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影片裡的台北

放下一些工作機會,換得創作的空檔,雖然這段日子糾結於麵包與愛情,但很高興似乎找到平衡兩者的方法。 - 不確定自己能否喜歡上拍攝影片,總是想得太完整,導致遲遲邁不出步伐,既然如此,就算做出自己討厭的作品也要先做再說,在錯誤裡跌跌撞撞,是最適合我的進步法。 - 短片追求的高密度聲光效果,也是內心很抗拒的原因之一,仔細想想,不正是自己的意識形態把自己困住的嗎?喜歡拍緩慢節奏的風格,有何不可呢? 攝影對我的價值,在感受到美的瞬間即達到高峰,此後的網路發酵,既不是能夠預測與控制的,真誠對待作品就好了。 -
Like
209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