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臺藝狼師

幫轉發 這些學院內的老師到底要依靠著自己的權勢,胡搞瞎搞到什麼時候。 那是就讀臺藝大的期間,有次參與班級師生餐會發的事。 我的穿著打扮一直都屬於較為開放,身上也有著不同的刺青;當天餐會我穿著一條膝蓋以上的短裙,會露出腿上大部分的刺青。當時與同學們用餐,我坐在靠近最外側的位置,而現任宋姓教務長正好來到我們這桌,跟他的指導學生說話,而我就坐在最靠近他的位置,後來他便開始跟我攀談,之後他發現我腿上的刺青,大概是出於好奇,就開始詢問「什麼時候跑去刺這麼多刺青」等等的問題,而我也是簡單地回覆他。突然他便伸手摸著我大腿靠近臀部的刺青,下一秒又抓住我的膝蓋,掰開我的腿意圖想要看清楚內側的刺青。 一瞬間我完全不知道如何反應,錯愕佔據大部分的思緒,而宋姓教務長就像剛剛發生的一切都很合理一般,若無其事的走向其他老師並說了句「她身上好多刺青」。 我並非不知道他這樣的行為已經構成性騷擾,也知道有哪些程序跟管道可以去執行,但我始終沒有公開去處理的原因,多數來自於害怕。害怕提出後,會被質疑、檢討或是以「老師只是在關心妳」、「老師沒有惡意」等說詞給搪塞過去;同時也害怕在系上的日子及學位,甚至是未來繼續在藝術圈工作,都會受到影響。所以我選擇私下跟身邊的友人說出這件事,過去也曾輕輕把這件事寫出來,提醒身邊的人留意。 而如今各圈子的性騷擾案件不斷冒出,我明白這種對於前程的擔心和害怕再次受傷,自始至終都不是我們應該要承受的,也沒有師長前輩可以利用後輩對於前程的期盼和顧慮來為所欲為。希望告訴其他受害者,你從來沒有做錯過什麼,真正該檢討的是做出噁心事的人,不對的事就是不對,沒有理由。 相較於其他更為嚴重的事件,我所經歷的都算輕微,身心靈也未受到這件事影響,已屬萬幸。只是它就像午夜夢迴一樣,偶爾會出現讓人反感。 投稿日期: 2023年6月9日 07:08 UTC
LikeSadWow
33
18 comments
Post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