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嘉義大學 生物農業科技學系

他去機場後,就沒有再回來了

2019年2月28日 02:03
他是一位仁醫、慈祥的父親、更是一位善良的人。 他,原是大林公學校敎員。但愛上嘉義望族的千金,她的父親是清朝時期的貢生,整條蘭井街幾乎都是他們的財產。門不當戶不對,因而女方送她去日本讀齒科,藉此拆散他們。潘木枝爲了追求她,也決心到日本醫專苦讀,最後在日本結婚。 婚後的生活並不怎麼寬裕,回台後沒錢開業,在當時舊居忠孝路的騎樓擺張桌子,坐在桌旁就看始行醫,醫術受鄉親肯定,幾年之後,在現在的公明路上建立了醫院。
他的患者很多。有時一大早,天還沒亮,就聽樓下喊「先生呀,救命哦!先生呀,快哦!救命哦!」,聽到有人喊救命從床上骨碌爬起來下去行診。
有一次整個醫院都擠滿了病人,他在樓上吃飯,有隻麻雀飛入了醫院,停在患者的肩膀上,就有人趁機把那隻麻雀抓住,交代他的兒子:「你去叫你爸下來,這隻鳥給你」他就衝到樓上,硬是把父親拉下樓來。
窮困的民眾,是不會被收取醫藥費的。最窮的患者給最好的藥,因為他窮,他必須要討生活。而住在海口,布袋地區的患者,來一次就不容易了,必須給最好的藥,讓病人吃一兩次就好。
他也不曾打罵孩子,曾有一次,長子在讀嘉中時,因迷上打網球導致月考不及格,他妻子看了很生氣,告訴他丈夫這要好好教訓,他只是輕輕的用手點了一下兒子的手心。他兒子覺得自尊心受到了傷害,生氣了好幾天。當時三舅子和他妻子的感情很好,常去他們家拜訪。他只要三舅子一來,醫師的老婆就告訴他,誰誰誰不乖,要他修理一下。有一次,醫師的女兒不知做錯了甚麼,被三舅子打,醫師看自己唯一的一個女兒被打很不捨又不想阻止,只能站在旁邊哭。
戰後,市民們要他出來競選市議員,但他一直不願意,但是還是迫於人情壓力出來參選,當上了副議長,為市民奔走付出。二二八事件發生後,嘉義民兵圍攻水上機場,軍方開出名單,指名這些人到機場談判,但其中一個代表鐘家成藉口肚子痛,在中途下車,他就替代了他的位子。豈料被捕入獄,囚禁於嘉義市警察局,但他仍期待著司法會還他清白,直到要槍決前一天,他認識的警官帶著紙筆告訴他將被槍斃的消息......那一夜他徹夜未眠,寫了好幾張紙的遺書,寫到紙都寫完了,獄警把菸盒拆開遞給了他寫下最後幾個字。
"木枝是為市民而亡,身雖死猶榮 我一生使賢妻受了許多苦 望賢妻恕我 我每日每夜仍在你身邊 保佑你們 祈保重身體" 1947.3.25 潘木枝 絕筆
愛心
9310
.回應 246
熱門回應
同為嘉義人推個👍 或許其他縣市的人感觸沒這麼深 但作為嘉義人的我 每次回家時踏上火車站前的那片土地 不禁想起當時有多少人因為228而死在這上面…… 明明只是去談和…… 誰知道那天一出門就再也沒回家過了 或許哪天我出個門 也會再也回不了家了呢
錯字著實有點太多
國立中正大學
穿越時空的旅人?
共 246 則回應
國立中正大學
穿越時空的旅人?
國立高雄師範大學
洋蔥
文藻外語大學
一路好走
錯字好多
錯字著實有點太多
可以理解 推愛 加油
東海大學 資訊工程學系
嘉義人 嘉中人給推
亞東技術學院
轉型正義尚未成功...
雖然錯字有點多但不影響閱讀 好感人
同校推 之前就知道公明路上似乎很多當年的診所醫院 看完你的文很有感觸......
同為嘉義人推個👍 或許其他縣市的人感觸沒這麼深 但作為嘉義人的我 每次回家時踏上火車站前的那片土地 不禁想起當時有多少人因為228而死在這上面…… 明明只是去談和…… 誰知道那天一出門就再也沒回家過了 或許哪天我出個門 也會再也回不了家了呢
宏國德霖科技大學
回家的路再也看不見
民兵圍攻機場 真好意思當受難者
國立臺北科技大學
有人的回應真的很奴性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2019年3月1日 00:12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B14 敢問閣下怎樣才能當個好意思的受難者?
國立臺中教育大學
水林公學校啦 幹 拎北大林人
B1 潘醫師的事蹟Google可以查到 公明路上還是保留著當時的診所
龍華科技大學
圍攻水上機場的不是民兵,而是學生 一群年輕的知識分子 下場是被軍人開槍掃射 隨後就地潦草掩埋 過了好多好多年 因為要開闢糖廠的道路 才意外發現那些屍骨
國立高雄餐旅大學 旅館管理系
B14 沒事的話民兵幹嘛圍攻機場? 讀點書好嗎? 誰會自願當受難者啊🙄
國立交通大學
DPP黨工放假還要加班編故事喔 辛苦你了耶真可憐
南臺科技大學
了解過228後 就會知道為什麼某些地區是深綠 我日你的國民黨
朝陽科技大學
228是台灣人民的傷痛 歷史的教訓是要記取的 所以不要再說 每年228都在吵一樣的 幹 台灣人水母腦馬上就遺忘 但是希望不要有太過的意識形態 畢竟我們有責任讓受害者的犧牲變得有價值 願台灣越來越好
國立臺灣大學
228不準談228! 你們綠黨黨工一定又在編故事 我大國民黨才不會幹這種沒血沒淚、 骯髒齷齪的事呢
長庚科技大學
好煩好煩 你的文字讓我看到當時的場景 我好傷心 好難過 邊打字邊流淚
健行科技大學
B24 日寇怎麼屠殺怎麼凌虐台灣人就不是痛嗎== 慰安婦都是在自願的這種鬼話你相信? 對啊台灣人都水母腦 都不記得日寇佔據台灣做的好事 每年只記得228這天就高潮了
朝陽科技大學
B27 額 這篇談的是228不是二戰吧
國立中興大學 歷史學系
B27 你用現在中國史觀的角度看當然覺得日本人喪心病狂 固然日本在臺灣統治五十年主要都是以殖民地的方式在經營 而軍國主義下的日本在二戰期間 也確實將台灣視為物資生產基地加以利用,才會衍生出如慰安婦等人員、資源方面的掠奪 但對於戰後的台灣人而言,國民黨政權何嘗不是另一個殖民者呢? 而且這個殖民者殺的人比日本人還要多 況且對他們而言,仍還在為自己的身分認同問題打轉,究竟自己是日本人,是中國人,還是台灣人? 無論是慰安婦或者是二二八皆是歷史難以抹平的傷痛, 在面對傷痕累累的受難者以及其家屬時, 盡可能的以客觀的角度還原歷史真相,才是給他們最好的交代, 閉口不言也只會讓深根柢固的省籍意識更加難以化解。
為了228這件事跟長輩吵過架 我說你們老是嫌吵這件事情很煩,說過這麼久該負責的人早就都死光了,說何必陷過去走不出來,說人要向前看 可是只有受害者才有資格原諒,知道嗎 你們這樣講我才害怕,是不是如果有一天我意外走了,你們也能拿了撫慰金然後說人要向前看呢? 既然做不到,憑什麼要求別人原諒? 那點撫慰金又有多少呢? 當年走的人一樣也不缺錢財名利啊!
馬上回應搶第 247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