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志道樓事件的一些想法分享

國立中央大學
先說,我並不是什麼性學知識的專家,我只是在網路上看見了這整起事件的路人,以下言論只是個人主觀想法,如果有什麼延伸討論也都歡迎分享交流。 文長慎入,看官如果有心想看,再往下看吧。 蠻多人回饋提供新觀點的,真的是非常謝謝大家XD 也完善我考慮不足的地方 【關於道歉】(修訂) 我看到了很多人貼文呼喊要當事人出來道歉,也有人覺得同樣在這個學校裡,校譽受損好像自己也連帶受到了極大的傷害。但我其實一直不是很明白當事人需要道歉的原因......但我猜可能是台灣傳統的東方思想文化,認為公然做出親密赤裸的舉動是妨害風化的,也有觸法疑慮,因此覺得這樣是丟臉的。因為丟臉所以應該要道歉。但我真的不是很明白,我們其他人為什麼會因為兩個人自己決定的言行而名譽受損,又憑什麼有資格說,他們應該要道歉? 我覺得他們要不要道歉,還有他們為什麼想要道歉,好像應該是他們自己才能決定的,不是旁人能評論的。 【關於隱私】(修訂) 隱私這種東西是自己應該去保護的,在這個性別沒有完全落實平等的國家裡,我真的都會勸身邊的女孩要學會自我保護,裸露自我身體這件事,就像在有一群大白鯊的汪洋裡流血一樣危險,因為這個社會是吃人的、嗜血的,這是我一直以來對於身為女性的感受。過去我曾經看到過認識的人(非志道樓事件當事人請勿誤解),就連女生在自己的腰上或背上貼像刺青紋身貼紙,都有人在背地裡會說她骨子裡就是個風塵女子,難聽一點可能會罵妓女了,而沒錯,這還是在台灣。性別不平等這件事受害方並不只有女性,男性如果裸露自己的身體,也會使活在這個框架下的女性(我們可能都是)感覺到自己不安全,進而被認定是騷擾、猥褻,但可能也無此意,更多時候都是意外。 但我想要說的是,假如妳/你不幸有裸照或不雅的媒體檔案流落在別人手中,變成威脅的籌碼,或者重複傷害妳/你的手段......我想要說的是,那不是妳/你的錯。妳/你有自己身體的自主權,只有我們可以決定自己的身體要如何對他人展現,那些昭彰的惡意,還有自以為是的正義,妳/你都不需要用任何形式去道歉,更不用自殺以死謝罪。 想想多少故宮博物院裡的西洋畫,想想繪畫課上的人體模特,電影中的色戒,裸露的身體和情慾該如何去定義,是恥辱還是藝術,我覺得其實也全憑看官心生的一念。 【關於拒絕上車】(修訂) 教育部先前呼喊了讓我們一起下車的口號,校長寫了一封信給大家,表明了學校對這件事處理的態度,無論是不是校長親筆寫的,我想校長和執筆人的心意都是希望保護年輕的孩子,也有人很幽默地說校長原來在車上──我認為在這件事裡,但凡是知道了志道樓事件的人,其實都在車上。教育部的口號和內文雖然被複製抄襲,處理的細節需要負責檢討,但是......仔細想一下,如果人人都相互提醒這句話,到處寫下這次讓我們一起拒絕上車吧!那不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嗎? 也許這次我們應該做的就是,人人一起號召,這次,讓我們一起拒絕上車。 把一起拒絕上車這句話號召起來,我想教育部也會樂見的。 【關於校譽】 在學校並不是非常多人知道,國立中央大學的性/別研究室於 1995 年 10 月成立,它的意義是在學術和理論的層次上,批判「性別唯一」(gender-only)的簡化分析觀點及其所衍生的偏頗政策、法律與社會氛圍。(引用:國立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簡介) 我們的學校在面對性、愛、慾,以及政策、法律、社會氛圍上,都算是台灣的前驅和領頭羊,這其實是一件令人驕傲的事,作為路人,其實我不知道這次志道樓事件究竟是哪一方在主導處理,但我相信如果性別研究室能夠出來分享他們的觀點,或許這個事件,可以提供我們另外一種洞見。 年少或許難免輕狂,不賭博、不吸毒、不殺人放火,要在哪裡做什麼事,其實是個人自由,當然別人要怎麼評論看待,也是自己必須去負責的──所以關校譽什麼事? 台大還曾經發生情殺案件,潑硫酸毀容這種事,難道我們以後也會說,台大就是一個低情商的人才會去的學校嗎?台大的學生,都在情殺,都在潑硫酸。 當然不會,個人做事,個人承擔。 新聞怎麼寫,那也是新聞記者素質的部分,是記者要承擔的。 反正這是作為國立中央大學學生的你不需要承擔的,不必急著找人為你扛鍋,你身上沒有鍋。 【關於心理】 這次的事件,不確定男女雙方當初這麼做的動機,也不確定有沒有人是被強迫的,但我想他們現在一定承受了很巨大的壓力。社會輿論就是這樣的,大家認為對的,也沒有人管它為什麼對,有沒有可能是錯的,群眾通常就會一股腦地把自己日常的壓力往這方向宣洩而去,反正也只是用鍵盤打幾個字,不需要負責,對方就算承受不住要自殺,那是也是對方自己要負責的,誰讓他們要選擇做出這樣的行為呢? 雖然我認同只有自己可以為自己的生命負責,如果走上絕路自殺了,也與旁人無關,那是自己的選擇。可是我認真想過,有一天或許我們都會為人父母,而孩子是不懂事的,你可能會覺得大學生早就應該要懂事了,但是大學生其實是正準備要邁入成年世界的幼雛,二十出頭,真的是太年輕了。你們老爸、老媽對你們說的話,你們真的都會聽嗎?其實不一定,對吧。我們都以為自己在做對的事情,也都以為自己真的能為自己負全責,年輕的時候我們都是這樣想的,不管我們實際上是不是真的這樣。 可是,假如你教自己小孩的東西,你的小孩到大學了之後變得叛逆,就是聽不進去,真的發生了這件事,他/她的不雅照四處傳播,你有想過,這種時候你要怎麼跟自己的小孩說嗎? 你會罵他/她蠢嗎?在他/她哭著不知所措,要封閉了自己的時候。 你會說他/她賤嗎?傷風敗俗嗎?在他/她站上了高樓陽台,回望你的時候。 我真的真的想過......我會跟我的孩子說,你一點都沒有做錯。 你的身體只有你有權利決定,你的價值只有你自己可以定奪。沒有人可以因為看到了你的身體,接著就公然對你意淫,甚至說大家都對你這樣,為什麼我不可以?是你自己要給大家看的,不是嗎?沒有人,有權利對你這樣說。 如果真的有人這樣對你說了,那是他的錯。 在有大白鯊的海裡流血,是不智的,可是被鯊魚咬,不是你的錯。 那些惡意和自以為是的正義,都不是你的錯。 你還是值得被愛的,會有人愛你、接納你、理解你的,發生了就一起去面對,然後我們都會一起成長的。 我很希望......很希望,每個人都能想一下,這件事如果是發生在自己的兒子或女兒身上,你們會怎麼說,怎麼做,然後我覺得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就這樣,一點淺見,但若你喜歡,歡迎分享,也歡迎轉載。
LikeHahaWow
74
6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