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校正回歸』會變成梗圖?心理科學的解釋,以及我們可以怎麼做?

2021年5月23日 20:58
阿中的『校正回歸』這幾天成了梗圖第一,很多人都在噴。這個作法從資料記錄與管理角度沒有任何問題,但這的確這是一個公衛資訊溝通上的失敗。剛好有朋友敲碗,那我就找幾篇文章來講講。 術語/行話(jargon)在溝通上是負效果這件事情我覺得沒有什麼好說的 ,『說人話』這個概念在很多領域都有,包括英文裡頭用同樣的概念去描述行話帶來的溝通困難(English, please?)。
但是為什麼行話往往會造成反效果?其實我昨天想到的學術上的解釋是『心理距離(psychological distance)』。簡單地說心理距離就是我們感覺到一個對象在我們內心感受上與我們相距的遠近程度(詳細內容就不深入了),而專業行話的使用讓我們覺得心理距離比較遙遠(有趣的是,當我們覺得心理距離遙遠時會覺得對方比較『不像人』)。 這種難以理解之所以會拉大我們與政府和科學家之間的距離,是因為難以理解在心理學上叫做『處理流暢性不足』。舉個例子來說:『冰箱』你的腦袋很好處理,但是『具備恆溫控制技術的有機物體儲藏空間』就很難懂。綜合起來簡單地說:你的腦袋沒辦法有效的理解,這種理解困難的燒腦感讓我們覺得與科學家之間太過遙遠。這個idea在去年JLSP這個專門研究語言社會心理學的期刊上獲得支持: The presence of jargon disrupts people’s ability to fluently process scientific information, even when definitions for the jargon terms are provided. We find that jargon use affects individuals’ social identification with the science community and, in turn, affects self-reports of scientific interest and perceived understanding.
相似的發現在同一批作者2019年的科普期刊上也有出現: We find that the presence of jargon impairs people’s ability to process scientific information, and that this impairment leads to greater motivated resistance to persuasion, increased risk perceptions, and lower support for technology adoption. 所以實際上真正妨礙我們接受行話的原因就是處理流暢性太低所導致對科學家或專業人士的懷疑。但是並不是叫科學家就不要使用行話了,特別是在COVID-19情況下,我們更常遇到科學詞彙的行話。Shulman et al. 最新的文章顯示:『科學家要創造嚴峻的緊急感』。在他們PLos One的文章中發現:緊急感可以降低個體對行話的抗拒,提升說服力。 所以可能大家還會繼續開這種梗圖玩笑就是覺得台灣不夠嚴峻。但我認為,這個時候我們還可以有別的工具可以使用。 從過去的marketing communication的研究中我們可以得到兩個啟發: 1. 人們對於理解抽象概念的能力很差,但我們很容易理解比較具體的譬喻。因為具體的譬喻可以幫助消費者產生想像,他們比較容易理解其他人的說明。實際上,譬喻修飾的研究也發現消費者是可以理解譬喻的。所以政府可以用譬喻的方式去描述為什麼會需要做校正回歸。過去的研究發現譬喻可以提高處理流暢性,因此或許可以解決大家覺得難以理解的困難。 2. 如果要用行話,要避免可能的負面聯想。這也是為什麼梗圖連發的原因。回歸、校正,這些詞都有不少其他聯想,回歸會很容易想到regression(所以很多人都用統計角度去作梗圖),校正則有『錯誤彌補』的負面聯想。所以其實不需要用什麼『校正回歸』,用更直白、更少負面聯想的『更新登記』或『補登記』就好了。 所以各位如果要幫助社會大眾理解為什麼要校正登記,就想想有什麼好的譬喻故事可以說吧。我想到最簡單的就是:兩線道的國道遇到過年返鄉人潮能不塞嗎?能不延遲嗎?所以要緊的是把兩線道變成四線道,這個需要購買新型的大量處理機器,才能夠不要延遲返鄉。 說穿了,我們同島一命,大家還是要繼續堅持『洗手,戴口罩,躲家裡』,不要繼續跟一些理盲一樣整天在網路上戰來戰去,今天這個情況,戰倒誰都沒有意義,誰來也都是一樣。 Bullock, O. M., Colón Amill, D., Shulman, H. C., & Dixon, G. N. (2019). Jargon as a barrier to effective science communication: Evidence from metacognition. Public Understanding of Science, 28(7), 845-853.
Shulman, H. C., Dixon, G. N., Bullock, O. M., & Colón Amill, D. (2020). The effects of jargon on processing fluency, self-perceptions, and scientific engagement. Journal of Language and Social Psychology, 39(5-6), 579-597.
Shulman, H. C., & Bullock, O. M. (2020). Don’t dumb it down: The effects of jargon in COVID-19 crisis communication. PloS one, 15(10), e0239524.
246
留言 31
文章資訊
32 篇文章1330 人追蹤
共 31 則留言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國立政治大學
我是今年新生,因為教授發的備審面試相關文章,在二階準備得到了很多幫助。 也一直都很喜歡教授發表的文章,論述清晰有力,而且reference都很清楚,在疫情嚴峻的現在終於可以看到一篇沒有謾罵、沒有獵巫的文章,好舒服哈哈哈(⁎⁍̴̛ᴗ⁍̴̛⁎)
B2 謝謝!有幫助到你我覺得很開心。
國立東華大學
夫子的文章真的寫得很好,此外,覺得這個舉例也很實在
B4 Thank you~我們盡力當一個科學思考的人。 :)
國立東華大學
照這個邏輯, 九二共識和一個中國是否也是很好的例子?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
B6 認真發問 一個是數據(人數*時段)一個是意識形態 想請問是用什麼邏輯類化兩種觀念的?(
B6 答案:不是。這邊例子是以科學行話為討論範圍。政治上創造的模糊語言不在此討論部分。 B7 題外話:下次有想到的話,可以來寫寫為什麼有些人們會喜歡接受『貌似合理的屁話』(pseudo-profound bullshit)。
輔仁大學
這篇文寫的滿好的吧 怎麼就不會上熱門:0
B9 阿因為我也不紅,也沒想紅阿。XD 而且Dcard的設定不是這種風格吧。
人心真是太奇妙,行話會拉遠造成反效果 較高緊張感卻能提升說服力
輔仁大學
B10 如果我笨拙的表達有冒犯到你 那真的很不好意思(´;ω;`) 我其實是希望更多人能看到這篇文 而不是某些重複張貼的拉仇恨梗圖 雖然你不想紅 但我還是會默默支持你ㄉ(´;ω;`)
B12 你想太多了,哈哈哈,不到一千個追蹤是真的不紅啦!行銷上說這種不到一萬個追蹤的都只是奈米網紅,我可能是一奈米(奈米老師?!)。哈哈哈。🤣🤣🤣 反正就有緣看到的就看到。感謝支持!有空再來!🙋🙋 我們社會需要一些思考,少一些拉仇恨。最近對各方混戰的口水真的是看都不想看,特別是某些毫無科學素養的理盲。
B11 補充一下,緊張感是透過增加處理資訊的動機。簡單說,會讓你比較願意認真想想到底是在講什麼。
結論:戴上口罩(拜託真的戴好口罩ಥ_ಥ 路上一堆不戴口罩真的很想巴巴塞塞勒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 數位媒體設計系
太棒了,看來還是有人願意用科學的角度來敘述一件事情,而且還附上參考資料來源,讓我可以多讀一點😂 小時候對SARS沒有太多印象,這次的瘟疫是長大後從爆發初期一路經歷過來的。這一路看過來給我一種感覺就是世界上的白X好多。 我賭這篇理性文章不會爆,還會有猴子在下面放什麼:「打這麼多誰看得完」的幹圖。 #無知就是力量
B15 你又來了,最近好嗎?洗手,口罩,躲在家喔! B16 反正就是一個中年男子的個人看板,就說些自己覺得比較實在的東西。至於會不會被看到,能不能讓大家理解,就隨緣隨天。 混亂的時代我們需要理智的心。
很喜歡這樣的說明😍 我第一天看到又校正又回歸的也超不爽,因為沒有跟直播,只有看到超級片面的資訊 後來慢慢瞭解才知道可能表達的方式不是那麼好,又或者很多人斷章取義,才容易讓人誤會
B18 當我們缺乏控制感的時候(比如說面對不可知的疫情與傳染源頭),我們會試圖去套上某些規則或理由來解釋這個世界,幫助我們減少這種缺乏控制感的不舒服,於是你會看到很多「陰謀論」(政府蓋牌好鼓勵大家打疫苗、政府刻意不檢驗讓大家感染)、你會看到許多「找戰犯」(造神陳時中滾下台、侯友宜擺爛....etc.)、你會不斷看到「似是而非的屁話」(酒精漱口可以殺死病毒、國家有災是因為某人德不配位...),但這些都沒有用。反智的問題,比疫情可能不相上下。 讓我們當「科學人」。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覺得效正回歸沒啥問題,只能說被帶風向了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對於校正回歸,我想民眾的恐慌更多來自校正回歸的足跡到哪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 數位媒體設計系
B21 其實現在報足跡已經沒有意義了,都是事後諸葛。最根本的方式是依照三級的指示,沒必要千萬不要出門。
國立臺東大學
推推 相當淺顯易懂且精闢
國立臺北大學
好文章一篇,這必須推
B2 忘記說了,可以去看我給新生的建議那篇文章。
宏國德霖科技大學
台灣一天只能檢測1000人 但疫情爆發跑來了2000人 所以會延後檢測報告 延後檢測出來的報告=校正歸位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國立成功大學
請問教授能否對於心理距離的定義解釋得清楚一些?剛剛搜尋了一下相關資料,發現這個概念主要用於美學與商業領域,不知道教授說的心理距離是否在前述的範圍裡?
國立成功大學
承上,可否理解為"民眾與政府之間的心理距離拉大,來自雙方的資訊不平衡"?
B28 B29 感謝你提出這麼有趣的問題,我才注意到原來中文網頁裡頭對這個概念的解釋很少。所謂的心理距離(psychological distance)來自解釋水平理論(constual level theory)。我們對於一個客體(object,可以是人、物體、或事件)之間會有所謂的心理距離,心理距離分成四類:時間距離(temporal distance)、空間距離(spatial distance)、社會距離(social distance)、假設距離(hypothetical distance)。這四種心理距離之間會相互關連。 其中,人與人之間最常使用的是social distance,而決定我們兩個之間的social distance的因素之一就是兩個人之間的知覺相似性(perceived similarity)。如果我覺得我們兩個之間共享某些特徵(例如同姓、同鄉、同校、喜歡同樣品牌等等),都會縮減我們之間的social distance。 所以為什麼我們會覺得我們跟政府的心理距離加大了,有可能是因為:(1)我們自覺得我們跟醫師之間的相似性太低;或是(2)他們說的話太過抽象,我們對無法理解的抽象概念的心理距離也是大的。這跟資訊不對稱應該沒有什麼關係。 Trope, Y., & Liberman, N. (2010). Construal-level theory of psychological distance. Psychological Review, 117(2), 440-463.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 數位媒體設計系
B30 謝謝教授的解釋。我想知道,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減少甚至消除因為「直覺」情緒所帶來的不信任? 我所謂的「直覺」,指的是教授在文章內提到的兩個點: 一、大多數人覺得自己與醫師不同。 二、大多數人聽不懂相關專業術語。 有什麼好的方法可以讓人們不會因為對一件事情不熟悉就將它判斷成是不值得信任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