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單推薦 全糖系大雜燴書單 第二彈💮

這次一樣帶來大雜燴書單! 希望大家會喜歡🥹 那話不多說直接開始收書單(action - <135> 📚書名:冬夜吻玫瑰 🖋作者:姜攬月 ❤️CP: 嬌縱玫瑰X商界大佬 #類型標籤: 先婚後愛/破鏡重圓/久別重逢/歡喜冤家/豪門 <文案> 1] 年少時,南知和顧嶼深有過轟轟烈烈的一段。 那時的顧嶼深桀驁難馴,學校沒人不怕他,即便身邊好友也得顧忌幾分他的眼色。 唯獨南知,仗著他對她的寵愛肆無忌憚。 顧嶼深總笑著諷她:“你怎麼就知道跟我橫?” 南知懶懶抬眼。 “得,慣著。”他一口京片兒,又懶散道,“誰讓爺就吃你這套。” 就是這樣一個人,毫不顧忌的寵著她。 大家都怕他,隻有她不怕,還敢對他使脾氣。 - 後來,南知離開得匆忙,兩人無疾而終。 眾人想,以顧嶼深那身不堪折的傲骨,這兩人注定再無可能。 就像那日酒會相遇,觥籌交錯間,閑聊提及兩人過往。 “甭笑我了。”他懶散時京腔偏重,混蛋得要命,“讀書時候不懂事兒。” 大抵是被他如此縱容偏愛過,以至於再重逢時,看到他雲淡風輕、遊戲人間的薄情樣子才會格外不適應。 原來他們早已經分開六年,是陌生人了。 [2] 南知23歲成為芭蕾舞界屈指可數的首席。 盤靚條順,皮膚白皙,天鵝頸、蝴蝶骨,清冷勾人,天生舞者。 芭蕾綜藝《腳尖的藝術》邀請南知擔任評審。 南知的鏡頭一出現,彈幕成片喊老婆。 後被網友扒出南知從前讀書時談過一男友,正是如今顧氏集團總裁顧嶼深,可惜分手慘烈,回不了頭。 照片中男人眉眼鋒利淩冽,黑發被風吹得淩亂,帥得人神共憤。 網友:嗚嗚嗚有被虐到! 直到南知接受采訪,期間玩遊戲,要求向最近通話第一個人打電話借10萬塊錢。 電話接起,是個男聲,嗓音磁沉,帶著輕慢的啞。 “借?”他懶洋洋地笑:“滋滋,你也太給你老公省錢了。” 網友:我BE的cp竟然是已婚??? 直播間炸了。 - “重逢後的第一眼,他們在對方的眼中都看到了卷起的風暴。” - 評分: 🌕🌕🌕🌕🌑 長評請見此:
<136> 📚書名:粉色微醺 🖋作者:七星桃 ❤️CP: 初戀少女甜妹×拽裏拽氣下蠱王 #類型標籤: 校園/都市/久別重逢/暗戀 <文案> 1) 高三那年,宋鶴立在巷子裏救下一個小姑娘。小姑娘皮膚白淨,身著白色連衣裙,幹淨讓人舍不得碰。 小姑娘蹲在角落裏,淚眼婆娑拽著他的衣角,輕聲柔問:“你能送我回家嗎?” 宋鶴立彎腰牽起她的手腕,勾唇一笑: “說吧,怎麼報答我。” 自此,宋鶴立高三那一整年的課桌上,都有一瓶甜牛奶。    2) 時隔多年,再次重逢。 舒眠,網絡小有名氣畫師,兼實習記者。 宋鶴立,當下炙手可熱的rapper,人稱說唱鬼才,原創rap皆爆,可從未露臉,引得歌迷陣陣猜疑。 直到某天,rapper不再rap,作詞作曲了一首情歌《甜牛奶》,歌曲封麵竟是極具可愛風的簡筆畫!  舒眠更是被宋鶴立點名,隻接受她的專訪。    舒眠:請問宋老師的《甜牛奶》靈感來源是什麼? 宋鶴立:高三時,有個小姑娘給我送了一年的牛奶。 宋鶴立:為感謝她,就寫了一首專屬情歌送給她。 舒眠:專屬……情歌? 宋鶴立挑眉淺笑:眠眠,和我談戀愛嗎? 隻屬於你的專屬情歌。 每日一問,今日蠱王下蠱了嗎? 初戀少女甜妹×拽裏拽氣下蠱王 —— 閱讀指南: 1.女主暗戀,高中無戀愛無親熱,前期校園後期都市。 2.男主非愛豆偶像非演員,非娛樂圈文,無原型,勿代入現實。 3.文筆青澀,簡單小甜文,不喜歡一定要及時止損。 - 評分: 🌕🌕🌕🌑🌑 短評:很簡單的小短文,其實看文案就知道沒什麼大起伏(?)算是適合當睡前讀物的小甜餅!男主講話很騷XD算是痞帥類型,女主是乖乖牌甜妹,以個性來看,兩人有點男強女弱感 <137> 📚書名:嘖,哄不好了 🖋作者:曉魚乾 ❤️CP: 花花公子x奶兇 #類型標籤: 校園/年齡差/爽文 <文案> 賀驍是A大出名的花花公子,人帥錢多,街舞籃球一絕,女朋友從未斷過,每個人都以為自己會是那個最特別的存在。 然而,兩年過去,無人成為特例。 直到新一屆大一新生入校。 某天,一個明媚皓齒、柳腰身、烏發及腰的大美女強勢闖進他們教室,二話不說走到懶洋洋靠在椅背上、正和旁邊女生談笑的賀驍麵前,啪地甩了他一巴掌! 整個教室凝固。 賀驍愣住。 #舞蹈係大美女桑軟暴打花花公子賀驍#的話題刷爆學校論壇,連夜蓋了萬丈高樓。 各路吃瓜群眾紛紛擔心桑軟,覺得她可能會被報複,被逼轉學。 但一天過去,她好好的。 兩天過去,她也好好的。 N天過去—— 有人拍到賀驍和桑軟在操場接吻。 吃瓜群眾:? 發生了什麼! - 桑軟軍訓期間,對某位學長產生好感,恰好室友的哥哥和學長同班,就給她要來微信號。 但她不知道自己加錯成全校出名的花花公子賀驍。 而賀驍明知她加錯人,卻故意不說清楚,玩弄她。 得知真相後,桑軟氣得衝進他們班甩了他一巴掌。 事後,非常後悔! 被賀驍用跑車堵在街角,桑軟嚇哭,烏黑眼眸蒙上一層水霧。 賀驍心頭一慌,煩躁的用舌尖頂了頂臉腮,脫口哄道:“打臉打一邊很缺德知道嗎?另一邊不來一下?” 桑軟:? 後來,賀驍又把桑軟惹哭,無論他怎麼哄,女孩都不理她。 賀驍跪在鍵盤上,煩躁撇嘴:嘖,哄不好了。 - 評分: 🌕🌕🌕🌑🌑 短評:也是無腦爽文一篇,這篇男主不算是我的菜,可能是因為文筆問題,讓我覺得男主不是痞帥,是油XD 那今天的分享就到這邊 歡迎到我的唉居看更多即時分享٩(˃̶͈̀௰˂̶͈́)و 傳送門⬇️
LikeHaha
119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