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藝真的不需要下一個普丁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真心希望學校看到這篇貼文 「他隨手這樣炸一炸, 人家辛辛苦苦養大幾十年的孩子命就沒了,普丁實在有夠夭壽」 聽到老媽看電視新聞時擔憂地碎碎唸, 不禁讓我想到,要是她知道 「其實她女兒每天上學出入的大樓, 隨時都可能有5到10層樓高的磁磚會無預警砸下, 而且這樣的狀況聽說已經持續了五六年都還沒修, 很有可能早上才剛出門上學的我, 下午就接到學校打來 說孩子不小心被磁磚砸到一命嗚呼的電話...」 不曉得她聽完會不會原地爆炸。 一直以來 每當人家跟我談論起自己的學校 我總是毫不猶豫跟大家滔滔不絕 很喜歡臺藝自由創作的學風 與成就專業、成為匠人的美好 但近日的種種事件 影音大樓圍牆磁磚剝落、連儂牆、學校老師性騷擾事件、某傳播系所花了半年找不到教師、宿舍發霉... 實在讓我絕望 (一所讓我快樂讀了四年的學校竟然能讓人絕望)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一向自詡為全台灣藝術最高學府 但我實在不懂 為何在最提倡自由思想的校園 提出問題的人,竟被列為重點觀察的目標對象? 為什麼對學生而言 「最要緊」也「最基本」的校園安全 學校處理事情起來,總是推三阻四又拖拖拉拉? 為什麼什麼事情都要等到學生受不了了, 非要到台藝人請進、Dcard發文才要處理? 什麼事情都躲在學校臉書專頁背後, 等公關室發那些官方又落落長的文, 或是每次要副校長出來發長文緩頰或道歉? 給出一個清楚又明確的交代有這麼難嗎? 好好站出來跟自己學校的學生對話、溝通, 這不是最基本的嗎? 真是夠了 人家其他學校學生花時間讓自己變優秀 我們還在這裡爭取、解決 校園安全、師資...這些再基礎不過的問題 研究生大部分2年就會畢業 我們學校光是找個老師 就可以互相踢皮球鬧個半年沒完... 敢問主事者 我們這些卑微的學生們 到底有多少個半年可以讓你耗? 實在看不下去 真的不需要為了滿足誰的政治野心 來犧牲莘莘學子 充滿希望的藝術生命 臺藝真的不需要下一個普丁
megapx
LikeSad
137
1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