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央土木?

國立中央大學
大家覺得素質如何呢?
講稿: 院長 主任 各位教授 家長 大家好 我是土木4的魯冠鑫,代表大學部畢業生 向在座的各位教授以及家長做個畢業前的總複習。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台立場 一轉眼,從新生訓練到了畢業典禮 從青春18蛻變成渾渾22的年紀 還記得大一的時候 參加了和外校的聯誼 結果去的都是男生 只能硬著頭皮 把他當女生對話練習 經過系學會活動兩年的洗禮 還有土木營還債四年的利息 我們已從初來乍到的菜雞 變成NYKD54的老司機 開進速限40的中大路 在工程一館的門口停駐 一進系館 就看到一面大鏡子 把我擋住 彷彿在警惕著我們:人醜就要多讀書 說到系上課程 也是滿滿的回憶 測量實習 測的不是高程 而是創意 當誤差值是零的時候 助教們不必訝異 更無須歡喜 下雨的時候記得傘先撐 好幾萬的全測儀 剛上大一時總會納悶: 為甚麼錢包裡沒錢,而微積分裡真的有危機 記得那時說要在系館種椰子樹的服務學習 下雨天還跑去澆水 照顧得盡心盡力 還有到學期末還是不知道怎麼過的程式設計 應用力學課 教授問二力桿件是哪二力 同學回答:報告老師 大力跟小力 上了大二 教授問: 有沒有人會畫自由體圖 在材力的課堂上 結果趙家人興奮的上台 畫了一支棒棒糖 以為認真學一學期 材力能夠 得心應手 結果最後變成你的學分 被莊老師 德興 硬守 流體力學 讀得一點都不流利 到現在還以為達西定律是PV=NRT 按照學號被強制分成三個班的土力 每次我上課最怕被洪老師笑笑得問”還有沒有問題?” 最怕碰到作業題目超級多的結構 想說老師是不是怕學生沒寫夠 題目多到整隻手臂都抄到解構 只好與室友在召喚峽谷邂逅 到了大三 每次考完準備一整個晚上的 R C 出了教室只有一個想法 "啊,死" 以為修完工數1和2再修工數三能比較會積分 但計算能力還是停留在高三的微積分 一直以為基礎工程是很基礎的工程 沒想到基礎不是那個意思 就像普通物理裡的"普通"二字是拿來騙人 就 像是個學分的騙子 到大四的土木實務專題 一班被釘爆 另一班舒服愜意 一班只要打分數 另一班要300字的心得筆記 一班被教授砲火轟炸 像演搶救雷恩大兵 另一班教授和顏悅色 像在享受郊外踏青 但是!!!!!!!! 我們大家都很享受被教授砲轟的感覺 300字的心得對一堂課來說真的不夠寫 希望這種老師的愛能順利傳到下一屆 好表達我們這一屆最真摯的感謝! 但這些都是難忘的回憶 讓我們把這些回憶好好堆砌 成為日後懷念的軌跡 而當大家經歷過四年的一切 準備開啟人生新的一頁 不管是今年畢業 ........ 還是明年畢業 驀然回首 你會發現 我們即將離別 朋友啊 別為我難過 別為我哭泣 因為你哭起來  很醜 爸媽啊 你們的孩子長大了 零用錢要多給一點   才夠 教授啊 我們即將畢業了 期末考可不可以考簡單點 拜偷 現在請同學們跟我一起表達出我們心中的感謝 跟我一起說 感恩老師 讚嘆老師 感恩爸媽 讚嘆爸媽 感恩同學 讚嘆同學 好的,最後的最後 在離別前 我想送給大家一個禮物 我手上的這個再見(拿出)真的很重   真重再見!
Like
84
4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