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人行道的一點話

大家好,我們是鄭國廷(就讀公育系)和李超群(就讀會計系),同時也是這次安全步行活動的主辦人。活動結束後,我們收到了許多反饋,希望與彰師的大家進行一些社會討論。 - 指教一,「路太小條」。過去進德路的設計路寬為15公尺,學區內的雙向車道。根據學生會之前的調查,發現約7公尺的路寬即可滿足時速較慢的學區交通,同時道路兩側有四公尺的空間可用於相關人行道。然而,現行的空間分配、二次違建、停車習慣使得路肩的空間幾乎沒有了。因此,我們在此次活動中成功爭取了排除前五十公尺的障礙物,包括可移動型(例如攤車等)和固定型(建物等)的障礙物。我們深知這樣的改變帶來的困擾與挑戰,但考慮到每年在進德路和實踐路上發生的衝突,我們認為這樣的舉措可以更有效地保護行人,避免這些衝突和傷害。當然,我們也在思考其他解決方案,例如在特定時間封閉道路的計畫。 - 指教二,出來做的都是「想參選的覺青」。雖然這次活動有超過25人的實際參與志工,但確實難以想像這樣小規模的活動能夠培養出25位政治人物。關於我們是否有政治意圖,我(鄭國廷)個人確實有志參與政治,但這並不意味著我所有活動的出發點都是政治。我希望在參與政治時,能將我的想法和對行人安全的關注一同帶入。除了談論個人意圖之外,更重要的是為什麼你們會認為這樣的活動代表著「政治利益」。這正是因為這樣的議題涉及到一部分甚至是大部分人的需求。如果是這樣,我想我的參政欲也是一種積極的行為。 - 指教三,「被迫參與」。有一部分學生表示自己被迫參與了此次活動,我想強調的是,被迫參與的人數不在少數,包括沿途的店家等。在這裡,我想誠摯地向所有因此感到不便的人致以歉意,因為我們舉辦這次活動時的確有這樣的考慮。每一個社會運動都意味著一定程度的傷害,這種壓力才能促成改變。從活動計畫之初,我們就考慮到了對同學和店家造成一定程度不便的可能性,這種不便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改變。然而,儘管我上面講得有點理想主義,但我也想提醒所有支持行人道的同學,我們沒有錯,但其他人也沒有錯。那些「因過去政府無作為而持續討生活的店家」,那些「有停放機車需求的同學」,那些「因為我們活動而感到不便的人」,每個人都是從自己的角度出發。我們是打破沉默,引起現在這些變革的推動者,我們也必須謙卑地感謝大家的配合,也向受到不便的人表示歉意,只有這樣我們才有可能一同找到解決的方法。 - 讓我們以理性的方式進行溝通,只有在了解彼此需求的基礎上,我們才能共同設計出可行的方案。
megapx
Like
116
3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