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記憶,會成為一種味道或是聲音而存在

昨晚看了六人行的特別節目,天啊!也太感人了吧。尤其影片結尾,完結篇大家擁抱在一起的畫面,衝擊感實在是太真實了。 很多人以為我是「廣告相關科系」畢業的,但我其實是「戲劇系」而且還是表演組,就是那種上課後期的每天,都要在視線不清楚的黑黑的表演廳,跟一堆人一起排演和念劇本演出的那種組別。 所以看到片中主角,最後一集相擁而泣的畫面時,瞬間把我拉回了我們最後一次演出後的現場。 但我可不是那種有偶像包袱的含蓄小小哭,幾乎可以說用痛哭來形容。 尤其是我們演出的最後一幕,當所有人動作停格、音樂漸昇、燈光漸暗,帷幕慢慢拉上,觀眾1分鐘後開始鼓掌的那一瞬間,我知道我的階段性身份結束了。 經歷越辛苦的過程,新的一刻來臨時,更刻骨銘心。 為何我當下以及畢業典禮會那麼傷心,後來仔細想過,可能是因為過程實在太奇特了吧,奇特到很難去想像當初怎麼順利走過的。 白天去上班,到了晚上去上課,上完課後繼續回去加班,而且這種生活一過就是將近五年 (當時夜校要唸五年); 而且另一個奇特點,也是因為我的上課,並不是傳統印象中的課堂,真的就是或大或小的表演廳,讀著一本又一本的劇本、甚至我們還有一堂課是「聲樂」課。 而期中考,是要一邊演唱一首男女對唱的指定曲目,一邊演出你和同伴一起編的微型劇本,就像是一齣小型的歌舞劇那樣。 我還記得我和同學演的內容,是一個我飾演在監獄服刑的人,與久別的妻子,透過月光彼此吟唱的劇情。 而且也因為是戲劇系,所以「聲音表情」「劇本解析」「舞台化妝」這些課程當然都不在話下,而我最有印象的是「肢體表達」其中一堂課,裡面有一個作業是我認為這5年來最難的。 指導教授要我們連續擺出「6個動作」,有點像是把自創的6個武功招式,給串在一起,變成一段完整的肢體演出,乍聽之下很容易吧?不就是「打一套拳」的意思嗎? 但最難的是這6種動作「不能是平衡的」 意思就是說,要設法用近乎詭異的不平衡姿勢,去把動作串起來,光聽很難想像,各位有機會可以試試看,不要說6個,就連只擺出一個,其實都有點難。 (切記看起來肢體不能平衡喔,就是手腳要歪的話,都可能要歪向同一邊,但同時還是要兼顧肢體美感) 有些記憶,會成為一種味道或是聲音而存在 有一次我因為遲到而比較晚進表演廳,手上拿著兩個當晚餐的肉包,在門口囫圇吞棗時,聽到裡面傳來同學的讀本、討論和大笑; 時至今日,那個肉包的味道,現場的氛圍,縱使已經畢業了10多年的現在,我都依然還是記得。 在視線總是不明的晚上,聽到了只屬於我們的活躍。 結束的當下我為什麼會哭,因為過程實在太深刻也太辛苦; 說來不怕別人笑,在上個月底,把車開到我家停車場後,剛好音樂播著蘇運瑩的「野子」這首歌,也不知道是哪句歌詞,觸到我不知道哪部份的感情或是長期以來的壓力。 我就在車裡面,眼淚嘩啦嘩啦的掉,而且不是一兩滴,是那種停不下來的掉,然後我就一邊看著倒車雷達、打著方向盤,倒車到停車格,然後一邊聽著歌的同時繼續掉眼淚! 媽呀!這是MV吧。 如果之前的掉淚是因為過程太奇特,結束之後才會特別觸動心靈;那麼這一次的掉淚,我想也是因為現在這個奇特的過程吧。 現在這個時刻,我想沒有人敢講,當老闆是開心的,以前開不開心,當然,(只要別學我去作自媒體,一定可以更開心) 但當這種奇特到無法解釋的時刻來臨時,老闆們所要承受的那種龐大壓力,我想也是很難向旁人所道的。 我相不相信會過,廢話,當然會過! 只是疫情、遠距這種事情發生的一切都太快,快到我還沒有找好壓力應對的機制和方法,所以只能夠埋頭在工作上、所以也才會在那天晚上的停車場,上映了一齣以前排演過的音樂劇,一部停車場的MV。 一段時間過去,當我們都找到應對方式,一切都算是可控制的結束,以及新機會的來臨時,我可能還是會掉幾滴淚,原因我們一定都知道,只是這次,不是我一人的經歷,而是我們這一代的人,必須要一起渡過的。
megapx
說到渡過,在工作上,總是會遇到很多想趕快渡過的難關,當遇到的時候,應該如何應對?
另外特選一集,今天剛上的Podcast,如果你是對攝影工作有興趣的人,有一天也有可能會碰到大魔王拍攝喔
LikeHaha
114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