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交大西門慶,這個問題問我就對啦。

吃肉也是我的專長之一。

你的問題有一本書可以回答你
《什麼都能吃:令人驚異的飲食文化》

由於每個文化都有不同的忌食禁忌,用道德感來分析其實是很渺茫的。
作者馬文.哈里斯認為,你不吃什麼東西不是因為那個動物噁心或讓你反感,反而是因為你不吃他,才會覺得那食物噁心。

至於為什麼不吃,通常是基於卡路里取得的效率,或者是這項飲食對這個文化區域造成的影響,導致牠被從餐桌上捨棄。

舉例:

1.在中東不吃豬

飼養豬消耗大量的水,在乾燥地區飼養只有富人能吃,但擠壓農人的生存空間。

2.在印度不吃牛

原本印度古早是可以吃牛的,隨著人口增加,養牛不從事耕作而拿來食用是很奢侈的事。
只有貴族才能在餐桌上吃牛加大了貧富差距,後來印度人就不吃了。

3.吃蟲很噁心?

昆蟲單位蛋白質含量不少,但是以採集效率而言,蟲的單位重量小,又很分散,捕捉蟲來吃很消耗精力。
有這時間不如去採收果子。

作者調查叢林部落的菜單,發現蟲的採集消耗卡路里/獲得卡路里,效益通常不怎麼樣,所以大家不大吃蟲很可能是這原因。

4.為什麼只有阿茲提克帝國有日常的食人行為?

中美洲缺乏大型哺乳動物,只有火雞跟狗兩種比較大的肉來源,其他蛋白質還有一些水蠅的卵之類的,蛋白質很稀少,所以這時人肉能夠補充貴族們平日不足的蛋白質來源.......

5.法國人對馬肉的態度

法國的馬肉店在拿破崙戰爭結束後因為馬匹過剩在巴黎開了超多,之後就慢慢下降,近年非常少。
開始有法國人動物團體吃馬肉是很殘忍的行為,也有不少法國人認為是很野蠻的行為,連議員都覺得馬匹是來欣賞而不是食用的。



回到狗肉,狗做為一種雜食性動物,換肉率其實沒有豬好,不能只吃植物性蛋白就長肉,能源消耗比豬牛馬羊都差很多,這大概就是很難將狗肉做為日常糧食的一種,尤其是在粗放的歐美,將狗做為工作用或故門口比煮來吃有效率多了,而平常有牛羊可以食用,蛋白質不成問題。
但是中華文化圈其實一直有吃狗肉的習慣,大概是因為集約農業平常不容易吃到肉品,所以狗肉就成了一種選項。

不過到了現代工業跟全球化之後,科學化的牧場管理,讓台灣也能跟世界接軌,豬雞牛羊都能夠輕易的取得,養狗來吃不是很吸引人的選項。

因為從小不吃,所以覺得吃狗肉很令人反感,慢慢成為全球化的一種食物禁忌。

希望這個觀點能幫助你找到一點答案 : )

Post images

熱門回應

To : Dcard簽名檔創始人
還是喜歡你的回應風格

共 10 則回應

To : Dcard簽名檔創始人
還是喜歡你的回應風格
其實每個人都可以用這個回應方法 : )
是交大西門慶!
我要跪了

這回應真的很有內容根據 XD
韓國吃狗肉
親眼目睹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我們家鄉有句古話『天上飛的除了飛機,地上跑的除了車子,其他我們什麼都吃!』0.0
所以台灣不吃狗肉主要是換肉率?
我不覺得有這麼簡單
隔壁的大陸.韓國就沒管換肉率了嗎

還有吃過狗肉的幾乎都覺得美味
好吃的東西誰會管換肉率阿~ 頂多就提高價格,變成高級佳餚
所以我相信是有其他東西制約吃狗肉這件事
韓國的街道上幾乎看不到任何的流浪狗

傳統市場就有賣狗肉+_+

你不能這樣去脈絡化的只從效率來看。

台灣以前就有吃狗肉的習慣,我家附近的老杯杯在夏天都會餵流浪狗,冬天那些流浪狗就會一隻一隻的消失,其實還是會吃的。

但是台灣一職以來都沒有大規模飼養肉狗的工業,在全球化之後,豬牛雞羊等肉品都變得更好取得,加上我們的文化也開始接軌全球化,才漸漸的覺得狗應該是寵物而不是食物,自然從小吃過的人少,自然長大也不會去吃,也就會覺得吃狗肉很反感了。

還有"美味"這個詞太模糊了,像我小時候很少酸菜和菜脯,長大就覺得那不好吃。
可是其實很多人覺得很好吃。
其他像是皮蛋、臭豆腐、豬血糕、瑞典臭鯡魚、廣東三叫菜這些東西,不同生長環境下的人,對噁心和美味,其實都只有一線之隔,所以不是好吃不好吃的問題。

再次回歸到作者的一句話:

「你不吃什麼東西不是因為那個動物噁心或讓你反感,反而是因為你不吃他,才會覺得那食物噁心。」

因為不吃的人多,所以才將狗肉做為禁忌食物。
這部分國家地理的《禁忌異域》也有討論到~
以某食物對於某人所產生的印象與聯想,而觸動更深一層的價值觀,
導致有人或有民族認為某食物是禁忌。
馬上回應搶第 1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