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算被霸凌嗎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
內文有點長,因為事情真的蠻多的。(如果覺得太多,請滑到最下面有一些重點) ——————————————————————— 🔺為一件事情的敘述 🟡為事件的備註/個人當下對那件事情的想法 剛開學不到一個禮拜我和我的室友就發生很多事情讓我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像是我在廁所的時候被室友關燈,出來的時候室友跟我解釋是想關門口的燈,但不小心關到廁所燈,可是我出來之後卻沒有看到任何一盞燈是被關掉的。如果是關錯的話那怎麼沒有把原本要關的燈關掉呢? 🟡室友總共有三個,其中一個是原本就認識的,另外兩個都不太熟。 🟡可能是因為新訓他們都有去所以比我早認識彼此,所以在一開始他們常常三個人在一起聊天我也不怎麼在意,但到後面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的事情越來越多。 🔺還有一次是在晚上的時候其中一位室友到廁所,出來之後就說:咦 怎麼衛生紙少那麼快?那個時候開學第三天,我自己本身也很少上廁所,所以我也沒有多加回應。 🔺有天要下去倒垃圾的時候我拿著兩袋要丟的垃圾先去按電梯,其他室友也陸續出來,後面我看電梯也來了就回頭看了一下那幾個室友,發現他們回去拿錢包,打算下去倒完垃圾就直接去買晚餐,然後也沒有跟我講一下,讓我一個人在電梯那邊乾等。 🟡當然我也不是說一定要跟別人一起買晚餐,一起吃晚餐,只是當下的感覺不是很好。 🔺還有在我剛搬進宿舍的時候,鞋櫃是貼在我的床尾,所以我把鞋櫃移到旁邊靠牆的位置放,因為我覺得鞋櫃整個貼在床尾讓我感覺不怎麼舒服,不是說因為臭味,就正常來講也不會有人直接把鞋櫃靠著床吧???然後有天我就發現他們自己把鞋櫃移回到原本貼著我床位的位置,我當下反應跟室友說怎麼把鞋櫃移回來了,他們給我的回應是說鞋櫃擺在靠牆的那個位置太擠了,我也有跟室友講我的想法,室友就問我還是他們把他們自己的鞋子都移走,他們自己找地方放,我的就繼續放在鞋櫃,鞋櫃就一樣擺在靠著我的床的位置 🟡原本的位置和我移走的位置就真的在旁邊而已,原本的位置是靠著我的床,我只是把他移到旁邊靠著牆 🟡在這的前幾小時我也已經有了換房的考慮,所以我就跟他說沒關係不用,想說再忍個幾天我就可以換房了 🔺當我以為這個話題到這邊就結束的時候我的室友再回了我一句:放心啦,我們的鞋子都不會臭,如果你聞到臭味的話 恩… 🟡他真的是這樣跟我講的,我當下覺得非常傻眼,是在說如果臭的話是我自己的關係嗎? 而且我當下也有跟他講不是味道的問題,但他卻給我這樣的回覆,很沒有必要吧。 ——————————— 當然就光這三天就已經發生很多事情,有些事情比較小就不再一一說明,但我真的有點受不了,所以我已經跟學校講好我確定要換房,當天晚上我在我的社群網站上發了一篇摯友才看得到的限時動態,我說我就當他們物以類聚,讓他們自己在這房間自生自滅。 (我承認發這篇限時動態我也有錯) 🔺然後我的其中一個室友(原本就認識的),不知道為什麼看得到我的摯友(我沒有加他,也沒有加其他現在大學認識的人),他在當下直接把我的限時動態念出來,要跟我攤牌,他也給另外兩位室友看,所以當下其中一個室友說我們先放下情緒來講清楚。 🔺講清楚當然沒有問題,但他們就講的有點莫名其妙.. 先是再次提到衛生紙的事情,他們一直逼問我為什麼我來之後衛生紙就少那麼快,說前面新訓那兩三天他們三個人都用不完一包衛生紙。 我很清楚的回覆他們,我這幾天都沒有什麼上廁所(我上廁所次數真的比一般人少),但他們就還是不死心一直逼問我,還問我不然我進去廁所幹嘛,我就說:我進去洗手、洗臉、丟垃圾、換衣服啊。他們還在繼續問一下去:那你幹嘛鎖門? 喔哇…這個就有點誇張,我鎖門還要告知妳們我在裡面幹嘛?而且鎖不鎖門這是我的自由吧,我也再次回覆他們:我不能鎖門嗎? 他們就再次回到最一開始的問題:可是你一進來之後衛生紙就少那麼快 🟡 我們一開始進來宿舍有人先付了冷氣卡的錢,所以當初我們說好四個人出相同的金額買一些共用的東西,例如衛生紙和洗手乳還有垃圾袋等,剩下的錢會記下來。 🟡你們每個人每天都會上廁所,每天都要用到衛生紙,衛生紙不少才怪吧,每天用不然衛生紙要變多嗎?而且我也沒有在衛生紙還是廁所裝監視器我到底怎麼知道衛生紙是誰用了幾張,誰讓衛生紙少那麼快的。 🔺然後室友還有跟我反應說我打掃的很爛,說我洗手台底下沒有掃到之類的,我給室友的回覆是:那你可以跟我說我哪裡沒有掃乾淨,你跟我講我就會去多注意。我已經很冷靜的回覆他,但我室友卻擺出一臉嫌棄的表情跟我說:這種事還要別人講? 我就回覆他:你跟我說一下我就可以把你說沒掃乾淨的地方掃乾淨啊~(我沒有帶任何挑釁的意思),但室友還是不買單。 🔺那位室友還有提到:打掃完把掃把放在那邊是什麼意思? 我回覆他:因為我不知道你們還有沒有要用,而且你們也都不會跟我說你們要做什麼,像剛剛我在裡面洗東西,出來之後發現你們所有人都跑不見,你們沒有一個人跟我說你們要去哪裡,你們也沒有人跟我說你們是要去拿掃把來整理房間,所以我不知道你們還有沒有要幹嘛。 🔺後面另一位室友問我:你難道看不出來你的高中男生朋友都不想理你嗎? (我在他們面前只有過跟一個高中同學聊過天,當下我們聊兩三句就離開了) 就因為這一次,我的室友就想要拿我朋友來攻擊我?? 🟡可是我覺得很奇怪,因為我跟那個室友也才認識三、四天,他也只看過我那一個男生朋友,為什麼他會用"高中男生朋友們"? 那我就會認為我室友裡的其中一個高中同學跟他們說了什麼我的事情,當然這個我沒有直接聽到過,這只是我的猜測。 🔺後來那個室友還問我:你是不是從以前到現在都被排擠啊?是不是從國小國中高中都被排擠啊? 我回他:沒有啊。他居然是跟我說:你不要騙我欸,我很會看人的。 🟡我…我們才認識四天欸,到底是要看什麼???? 最後有提到我發那篇限時動態的事情,他們說我應該要跟他們道歉(限時動態沒有提到他們任何一個人的名字),對 我發那篇限時動態我也有責任,所以我跟他們道歉了,他們也叫我在他們面前刪掉,我也刪了。 🟡只是說好的放下情緒呢…?他們講話都超級不客氣,我當然還是好好的回覆他們,但說要放下情緒講的是他們,結果他們自己人講話那麼嗆他們也不在乎,因為他們人多,所以他們就這樣三個人對著我一個人,讓我當下心理壓力非常大。 🟡後來我就去找宿舍的幹部問我能不能今天就搬到別的房間(我那些室友也認為他們沒辦法跟我繼續待在同一間房),最後是有搬成功的。 🟡只是我換房間之後那天到凌晨四點多才睡,因為他們給我的壓迫感真的很重,讓我很不舒服、壓力很大。 一直到後面兩天,我自己一個人待在房間都還是很害怕他們幾個人突然出現(其他室友剛好那幾天外宿,沒有回來),甚至會一直聽到有人開門或是敲門的聲音讓我很恐懼(可能是他們那時給我的壓力太大,導致後面有幻聽)。 我想請問他們那樣算聯合排擠,算霸凌嗎? 我該怎麼做(我自己本身就有憂鬱及焦慮等心理疾病)? ——————————————————————— ⚠️⚠️⚠️大概的重點就是我室友做了一些小動作,還有些像聯合排擠的行為,我受不了想要換房,跟宿舍的幹部溝通過後他們也同意了。 換房前兩天凌晨我其中一位室友突然發現我限動的內容,直接跟我攤牌,他們三個人對著我一個人,讓我壓迫感很重,他們還把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推到我身上(例如:廁所衛生紙用的很兇),還問我一些很奇怪的事情,例如:你是不是從以前到現在都被排擠? 限動的事情我承認我有錯,所以有跟他們道歉並且在他們面前刪掉,但他們對我的態度極差,畢竟我覺得做錯事的不是我。 他們在那天晚上給我的壓力導致我後面換房間後出現了疑似幻聽的症狀,自己本身也有焦慮及憂鬱的心理疾病。 想請問他們這樣算排擠、霸凌嗎? 如果算的話,我能做什麼?
LikeSadHaha
51
8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