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有前任在我們分手後都死了[翻譯]

8月5日 21:39
我第一任女友,克莉絲朵,得年十六歲,就在我剛跟她分手後。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以為那只是個意外。 過了幾年,我第二任女友妮可也在分手後死了,我開始覺得怪怪的。 他們都死於奇怪的情況。克莉絲朵在筆直的道路上自撞身亡,而且沒有使用藥物或酒駕。妮可在浴缸裡睡著然後溺死。 兩起事件都被判定為意外。我從沒被警察懷疑過,但鎮上有許多人在傳,想著我是不是被詛咒了。 我也是這麼想。 然後我離開了。軍隊把我帶到國家的另一頭,我很高興。 我愛上了名叫凱蒂的女孩。 一切都很美好,直到我獨自去城外參加表哥的婚禮。 酒水四溢。太多了。我失控了。我跟一個女人越聊越深,直到我覺得這裡熱到不適合繼續聊天喝酒。 我們最後回到我飯店的房間。 我醉到停不下來。我們上了床,她跟我一起度過夜晚。 我一醒來就陷入後悔。我身邊也沒人,那個我甚至記不得名字的女人在浴室裡。 她在哭。 我聽著她哭了一會,不知道該做什麼。 然後我聽到玻璃碎裂的聲音,我隨即衝進浴室。 那女人緊抓著破掉的鏡子的碎片。 我求她別傷害自己。她則對我尖叫著,說她愛著她男友,說她不敢相信自己做了什麼,說她想去死。 然後她莫名其妙地開始念著我好多年沒聽過的名字…霍莉伊芙(Hollyeve)。 聽到這名字帶我回到我大腦最黑暗的角落。 霍莉伊芙是我五年級時班上一個很窮的女生。她經常被戲弄,對她沒有興趣的人會想跟她約會,只為了拿她尋開心。 我們做得太過頭了。有人賭我不敢約霍莉伊芙出去,並假裝跟她交往一個禮拜。我答應了,試著讓她們佩服我。 霍莉伊芙似乎沒意識到這整件事就是個鬧劇。她在校園裡牽著我的手,貌似沒注意到其他小孩的竊笑。 最糟糕的部分是在這段日子裡,我能感覺到她是個甜美且真誠的女孩。她是個好人。 我得擺脫這段惡作劇關係。我讓我朋友跟她提出分手。 霍莉伊芙崩潰了。我感到恐怖。她再也沒跟我有眼神接觸。 有天下課後,我回到我的位子,發現一張燒焦的紙,上面用黑墨水寫滿粗俗且陰暗的字眼,還有個五角星。我試著弄懂這究竟想表達什麼,不過一無所獲—那只是一堆糟糕的話。 我感到尷尬及罪惡,我沒跟任何人提起這件事,也沒當面找霍莉伊芙問。 霍莉伊芙在學期末搬走了。班上一個住在她家附近的女生說,霍莉伊芙的父母對神祕學深深著迷—巫婆、咒語那類的東西。我認為那是胡說八道。 直到在浴室的女人尖叫出她的名字,霍莉伊芙寫在燒焦紙上的潦草的關於仇恨、愛與黑暗的字眼才又回到我的腦海。那個陰暗的小女孩肯定詛咒了我及每個離開我的愛人。 「霍莉伊芙!」跟我有過一夜情的人嘴裡吐出的名字把我從記憶裡拉回來。 然後在我來得及做任何反應前,那女人用玻璃碎片惡狠狠地劃開兩手的手腕。 *** 她最後活了下來,她跟其他人解釋她對自己做了什麼,並想掩蓋我的在場以保護自己的戀情,所以我很走運,沒人發現。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沒有。她之後因為傷口感染死了。 詛咒仍然存在。 我有個簡單的解決辦法。我會跟凱蒂結婚,與她白頭偕老。 我求婚了。她對我的倉促感到有點混亂,但她答應了。 一切順利。我們愛著對方,準備著婚禮—我並不著急。 然後有天我回到家,只看到她的婚戒留在廚房吧台上,還有張紙條些著她要離開我。 她在紙條裡說道,她得離開我一周,好讓她釐清思緒。 我不能讓這發生。我知道我在跟時間賽跑。我開車到所有她可能會在的地方,同時也等著下一秒聽到她的死訊。 我在她姐姐的房子找到她,在數小時的懇求及解釋她的安全受到嚴重威脅後,她終於肯出來到院子裡跟我談。 我說明了來龍去脈。她的表情寫著她現在對我們關係的每一秒感到後悔。 接著她走進屋。 往後幾周我都沒怎麼睡。我不停想著我很快就會收到她的白帖,我也思考人們會不會想著是我對她做了什麼。 她在某個半夜敲響我家的門。我讓她進來—很高興看到她還活得好好的。 她跟我說在她離開我後,她差點死於三個不同的怪異意外。 她相信詛咒。她能感到那就在她體內。她還有了以前從未有過的自殺念頭。 我們必須在一起。婚禮繼續準備。 現在你可能會想:為什麼我在五年級時毀掉的陰暗小女孩,做了讓我贏得一生摯愛的事?她不是該殺了凱蒂之類的嗎? 事情是這樣的,我跟凱蒂分開的時間,讓我理解到我並不愛她。我享受單獨的時光,沒有真的太想念她。我想起以前離開的伴侶,覺得我愛他們比凱蒂更多,我夢想一段能真的為我帶來一切的關係。 我被詛咒與虛假的愛度過一生,否則我必須接受凱蒂的死。 所以我五年級時惡作劇那個可憐女孩的假戀情,代表我將餘生都困在假戀情中。 真是傑出的一手,霍莉伊芙。 --------------------- 原文作者
原文連結
131
留言 3
文章資訊
108 篇文章835 人追蹤
共 3 則留言
水喔!這才是詛咒嘛!!
東吳大學
好看
如果是渣男的話應該無所謂 反正死的是女生不是他,只要擁有不在場證明不會被懷疑就好了啊(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