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人念的系?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我很愛我的系,但總覺得自己不是其中的一份子。 我愛我們系給予的溫暖與支持,有時時關心我的教授、有定期關懷我的導師,以及擅於傾聽的同學。但總因為彼此階級背景的不同,將我們之間的距離拉的好遠好遠。 我來自於鄉下地區,從小到大,接觸很多俗稱的8+9,他們有些現在是幫派份子,抽菸、吸毒、鬥毆是平時的日常;有些國中就懷孕生子,早早就過上「洗手作羹湯」的生活。而我的家庭,父親中年失業後,我需要時常靠著打工、獎學金維生。當然,我也很幸運,從這些地區出生、長大,來到了社會資源豐富卻時常感到陌生的大安區念書。 但也就此感受到了,教授們與我之間的距離。 有教授說,要對社會不公有所反抗,努力改變社會。 理想上來說是這樣沒錯,但總覺得教授是留美博士,當然很有底氣反抗,畢竟家人可以供他出國讀書到博士。不了解反抗失敗後的結果,可能是喪失一份工作,要拿自己多年努力陪葬。 有教授說,如果想賺錢,不要走這行。 那是否變向在說,這行只適合「有一定經濟水準」、「不迫切需要錢」的中產階級就讀。而如果我是中產階級以下的學生,是否不適合念這個科系? 有教授希望學生,不要修多專長,要顧好本科的專業。 但當學長姐畢業,面對到嚴酷的社會,做著不穩定工作時,總會希望我,能夠多些證照,讓自己有更廣的出路。 當有一群碩四沒畢業的學長姐,教授卻只說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時區,沒必要著急、焦慮」但忽視了「多一年,經濟負擔就多一年」的困擾。 當有學長姊考了多年研究所未果,教授卻只說:「可以考慮看看出國念」卻沒想到,如果有他擁有出國這麼好的選項,早就出國了。 我很感謝教授們在專業上的要求,他們是這方面的專家,也給了我們很多專業知識。 但我很不希望這項專業成為「有錢人的專利」畢竟這項專業,在我心目中有崇高且神聖的價值。但教授們的理想與要求,卻也讓我無法融入這項專業當中。而這項專業,卻又恰好需要融合自己的生命經歷。 或許就像《寄生上流》說的:「有錢所以善良,有錢的話,我也會很善良。」當我有錢,我或許也可以努力改變社會,不畏上層壓迫與不公;我也可以好好在自己專業上有所鑽研,而不用修多專長來讓自己多一條出路;我也可以大大方方拿著父母給的錢,讓自己拉長修業年限,在學校裡好好念書。如果我有錢,或許才能成為真正善良的人,在這個專業上持續精進下去。 說了這麼多,我自己也是拿了獎學金的人。我努力符應著教授們的文化資本,嘗試從他們身上取得更多,我知道,扮演著「教授所期待的樣子」才能在這工作,過上拿著獎學金的生活。 但我也知道,我一直扮演著這樣的角色,或許就也逐漸偏離生命經驗,離「成為自己」愈來愈遠... 謝謝你讀完這篇文章。 此篇不想傷害任何人,僅僅獻給那些,有相同經驗的有緣人,給予大家闡述生命經歷的管道,謝謝。
LikeSadWow
179
1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