學之前我就已經拿到獎學金,我不需要那骯髒的錢,已經全部都捐給台灣社會了,去找國際處的員工D的第二天,因為我一直不接電話,傳到學校信箱給我的郵件內容,「萬聖節快樂,萬聖節鬼的糖果分給你」真可惜,我那時好想要變成了一個自殺的鬼魂。 在往返萬芳醫院和學校的過程中,也一直不斷地在寫論文,但我還是不能退學,如果退學的話,我的學生簽證會馬上失效,當時因為疫情的關係也沒有觀光簽證,如果我沒有了學生簽證我就必須要馬上離開台灣,所以為了簽證我逼不得已只能繼續學校生活,沒錯,我不是為了學位,只是為了簽證所以才來唸書,我的論文,因為我真的很喜歡台灣人,有聽說過以前韓國運動選手和台灣運動選手在國際比賽中的犯規行爲,假設這是因為韓國國家隊體育教育而衍生出的問題,透過採訪台灣人,是為了今後韓國和台灣的和平交流而發表的論文,再次向有參與我的論文研究的各位表達感謝。 為了寫論文真的花了很多的時間,從2020年9月開始,到2023年5月畢業為止,我從來沒有離開過台北,中間去的澎湖也是因為研究所的作業,和教授一起去的,除了2022年8月,短短十天的韓國行之外,沒在台北以外的地方旅行過,平日和周末,上午上研究所的課,然後下午工作,晚上和凌晨都一直不斷地再寫論文,很孤單,我也想要去旅行,我也想要休息,不過很感謝的是,在很多教授和朋友們的鼓勵下,論文順利完成了,幫我看論文的E教授,推薦我繼續念政大教育系博士班,我那時候真的覺得很幸褔很感激,我的論文得到了教授的認可,我想我以後可以繼續念書了,就那樣拿到了推薦信,開始準備博士考試,很帥氣地跟周圍的人說我在準備博士考試,不過,之後知道的事實是,原來E老師跟A,B,C,D一樣,我親耳聽到說「朴亞蘭是神經病,非正常的」,為什麼我會申請博士,教授們聚在一起一直說關於我的壞話,說我申請博士的時候「太笑死了」,我的博士學業計畫被徹底地無視,真的很想問E老師為什麼叫我申請博士,當你和其他教授一起看着我的學業計劃書大笑,無視我的夢想時,很想問你有沒有想過我的心情,我為了那考試準備了整整一年,每日準備博士考試感到累得時候,總是靠著想像合格的那瞬間而撐了過來,但是不合格後,後來又知道了,您建議我申請博士,幫我寫了一封不情願的推薦信的時候,也只是希望我是你的玩具,讓我失敗受挫,真的很感謝您,讓我知道什麼是挫折感,是我最信任,最喜歡的人。但也讓我感受到了背叛感,現在想想也覺得在準備博士考試的那段時間,真的是我人生中最浪費時間的時候了,感謝您,以後我就知道我的處境,不貪圖你們厲害的博士學位了。 看著我的博士學業計劃書,笑到不行,無視我的那位教授,可能因為您是從我沒聽說過的台灣學校,拿到了碩博士學位,所以可能無法理解國外留學生在國外留學的心情,不應該說是我沒能理解您那深深的含意,抱歉,再次很抱歉我不知道自己有幾兩重,竟敢無禮地準備博士學位考試,您們真的很了不起,我到碩士就會滿足的。 本來不想要寫這種文章的,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去年在碩士班,有一位新來的韓國學妹F,真非常幸福,用韓文跟學妹訴說著我經歷過的這些事,所以在我畢業的時候,如果在臉書或是IG上傳這樣的文章的話,怕學妹F會被欺負,學校生活會因此變得很辛苦,所以我本來不打算寫這篇文章,幾天來,我抑制住憤怒,努力用菸和酒忘記我在學校3年的經歷,不想再公開過去那些讓我感到很辛苦的事情,我想把它當成已經過去的事情,但是現在還是很生氣並充滿了憤怒,在學校經歷過的那些事從夢中浮現的話非常痛苦,失去了3年的時間我非常難過,再加上學妹F也告訴我,「如果能讓我心情好一點,可以理解我在這裡寫這篇文章」,所以雖然對F感到很抱歉,但想PO上傳這篇文章。 教育系助教,一次也沒有笑著幫助過我處理事情,感謝您,多虧有您,讓我聯繫了教授、朋友、國際處,甚至是台灣教育部,讓我有了很多經驗,每次我問您學校的事情的時,您總是回答其他的,結果我從一開始就無法相信您,以後不要這樣處理事情,您是我在台灣遇見的所有人中,最糟糕的那樣,如果您對我的韓國學妹F也那麼不親切地對待的話,我會提告您試圖私吞我的獎學金的事,和我所知道的溫暖的台灣,親切地台灣人們不一樣,這3年來感到了很多反差感,因為我在韓國沒有上過好學校,所以入學前很好奇成爲國立政治大學名校的學生會是什麼感覺,入學後也是,現在在畢業後也是,我的想法並沒有太大的改變,名門大學真的沒有什麼意義,好像只要遇到好人,在學校學我想要學得東西就可以,從教育學系畢業的整個頭銜並不重要,不知道我遇到的教授們是怎麼樣看我的,但只要我不要成為像他們那樣的教育家就好,雖然用「非正常」這樣的單詞來形容我,但是從「非正常」的角度來看的您們,也不是那麼的正常。 還有我真心地對不起我的學生們,作為一位體育老師,韓文老,,如果因為我做了不符合老師的行為或是說了不適當的言語而造成您的傷害的話,現在致上我深深的歉意,並會深刻的反省,作為一位老師,一位教育者,對於帶給我的學生傷害真的非常非常抱歉,對不起。 這就像2019年上映的電影「小丑」一樣的三年的時間,把我當成小丑一樣玩弄,把我當成有精神病一樣的人對待,就只是為了他們的歡笑,而我什麼都不知道,只能為了他們的成果、他們的業績而行動,我花了一年時間準備的兩次博士學位考試,我真的很想成為優秀的博士,但是對他們來說,我的博士學業計劃書只不過是開玩笑、說笑的紙而已,就把我當作是有精神病的非正常人應該很爽吧,那樣他們的想法和擁有的權威就不會因此而動搖,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整理的很簡單,但是以非正常的角度來看的國立政治大學教育學系碩士班,果然也沒有正常到哪裡去,教授們之間的各種鬥爭,學生到現在也還是受到了各種傷害,由各個大大小小的問題,讓很多學生正在承受這些痛苦,究竟這是正確的教育之路嗎,究竟這是台灣最好的名牌國立政治大學教育學系的教育方式嗎,是,我做到了,我迎合了您們骯髒的胃口,接受了您們無理的要求,完成了你們制定的制度,寫論文完,拿到了碩士學位,還有現在「非正常」將離開飄出臭味的文山區指南路垃圾場。 就像小丑在電影裡“You never listen, do you? You just ask the same questions every week.“Are you having any negative thoughts?”反抗了像臺詞一樣完全不聽自己故事的心理諮詢師, “I know it seems strange, I don’t mean to make you uncomfortable, I don’t know why everyone is so rude, I don’t know why you are I don’t want anything from you. Maybe a little warmth” 就像臺詞一樣,我不想透過這樣的PO文給包括讓我感到辛苦的A老師在內的所有政治大學成員帶來不便,我只是請求他們小小的道歉,但到現在依然沒有得到回覆,所以最終我選擇了PO文的方法,雖然您們是在我的背後說著我的閒話,不過我是在這所有人都看得到的地方寫了這篇文章。 Some people get their kicks,Stomping on a dream But I don’t let it, let it get me down -JOKER 2019- 最後,謝謝你,朴亞蘭,辛苦了,恭喜你通過國立政治大學教育學習碩士班的論文考驗,恭喜你畢業了,2020年1月,台灣因新冠疫情而取消了職業棒球隊入團資格,在沒有簽證卻有想在台灣生活的情況下,為了拿到最安全的學生簽證,而急忙準備研究所入學,從2020年9月開始,到2023年5月為止,為了碩士學位而不斷努力,遇到了很多人,也與很多人分開,想法也變得更深,畢業得很好,恭喜你在像飄出惡臭的垃圾場學校浪費了三年的時間,還好,因為我不太知道中文的髒話,今晚也充滿了憤怒。 You, Fuck it off. 새내기, 사회를 나가서 블라블라 남 얘기지 新生,出社會Blah Blah? 是你又講別人的故事吧 샤바샤바? 아부? 그래 나 잘 못해 so what 巴結?嗯 我不會 幹嘛 아는 사람 없다고 날 얕보네 因我這邊沒有認識的人 好像他又無視我 But I do my thang 아주 독하게 대체 뭘 더 원해 做得狠一點,到底你想要我的什麽 여기저기 널린 꼰대들은 또 날 까 到處都有的老頭子他們再批評我 선배와 후배 그게 그리도 좋을까 前後輩,學長學妹,那樣你也喜歡嗎? Beenzino(2010) – Stranger‘s theme
LikeSadWow
440
15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