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寮鄉長補選後,雲林民眾堂自此水火不容了

megapx
大家好這裡是一睡醒股票虧了七千塊的貓貓 雖然才七千塊沒什麼,但是昨天太早買股票真的哭貓,早知道就過幾天再買ㄌ 昨天看到股票都下滑到自己設定的買進價位就買了 結果今天竟然又跌了更多 沒想到伊以鬧矛盾影響這麼大,畢竟這兩個都不是產油國,而且都是流氓國家,原本想說他們鬧矛盾應該無足輕重 不過社長也覺得自己好像在股市投太多錢了,看看能不能脫手一點吧 最近常常瞎掰一堆東西抹黑民眾黨(例如什麼闖進高中發小草證)的吳靜怡(grace woo)被民眾黨中評會aka民眾堂掌法決議停權1年 社長看了真的是傻眼又生氣 瞎掰仔背後有蔡壁爐撐腰,就算是瞎掰也只是停權一年 沒派系的社長只因講實話就被停權兩年,這能看嗎 所以說民眾堂就是緬北賭場,只看你有沒有籌碼,不看公平正義 還好社長退了,喵喵 真的是流氓政黨 講到流氓,我們就要來聊聊流氓最多的雲林民眾堂了 眾所周知雲林民眾堂分三派 陳天星/林靖冠的斗六派(親壁爐) 陳乙辰的虎尾派(純張家僕從,田裡面長出來的小89) 還有北港匪徒廟(目前匪徒本體跟夫人還沒入堂,只在背後指點江山,入堂的是一年十幾萬把自己從黑惡勢力洗成社福代表的匪徒廟姐姐) 話說口湖討債人自從攤上事之後好像就沒有出現在幕前了,但應該也沒完全被拔掉
megapx
這三派互相鬧矛盾的方式社長原本還以為只是在選舉的時候互相背刺拉扯而已,結果現在看起來竟然已經水火不容到在網路上互相放話了 最近林宜豊不是敗選嗎,其實也不是啥大事,就是說民眾黨真的不適合打補選,僅此而已 而且虎尾民進黨的人也差不多的得票率,就沒有看到他們在哭貓貓跟吵架,被問到也只會說下次會校正回歸的 結果壁爐派小藍買辦就出來放馬後炮 選前就透過鋒燦放話 說什麼民眾黨執意要推人惹怒張家,明明是張家的僕從內戰,而且張家直系是支持林嘉弘的,僕從幫本家放話,我還以為是滿清末期的包衣在那邊虎假虎威咧 後來選完了小藍買辦又爆資料給資深媒體人,說民眾黨推人是「得罪地方黨部」,看了快笑死 地方黨部是黨的執行機關,在黨組織上是上命下從的,豈有地方黨部主委跟主委派說要支持黃美瑤,就可以反過來挾持中央照辦的?又不是晚唐藩鎮割據,還是林靖冠想當這個魏博節度使?
當然雲林民眾堂主推支持林嘉弘的就是張家的另一個僕從、砂石恐嚇犯陳乙辰啦,同樣也不是什麼好鳥,雲林黨部基本上就是個堂口,好鳥沒機會當地方幹部的,畢竟現在的組織部主任就是把現在還押著的馬治薇引進民眾黨的貪二代主委啊 更好笑的還有另一篇新聞說什麼民眾黨推人是得罪「地方大佬」,該大佬放話說以後再也不幫民眾黨
結果這個所謂的大佬就是前斗六市調解委員會主委陳天星 常常關注社長的人都知道,這傢伙之前就被社長爆過,當斗六市調解委員會主委的時候私下幫人喬案子,結果要錢的只要120萬,陳天星卻跟找他喬事的說要180萬,直接吃掉其中的60萬,還被法院用判決書告發背信罪,超級荒誕(雲林地方法院102年度易字第304號刑事判決) 社長之前修ADR課程的時候課堂期末報告就是拿美國跟台灣調解制度的差異,以及台灣鄉鎮市調解的委員專業度跟組成問題當作題目,就有舉這個調解委員會帶頭吃錢的案例
megapx
megapx
拿一個偷錢的人間之屑當地方大佬用來放話,也就只有三立跟壁爐派幹得出來這種事了 不過這次麥寮鄉長補選本來就是三大派系暗中角力的地方就是了 因為麥寮一方面政黨票高、移入人口多,另一方面利益又大,而且目前民眾黨內派系還沒有在此地明確插旗的 現在的勢力範圍如下圖,可以看到目前在戰略上有爭搶價值的實際上只有斗南跟麥寮,其中麥寮更是拿下了以後放著不管也會成為全雲林最有白票的鄉鎮,非常方便跟黨中央邀功
megapx
另外這次麥寮鄉長補選從始至終都圍繞著一個流言「民眾黨原本跟雲林張家已經講好了,這次不推人,2026張家讓出一席議員給林宜豊」 這個流言不知道是誰放的,但怎麼看都很經不起檢驗 首先我們來看看目前雲林第五選區的議員們
megapx
吳蕙蘭是張家僕從,但是是第一高票,而且地盤在台西,台西的鄉長2026要連任,張家有可能叫他們的其中一個人下去? 蘇國瓏地盤在四湖,剛當完鄉長,有可能回鍋?而且叫麥寮的去補四湖的缺也太快了吧?張家不太會這樣操作的 蘇俊豪家族橫跨雲嘉,雖然也是跟張家混的,但他們有實力不讓出這個位子,更何況人家地盤在四湖,離麥寮很遠 顏嘉葦蔡永富兩個綠的張家絕對叫不動,許留賓也是蘇治芬的僕從 最後一個酒駕仔林深雖然是國民黨籍,地盤也在麥寮,但是張家能不能勸退他也還真的是不好說欸,畢竟他在麥寮好像也不太跟張家混,張家到底能不能真的把他趕走實在是難說到了極點 可能會有人說張家可能會讓樁腳們從各個現任議員分別撤出一部分選票灌給民眾黨,但這首先就是要把誰打下去的問題 其次2022議員選舉本區的議員們在麥寮除了許留賓獨拿兩成之外,其他都是8~15%,麥寮六輕移入選民的投票意向很分裂的,就算張家真的把樁腳們從三四個候選人撤了出來,釋出的票數能否真的把林宜豊拱上去,又能確保自己人不會意外落馬,也不好說 所以社長個人傾向說這是要背刺黨中央的人用來合理化自身行為的說詞,或是又是去找僕從私相授受就以為這是本家意志的狐假虎威戲碼 總而言之這次的選舉因為從頭到尾安排行程的都是地方派系,黨中央很放給他們玩,而有的派系沒有拿到曝光跟把柯文哲拿去老家展示的權力,導致在沒選上之後他們就開始抓戰犯了 然而關鍵還是在於是誰要求林宜豊出來選的?又是誰跟黨中央遊說這局能贏要黨中央下資源的?他本人應該很清楚這局打不過,也沒辦法幫自己的議員路,或是自家生意鋪路吧? 今天貓貓的獨語就到這裡,我們下次見,掰掰~
LikeHahaWow
148
7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