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請問有孕媽咪在懷孕期間施打第三劑莫德納疫苗了嗎?

2021年12月8日 22:04
目前本人已完整施打量劑莫德納疫苗了,按照指揮中心的說法間隔五個月可以施打第三劑,所以我最快可於明年1/31施打,但那時已經非常接近預產期的話會建議施打嗎?(預產期是明年2月初)目前網路上找不太到關於孕婦施打第三劑莫德納疫苗的資訊,所以發文問看看各位媽咪,謝謝🙏
2
留言 7
文章資訊
共 7 則留言
現在台灣應該還很少人打到第三劑疫苗😅 畢竟才剛公布政策而已 如果有疑慮的話可以詢問醫師或是等生產後在打🤔🤔
健行科技大學
我自己是不會想打 畢竟az跟莫德納混打 已經快痛苦死 完全不想在懷孕間又承受一次 第二劑是剛懷孕不到一個月打的
害怕的話等生完再打阿,拖到二三月再打應該也是還好,畢竟台灣算是蠻安全的了。畢竟現在疫苗是很新的東西沒有人可以跟你保證沒事。 不過我懂你想上來問的心情
原 PO
謝謝大家的建議那我還是等生完再來考慮第三劑好了🙂
國立嘉義大學
我也跟你差不多時間,我打算產後打🙂
中國科技大學
目前哺乳期… 就是現在可以打第三劑的那批人… 有先問過婦產科醫生 醫生說看個人意願加上目前第三劑數據不多 沒辦法提供給明確的意見…
遠東科技大學
我建議妳不要再打了,台灣用22個月才累積出來的確診死亡人數(848人),在短短7個月內就被接種死亡的人數直接輾過(1169人),因為打疫苗而死的人,比因為感染病毒而死的人還多,而且很多家屬不願意死者被解剖,所以實際的死亡人數絕對不止一千多人。 疫苗覆蓋率越高的國家,感染率就越高,相反的,非洲、印度、日本這些國家比較少人打疫苗,感染率卻很低,很明顯疫苗無法有效防止感染,而且打了反而更容易被感染,還有可能會有嚴重的副作用,甚至直接死亡,根本沒必要冒風險去打實驗性的疫苗。 大家有沒有發現救護車變多了?我每天都可以聽到好幾次救護車的聲音,這情形是在疫苗推出後才開始的,而且我看了很多網友的留言,很多人都覺得救護車變多了,疫苗讓很多人的身體出問題。 這半年來有183個職業足球員以及教練突然倒下,當中有108個足球員死亡,這個數字並不尋常,因為這是過往平均數的五倍,而這些人都有打過疫苗。 大流行本身就是一個被媒體吹出來的神話,因為政府到現在還拿不出病毒被分離的實體數據。 近五年來,台灣人的死亡率是下降的,尤其是疫情爆發的時候,台灣的死亡率卻大幅下降;而自從疫苗開打後,台灣的死亡人數卻暴增。 如果疫苗真的有效,那願意打疫苗的國家,應該徹底消滅了病毒,或至少降低確診率和死亡率。而不願意打疫苗的國家,人口死亡率暴增,但目前的情況卻是相反! 大量的人在打疫苗後倒下,而不願意打疫苗的國家反而控制住疫情。 很明顯疫苗是有問題的,只是人們不願意面對真相。 mRNA疫苗的發明者馬龍已經告訴大家,mRNA疫苗是有問題的。 醫療人員都是使用PCR檢測我們有沒有感染病毒,不過被測出感染根本不能代表什麼,很多都是偽陽性,沒病也被當有病,然後就被告知要打針。 凱利・穆利斯是諾貝爾化學獎得主,也是PCR的發明者,被人稱作「PCR之父」 他表示:「你可以透過PCR在任何人身上找到任何東西。你可以找到並大量複製任何分子,放大到你可以測量的規模。但你要知道,這個所謂的「分子」,你們的身體都肯定會有的啊!PCR沒辦法測出你有沒有生病、沒辦法測出你身上帶的東西會對你有什麼負面影響。」 換言之,他認為PCR是用來增幅的,不是用來檢查的。 日本的免疫學權威醫師Dr.上久保就支持這種說法,他表示如果是使用PCR,誰都有可能被呈陽性,因為PCR連存在自然環境中的空氣也都能呈陽性=被診斷為感染。 明明就不是檢查是否感染病毒用,而是研究用的拷貝機器,政府卻能毫不在意用PCR檢查人們有沒有病,這根本就是「偽陽性,無憑無據的犯罪」。 看看現況,看看周遭,感受一下全球性的瘋狂...... 政府有停止要求醫療人員使用PCR檢測嗎?並沒有! 這就是無憑無據的犯罪。 有誰能比疫苗的發明者更了解疫苗?有誰能比CPR的發明者更了解CPR? 但大部分的人都不相信發明者講的話,反而相信其他自稱專家的人講的話,而那些專家很多我根本不知道他們是誰,有些甚至連一個獎都沒拿過。 現在很多網路上的”專家闢謠”都是隨便一個誰自稱是專家,隨便發一個懶人包,民眾隨便看一看,然後就當成一回事。 FB有一個專頁叫台灣疫苗接種安全監督協會,我想儲存他們提供的圖片,那張圖有說接種的死亡人數,但那張圖無法儲存,其他圖都可以儲存,只有那張圖不行。 我有在YT的幾部影片留言,結果那些留言通通被刪除,我想再留言,但是卻無法留言,不管是FB還是YT都在搞一言堂,這讓我更加確定疫苗是有問題的,要不然為什麼要限制我們的言論自由? 而且不只有我被限制,我看到很多網友都說自己被限制言論自由,FB很多質疑疫苗的文章都被刪除,YT很多質疑疫苗的影片也被刪除,很多頻道是直接被刪除。 FB和YT都是被控制的,還有主流媒體也是被控制的,總是告訴我們疫苗很棒,快去打疫苗,而且不讓我們質疑疫苗,奇怪的是,大部分的人也真的都不會質疑。 在以往,注射藥物,只要有10個以上的人有不良反應,問題就應該被關注。 有10個以上的人死亡,就應該得到相當程度的重視。 更何況,現在這些要打入體內的東西都還在實驗階段,在本來就有可能有問題的情況下,大家卻已經失去了質疑的能力。 在台灣...... 500人死亡;大家繼續搶著打。 600人死亡;雖然有點怪,但專家說過要繼續打。 700人死亡;疫苗有問題? 那些陰謀論者說的話都不可信。專家早就說過,有得打就趕快去打。 800人死亡;專家雖然承認,即使打了也無法免疫、無法解決傳染問題。 但至少可以預防重症。原本死掉的人,都是本來就有病的,跟”解藥”沒關係。 900人死亡,1000人死亡;請問還有第三劑嗎? 我們還想打第三劑啊! 如今,接種的死亡人數已經超過確診的死亡人數。 但大家還是拼命打、趕快打、有得打就打。 連mRna的發明者馬龍都在推特發文,對此現象感到傻眼不已。 台灣人是怎麼了? 判斷能力還好嗎? 即使已經0確診,打完才死掉的人也持續飆高,大家還是照打不誤。 很多人認為光看死亡人數不能證明什麼,檯面上的公眾人物不也說了嗎?各位沒辦法證明這些接種死亡的人數跟疫苗有直接的關係。 可笑的是,他們自己也沒辦法證明兩者完全沒關係,只是懶得跟你講後半句。 反正,他們就是打算跟你無限打太極、無限跟你耗下去。 一些網友一直在鬼擋牆講什麼死亡人數沒有分母數,不客觀什麼的…… 事實上,如果真的要講客觀,現在的紀錄都還不算真的客觀。 先不說,很多染疫的人,實際上根本沒去醫院,全都是靠自己待在家隔離而康復的。 我們也先不講,許多人都已經計畫好自己要如何安葬,所以他們是不願意被解剖的;而不願意解剖的人,哪怕是副作用致死,也全部都不會被紀錄在接種後才死亡的數據之中。 當初這些揭密人士和專業醫生已經告訴我們,在白老鼠實驗裡,打過疫苗的小白鼠都在兩個月內全部死光了。白老鼠的兩個月,換算成人類是兩年。 你們要看副作用上更客觀的紀錄,那還要等滿兩年耶,但現在都才幾個月,就已經有如此大量的副作用、重症跟死亡。(再強調一次,不願意解剖的人還不會被算進去) 而且注意喔!打了之後,不良反應和死亡人數激增。若疫苗這麼有用,怎麼會出現反效果? 我們真的應該無條件的聽從那些專家和政府嗎? 那些專家表示:「網路上那些人體吸金屬的影片都是無稽之談。」結果當台灣人也開始能夠吸金屬的時候,他們立刻改口,現在還無法得知詳細原因。 他們表示:「打了可以免疫。」結果發現不只沒辦法免疫,也沒辦法阻止病毒傳染,於是又改口:「雖然無法免疫,但至少可以預防重症。」 結果現在看看情況不對,很多人打了才出現血栓問題。他們馬上又從「不會重症」改口成「至少不會死亡」。 下一步,八成會說: 「至少我們降低了整體的死亡率,不打只會更糟糕」。 然後再繼續扯一些他們無法證明的事~ 那都給他們講就好啦~ 不會獨立思考的人只能任人宰割,大家要了解我們現在聽從的”專家”,他們給的意見從第一天就已經不客觀很久了,說過的話一變再變,未來還會無限改口。 衛福部規定自111年1月1日起,強化因工作或服務性質具有「接觸不特定人士或無法保持社交距離」之部分場所(域)人員COVID-19疫苗接種規範。這個強制人民打疫苗的政策,違反多項中華民國法律以及國際法,這是個違法、違憲、帶有歧視性且無實際效益的政策。政府現在和共產黨沒兩樣。 這個政策違反病人自主權利法第4條,沒有給國民選擇的權利,侵犯人民用藥選擇權,也沒有完整告知人民副作用,侵犯人民用藥知情權。 陳時中說這個政策只是要求,而不是強制,但是要求就是強制。人民是要生活、要養家活口,這個政策讓民眾沒有選擇,如果不打疫苗,可能面臨職場上種種的壓迫。如果迫於無奈接種疫苗,如果有一個家庭的成員接種疫苗產生副作用,會是很沉重的負擔,不是每個家庭都能承受。尤其疫苗本身還在實驗階段,無法保證絕對安全,有風險卻不一定有效。 自開打疫苗之後,我們看到一個個生病,看到政府一次次說要研究清楚和疫苗有無關係,也常在新聞報導中看到一個個和疫苗沒有關係,可是開打前都沒有這些事情。我們看到很多人受傷,幾乎沒看到受傷的家屬得到應有的救濟。 根據美國CDC備忘錄提及,美國政府並未成功分離出Covid-19病毒株,政府應該拿出分離出病毒株的證據,如果我們連病毒都分離不出來,如何讓民眾相信政府了解狀況。要如何相信緊急狀況存在。 在台灣流行病歷史中,有很多的流行病一年死亡人數超過新冠死亡人數848人,例如肺結核以及流感。以2007年官方資料為例,衛福部曾經發新聞稿,說我國一年流感死亡4500人,遠遠超過新冠累計至今的死亡人數,流感致死的人更多。 當時民眾沒有恐慌,沒有封城,沒有搶打疫苗,疫情也得到了控制。衛福部要如何說明我國存在緊急狀態?政府說有病毒就有病毒,說關就關,沒有證據?政府應該拿出證據,給民眾解釋。 因此,目前所有EUA的新冠疫苗的緊急授權都違反藥事法。應該要撤銷緊急授權,回收所有的疫苗。連EUA資格都有疑慮的疫苗,而且仍然屬於實驗階段,更應該尊重人民的意願。政府沒有法律基礎要求民眾接種疫苗。這個強迫性政策,急功近利,浮誇地衝高數據,並不是真正為人民設想。 這個政策違反憲法第15條,侵犯人民工作權、生存權。 這個政策涉嫌違反刑法強制罪以及刑法未必故意殺人罪,政府發布命令,會讓就業者感受壓力,這就是強制。EUA的疫苗仍然屬於實驗階段,成效與風險還不能完整得知。衛福部以防疫為由推動此政策,完全不合邏輯,而且陳時中已承認疫苗不是完全可靠,那為什麼要強制人民打疫苗? 美國首席防疫權威福奇博士也於各主流媒體訪談中,承認打不打疫苗受感染的風險是一樣的,打了疫苗之後會讓非特異性免疫力下降(我們要依靠非特異性免疫力對抗變種病毒) 至於未必故意殺人罪部分。根據諾貝爾獎得主Luc Montagnier表示,繼續打就是繼續損失生命。事實也是如此,根據衛福部官方數據,打疫苗死亡人數已經超過染疫死亡人數,還不含未通報人數,更加證明繼續打只會繼續死。 根據刑法第13條,行為人對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不違背其本意者,以故意論。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會死,但大家都知道繼續打疫苗只會繼續讓更多人死亡,繼續損失生命,政府如果知道可能會讓更多人死亡,卻選擇忽視,沒有積極防範,依然規定民眾要打疫苗,知法犯法,這個政策有業務過失致死罪嫌。 陳部長說過,如果無法施打,要提供快篩。根據美國CDC資料,快篩以及PCR測試都屬於緊急授權,於今年底到期。所以EUA的快篩或PCR測試明年是否仍有緊急授權?緊急授權就代表未完全核准,緊急授權的實驗性藥物,要求人民施打合理合法嗎? 國際法部分,違反紐倫堡十項公約,最重可處死刑。國際時事部分,美國聯邦政府的強制令已經由最高法院暫緩,美國大大小小疫苗強制的官司都是強制方敗訴。因為強制疫苗,拜登被至少13州的州長控告,可能面臨被彈劾的命運。 世界各國疫苗覆蓋率高的國家,沒有解決疫情,使用伊維菌素的地區,卻控制住疫情,大家可以去看公共數據、論文以及王明鉅院長的臉書。指揮中心曾批評這個論文,但世界上很多國家都用這種方法控制住疫情,指揮中心視而不見,在學術上吹毛求疵,罔顧事實,置民眾於險境。 根據衛福部已通報打針死亡人數超越染疫死亡人數,錯誤的政策會殺更多的人。這就是指揮中心永遠無法抹滅的成績單,歷史會永遠記住每一個相關成員。 此外,陳時中部長也說了疫苗不是那麼可靠。既然不可靠,疫苗還是實驗階段,根本不能有任何保證,無法證明對防疫有正面效果,這個政策不合情、不合理且不合法。 根據諾貝爾獎得主Luc Montagnier的研究論文,疫苗有愛滋病醣蛋白GP120嵌入物質,以及PRION LIKE蛋白等物質,這是非常危險的,中長期風險不容小覷。難道諾貝爾獎得主的研究沒參考價值?指揮中心是否有證據證明每一品種的疫苗沒有這些物質? 大流行之後開始大規模施打疫苗,會產生免疫逃逸效應,催生出變種病毒。新冠疫苗多以舊病毒為藍本,如果政府要要求人民施打,就應該拿出對新變種病毒有效的證據。新冠疫苗仍然處於實驗階段,並不能保證對於防疫有正面效益,應該要尊重人民的個人意願,遵守憲法以及各項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