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都會愛情 今年的跨年夜,不要讓我一個人過,好不好?(2)

1月11日 21:13
第一章:
#創作#都會愛情 今年的跨年夜,不要讓我一個人過,好不好?(1)
單人房,寒冷的冬風在黑夜吹起,在這個接近午夜的夜晚,燈光已經漸漸熄滅,只剩下遠方一處最高的摩天輪,仍舊閃耀著燈光。「好冷!」戴著手套的小手緊緊得搓在一起,筱瞳縮著身體努力摩擦著手,並帶著鑰匙走到了門口
「我...的錢不夠...對不起...」 尷尬得低頭看著錢包,筱瞳有些為難得左顧右盼了起來。 「這樣呀,沒有錢的話就不能給妳了,怎麼辦呀?」 男孩也一臉為難得看著手上的食物。 「糟糕,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呀。」 站在門口緊張得東張西望,筱瞳搔著長頭髮困惑得皺著眉頭。 「我幫她付吧。」 就在此時,一個低沉又陰暗的聲音出現在兩人耳邊。 「喔!」 外送員訝異得看向了旁邊,只見一個穿著暗色系長褲和T恤,留著一頭雜亂長髮的女人走到了外送員旁邊。 「隔壁的陰沉女!」 看到女人,筱瞳訝異得喊出了聲。 「陰沉女?」 蓬鬆頭髮女對著筱瞳挑了挑眉。 「不是...我是指,隔壁的大姐姐。」 看到女人的目光,筱瞳有些尷尬得低下了頭。 「來。」 女人無奈得笑了一下,便拿出了鈔票,並交給了外送員。 「謝謝!那給你。」 收過了錢,外送員將食物放到了筱瞳的手上。 「謝謝妳,等我有錢,我會再還給妳的。」 收過了食物,筱瞳有些尷尬得對著女人露出了笑容。 「不用還了沒關係。」 用著冷淡的語氣說著,女人面無表情得看了筱瞳一眼,便轉身走回了房間。 「還是留個電話吧,不還妳的話,我覺得不好意思。」 筱瞳有些不好意思地說著,而聽到筱瞳的話,陰沉女也轉過了身子,像是機器人一般從口袋抽出手機,走到了筱瞳面前。 「手機呢?」 用著冰冷的語氣說著,陰沉女面無表情得看向筱瞳,一張冷冰冰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我沒帶,妳先加我吧。」 看著陰沉女那雙冷冰冰的臉,筱瞳不知為何有些感覺到一股寒冷的感覺。 「恩,掰掰。」 在加入了手機聯絡方式後,陰沉女便面無表情得走回自己的房間。 「掰掰。」 看著陰沉女冷冷的身影,筱瞳也轉身準備進房,但就在她準備回房時,又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轉身看向了陰沉女。 「那個...」 聽到筱瞳的聲音,陰沉女忽然轉身看向了筱瞳。 「要不要一起吃。」 捧起豐盛的食物,筱瞳對著陰沉女露出了笑容,但此時陰沉女卻面無表情得凝視了筱瞳許久。 「不要啊。」 看到那雙冷漠的眼睛,筱瞳有些尷尬得拿著食物轉身準備回房間,但就在此時,幾乎聽不到腳步聲的聲響忽然出現在身後。 「好啊。」 一個鬼魅般冷冰冰的語氣讓筱瞳轉頭,而出現她的背後的,是一個冰霜般的表情。 「好...好喔。」 被那鬼魅一般的身影嚇到,筱瞳有些僵硬得回了話,但仍然開了門,讓陰沉女進了房間。 「怎麼感覺有一股冷冷的感覺呀。」 當和陰沉女一起進去後,筱瞳便感覺到一股冷冰冰的感覺環繞在整個空間中。 「要在哪裡吃?怎麼那麼暗。」 在黑暗中,像是幽靈一般的聲音出現在房間。 「電燈壞掉了,所以暗暗的,喔,在窗前吧,這樣至少有點燈光。」 聽到那冷冰冰的話,筱瞳將許多食物拿到了窗前,兩人也在椅子上坐了下來,而筱瞳也看向了屋外,此時屋外只剩下摩天輪和月光乎相輝映。 「今天的風景不錯呀。」 「恩。」 坐在椅子上的筱瞳努力得露出笑容,但陰沉女只是面無表情得拿了披薩吃了起來。 「是吧,哈哈。」 看著陰沉女面無表情的樣子,筱瞳有些尷尬得看向了窗外,那看似光明的世界。 「這個夜晚,可以開心得過嗎?」 迷茫得眼睛看著外面的光芒,筱瞳卻覺得整個房間在燈光中顯得更加的黑暗。 摩天輪的光芒越來越閃亮,而月亮已經漸漸移到空中正中央,整個窗外的光線越來越強,而筱瞳和女人坐在窗前,食物的盒子已經清空。 「所以呀!真的超糟糕的,怎麼可以在跨年夜傳送不錄取通知進來呢?」 一邊指著被丟在床上的手機,筱瞳揮舞著手,激動得說著。 「真是不體諒人的公司呀。」 面無表情的將捲餅送到口中,陰沉女用著毫無起伏的語氣說著。 「對吧!對吧!」 筱瞳一邊說著,眼神也漸漸映照出了窗外的光芒。 「呼,講出來之後就舒服多了,謝謝你呀,大姐姐。」 爽朗得呼了口氣,筱瞳帶著笑容看向了窗外。 「哪裡,能跟妳聊天我也很開心。」 一邊用著冷淡的語氣說著,陰沉女將食物塞到了口中,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是嗎?」 看著陰沉女完全沒有表情的臉,筱瞳困惑得皺了眉頭。 「該抱怨的都抱怨完了,接著要講什麼話呢?」 筱瞳一邊將披薩塞入口中,一邊尷尬得看著四周,低聲喃喃著念了起來。 「各位,就快要倒數了,大家準備好了嗎?」 就在此時,電視傳來了主持人充滿元氣的聲音。 「好了!」 整個電視也傳來了熱烈的歡呼聲。 「要倒數了呀!」 筱瞳開心得對陰沉女說著。 「恩。」 陰沉女慢慢得將捲餅放到口中,面無表情的說著。 看到陰沉女的表現,筱瞳也收起了興奮的表情,將雙手放在了胸前,尷尬得看向了窗外。 「果然聊不起來呀。」 筱瞳低頭默默低喃著,表情有些尷尬得看向了窗外那越來越亮的摩天輪。 只見窗外的摩天輪開始閃爍起了燈光,群眾的歡呼聲,也從窗外傳了進來,而聽著那歡樂的聲音,筱瞳忽然傷心得低下了頭。 「去年的時候,我和他也是坐在這邊聽著大家歡呼的呀。」 一邊嘟著嘴巴說著,筱瞳看向了床上的手機。 「不知道明年要怎麼面對他呀。」 看著那被拋在黑暗中的手機,筱瞳有些困惑得皺起了眉頭,並壓低了頭。 「怎麼啦?」 就在此時,一個陰沉的聲音,讓筱瞳抬起了頭,而在她眼前的,是一雙冷冰冰的眼睛。 「沒事!」 看到陰沉女看向自己筱筱瞳搖著手尷尬得笑了笑。 「有傷心的事就說出來吧,不要把心事留到明年。」 「我...」 此時,筱瞳發現陰沉女那冰冷的眼睛中似乎正直直得看著自己,眼神反而有些真摯。 面對著那雙眼睛,筱瞳猶疑的眼角暼向了床上的手機。 「喔,是這支手機呀,跟人吵架了?」 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陰沉女走到了手機旁邊,用手指向了那被丟在床上的手機。 「妳怎麼知道!」 聽到陰沉女的話,筱瞳錯愕得瞪大了眼睛。 「我之前也是這樣,明明在跨年夜遇到了很多傷心事,想要跟他訴苦,結果他竟然要工作,我就跟他大吵了一架,吵完後我就把手機丟在床上,完全不看任何訊息。」 一邊用著低沉的語調說著,筱瞳聽到陰沉女的語氣漸漸變得有了抑揚頓挫。 「這種感覺很討厭吧!」 筱瞳像是找到知己般,興奮得對著陰沉女說著。 「真的很討厭!」 陰沉女也點了點頭,並用著稍微有些起伏的語調說著,得到了陰沉女的認同,筱瞳也稍微放寬了心,一手搭在窗前,說起了話。 「我也是因為男朋友還要工作,所以今年只能一個人過,其實他也很辛苦,只是遇到那麼多事,我一直很期待能跟他講話,在今年忘掉那些不愉快,結果忍不住和他吵了架。」 一邊用著有些哀傷的語氣說著,筱瞳看向了窗外,一雙憂鬱的眼神看到了摩天輪的光芒。 「真是的,都要跨年了,還在意這些!我不能想這些事情,要開心。」 一邊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臉頰,筱瞳努力得拉起了嘴角,但沒多久卻又垂了下來。 「跟他聊一聊吧。」 慢吞吞的聲音讓筱瞳的視線再度聚集到了陰沉女臉上,而此時,陰沉女拿起了手機,走到筱瞳旁邊,將已經沒有光芒的手機遞到筱瞳面前。 「可是...我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他...而且我還說了不好聽的話,我看還是算了吧!」 一邊露出了苦笑,筱瞳別開了視線,躲避了送到身邊的手機。 「這時算了會後悔的!」 女人的聲音忽然變得有些嚴肅,使得筱瞳錯愕得看向了女人,而此時,筱瞳看到了一張哀傷的臉。 「有些事情,我也想說不用立刻說,但是...」 話還沒說完,陰沉女忽然沉默得低下了頭,並用雙手摀住了臉。 「妳...還好吧。」 看到陰沉女的樣子,筱瞳有些緊張得走到陰沉女旁邊,但陰沉女的手卻讓她錯愕得退了幾步。 在月光的照射下,筱瞳看到陰沉女那雙瘦弱的手上,溢出了淚水,而在淚水反射的光芒中,筱瞳還看到了,她的手上有幾道深深的傷痕。 「有些事情,當妳錯過了,可能就沒機會了。」 就在筱瞳正不知所措時,陰沉女用手擦了擦臉上的淚水,一雙被淚水浸濕的眼睛不再冷漠,而是認真得看向筱瞳。 「在我們吵架的隔天,他就發生車禍了,那時,我才意識到要趕快回覆他訊息,但是一切都來不及了,當我看到他最後一面時,我才發現,有些話,我已經永遠無法再讓他聽到了。」 聽到陰沉女那比平常都還要起伏明顯的顫抖語氣,筱瞳不可置信得看著陰沉女的眼睛,而此時陰沉女的眼睛已經微微得搖曳出一些淚光,也在此時,筱瞳才發現,靠在牆壁的陰沉女,其實看起來很瘦弱。 「妳...」 筱瞳看著陰沉女走向了窗外,卻無法說話,此時月光灑落在她的臉上,而這時筱瞳才看清楚,在陰沉女臉上似乎有一些淚痕,而且是已經乾涸許久的痕跡。 「快點跟他聯絡吧,趁還能聯絡時。」 在筱瞳正不知道怎麼回應時,陰沉女忽然轉頭看向了筱瞳,並將手機再度遞向了自己的面前,而她臉上的淚痕,也反射出了皎潔的月光,照到了筱瞳的眼中。 「我...」 看著陰沉女遞給自己的手機,筱瞳有些猶豫。 「啪!」 就在這時,房間的燈光忽然亮起,手機的螢幕中,也隨著重新出現的光線,反射出了自己懊悔的眼神。 「現在要開始倒數了!10、9!」 「再不快點就來不及在今年把話都講清楚囉!」 陰沉女有些哽咽的聲音傳到了筱瞳的耳邊。 「知道了。」 聽到倒數聲,筱瞳認真得點了點小小的頭,打開了手機螢幕的光芒,一雙烏亮的眼睛看向了男友的電話。 「8、7.」 電視傳來了倒數的聲音,筱瞳也拿起了手機,撥出了號碼。 「嗶!嗶!嗶!」 手機聲在跨年的倒數中響著,筱瞳也緊張得深吸了口氣,就在此時,手機忽然響起了接通的聲音。 「喂?」 在手機的一頭,傳出了一個有些低沉的聲音。 「雲!」 筱瞳緊張得說著。 「怎麼了?」 手機對面傳來了困惑的聲音, 「雲...對不起,我不應該講一些不體諒你的話。」 小心翼翼得拿著手機,筱瞳用著害怕的語氣說著。 「妳現在才知道!」 手機那頭傳來了嚴厲的聲音,讓筱瞳害怕得縮起了身子。 「對不起啦。」 筱瞳用著有些擔心的聲音說著。 「好啦,我有事要先掛斷了。」 「等一下。」 「嗶...」 「果然還在生氣...」 聽著手機傳來中止通話的聲音,筱瞳無奈得低下了頭,並看向了陰沉女。 「至少妳把心意講出來了。」 一邊走到筱瞳身邊,陰沉女拍了拍筱瞳的肩膀。 「恩。」 落寞得垂下了手,筱瞳看向了摩天輪,只見摩天輪上方的燈正在閃著倒數計時,而此時,數字已經快要歸零。 「我先回房間跨年了。」 「等一下!」 筱瞳話還沒講完話,陰沉女已經打開了門,並消失在房間之中。 「我不想一個人跨年...」 聽著倒數的聲音,筱瞳有些失望得看著窗外的摩天輪。 「2、1.」 「新年快樂!」 窗外傳來了煙火聲和歡呼聲,而隔著窗戶,漂亮的煙火也在空中嶄露出繽紛的色彩,但看著那些美麗的天空,筱瞳卻無法露出笑容。 「今年,就這樣孤單得跨過了。」 看著那璀璨的煙火,筱瞳用著有些傷心的語氣說著。 「喀嚓!」 就在窗外傳來煙火聲的當下,屋外忽然傳來了開門聲,外面的光線也射入了房間,使得筱瞳訝異得看向了門口。 「雲!」 一個留著黑色短髮,穿著大衣的男人忽然走進了房間。 「筱瞳,新年快樂!」 一張溫柔的笑容在煙火聲中,看向了自己。 「你!」 筱瞳一雙烏黑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門口,眼眶已經流出了淚水,而此時,一雙溫柔的眼睛已經漸漸走向了自己,並輕輕得摸了摸自己的頭。 「妳啊,沒事吧!」 那高大的身體就出現在自己面前,原本還很冰冷的空氣,也因為他的到來,而變得溫暖。 「你不是要工作?」 筱瞳揉了揉被淚水浸濕的眼睛,不可置信得說著。 「妳的語氣聽起來那麼糟糕,誰能專心工作呀,我跟公司溝通過了,工作可以過完年再做。」 無奈得聳起肩膀,雲用著溫柔的眼神看向了筱瞳。 「你真的是。」 看著那溫柔的笑容,筱瞳感覺眼眶有些濕濕的感覺,而男孩也漸漸走向自己,那環繞在房間的冰冷感,也漸漸消失。 「我等你好久!」 對著男孩用著柔弱的語氣說著,筱瞳抱住了男人高大的身子,眼眶流出了淚水,但是這次的淚水卻不再冰冷,反而有種從擁抱著自己的男人身上,傳來了溫暖。 「對不起呀,現在才回來。」 輕輕得抱著筱瞳比自己還小的身體,男孩那雙大大的手輕輕得撫了撫筱瞳有些冷冷的背,溫暖的感覺也漸漸滲入了被寒風凍僵的身體中。 「好幸福。」 被那溫暖的感覺抱著,筱瞳安心得閉上了眼睛。 「咕嚕!」 就在這個溫馨的時刻,肚子蠕動的聲音打破了這個歡樂的氣氛,雲也不好意思得摸起了自己的肚子。 「你餓了吧,先吃東西吧。」 筱瞳用手指戳了下雲的肚子,並準備去拿在桌子上的食物,但她卻發現只剩下一堆空盒子。 「糟糕。」 看著那堆空盒子,筱瞳尷尬得看向雲。 「妳一個人吃得真多呀,妳以前食量有那麼大嗎?」 走到盒子前翻了翻那些空蕩蕩的盒子,雲困惑得皺起了眉頭。 「不是,有個人陪我吃的。」 「誰!」 聽到筱瞳的話,男孩警戒著看向了四周。 「隔壁的陰沉女。」 「是那個看起來總是很孤單的女人呀!」 聽到是陰沉女,雲鬆了一口氣。 「你不要這樣說她啦。」 「這綽號是妳取得不是嗎?」 「是...這樣沒錯,不過多虧她,我今天才能夠開心度過。」 一邊說著,筱瞳看向了陰沉女留下的空椅子,露出了笑容。 「她人呢?」 看著空蕩蕩的椅子,雲疑惑得眨了眨眼。 「她說她要先回房間跨年。」 「幹嘛不一起跨,真是個孤僻的女人。」 「不,她不孤僻。」 用著糾正的語氣說著,筱瞳看向了與隔壁房間連接的牆壁。 「她只是遇到太多事情而已。」 一雙眼睛看著那被冷冰冰的牆壁阻隔的房間,筱瞳用著輕輕得說著。 「算了,先叫點吃的吧,我肚子好餓。」 「恩。」 對著雲開心得點了點頭,筱瞳拿起手機,準備找餐點。 「food panda!」 門外忽然傳來了鈴聲。 「剛剛不是來過了嗎?」 聽到了門外的聲音,筱瞳困惑得跑到了門口,而一打開門口,外送員就拿著許多食物出現在筱瞳面前。 「這是給你們的餐點。」 「我沒有點啊?」 看到那些食物,筱瞳困惑得皺起了眉頭。 「妳還沒吃飽呀,真會吃呀。」 「不是啦!」 一邊接過食物,筱瞳一邊踱著腳一邊困惑得看著手上那熱呼呼的食物。 「有位署名陰沉女的人說要請妳們的。」 一邊將食物送到筱瞳手上,外送員將一封信放到了食物上。 「她!」 接過了食物,筱瞳瞳訝異得瞪大了眼睛,而信封上用著工整漂亮的筆跡寫了幾個字。 新年快樂!好好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時間。 「真是的,明明就在隔壁,幹嘛不直接用說的,有夠陰沉的。」 看著那封信,筱瞳帶著笑容看向了隔壁的房間。 此時那小小的房間,在黑暗中,閃耀出了小小的燈光,那燈光雖然沒有很強,但卻好像有一股溫暖,從窗沿傳出,透過自己身上的食物,讓這寒冷的午夜不再冰冷。
愛心
0
.回應 0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