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時空

2021年12月27日 22:21
我高二復學後,重新回到了原本的數理資優班就讀。 今天是戶外教學,地點是一間不知名的國小。 在和同學的嘻笑怒罵中,面前悄悄降臨一隻身長五公尺的鴿子。毛色鮮艷,巨大的棕色爪子緊抓著鋪著石頭磁磚的地面。 我無法自拔地靠近他,將牠足球大的眼球一把摘下,慢慢吞食。 吃完眼球後,我改撕下牠翅膀附近的肉來吃。 整雙手都沾滿了油膩膩的脂肪。 鴿子死了。 班導派了一個女同學當督察員,一雙手、一雙手檢查,要找是誰吃了鴿子。 我身旁的女同學漫不在乎地把兩手的脂水往她的牛仔褲上抹。平日不穿牛仔褲的我,也穿著同樣一條褲子,但我並不想弄髒它。 我悄悄跑往國小走廊的洗手台。 現在正值午餐時間,不知為何,地上灑滿廚餘及沒吃完的午餐。我像不熟稔卻執意要溜冰的人那般,奮力扶牆滑過滿佈著湯水油脂的地板,小心著不要跌倒。 好不容易溜到了洗手台。洗手台上我用白色肥皂將雙手洗淨,背後傳來擔任督察員同學的罵聲。 「妳不承認?那妳這雙手要如何解釋?」 下一個就輪到我了,我想。下一個就輪到我了。她知道我也吃了。 督查員終於轉身面對我。 我閉上眼睛,做好宛如臨死的準備。據說吃了鴿子的人,都會被流放到悲傷之城。 是,我吃了鴿子,甚至我是第一個吃牠的人。我只是下意識地把牠眼球摘下吞食,鴿子蠱惑了我。我不該。我早應意識到自己面對鴿子之時的無能。牠是如此地奪目,以至於我想吃了牠,甚至,有能力的話我還想將牠肢解,看著牠零散的身軀一邊狂笑。 以上是我的獨白,當然,我並沒有和督查員這麼說。 她對我相較於上一個人而言異常慈悲,只提醒我幾句下次不要再吃鴿子後便轉身走人。我唯唯諾諾地應了幾句話,連她的眼睛都不敢直視。 唉,我有罪。即便得到世人的寬恕,得以回歸我日常的生活,我終究還是吃了鴿子。 牠是這麼的迷人、令人嚮往,我想即使這片刻的人生重來一次、牠再降落一次,我依舊還是會吃了牠。 神啊,請處罰我吧。我吃了鴿子。 我在回程的遊覽車上,一邊搖搖晃晃地靠著窗戶昏睡,一邊這麼想著。 ——— 昨天睡了二十個小時,睡眠鄰近尾聲時,做了一個這樣的夢。 雖然相較於平日,並不是什麼特別有趣的夢,但我還是窮盡我那已經見底的文采把夢寫了出來。 我平日就有在記夢的習慣,不知道大家對於我的夢會不會感興趣? 就算不感興趣,我想我偶爾還是會發。畢竟夢佔了我生活中很大一部分。 話又說回來,那鴿子到底象徵著什麼呢? 不知道。
愛心嗚嗚哈哈
631
留言 57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