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陪我討論 有什麼方法可以改善這種情況

2021年8月29日 00:19
剛才看到一個影片 內容大概是民眾被警察開了錯誤的罰單 民眾曉之以理警察卻只說可以去申訴 懂法的還能去申訴 且不論申訴花錢花時間 若是一些對法規一點也不懂的人 很有可能就摸摸鼻子認了 當然最後是撤單了 但對這種事情實在是深惡痛絕 想知道造成這種事情的原因是什麼 還能怎麼改善呢 影片:
新聞連結:
5
留言 20
文章資訊
Logo
每天有 6 則貼文
共 20 則留言
南臺科技大學
想到今天看朋友限時剛發生的事情,我朋友車停在朋友家騎樓前(私人土地),談生意到一半被拖吊走,出來看到車子不見,嚴重耽誤後面的行程。 好死不死他老兄在地方上是頗有勢力的家族,承辦的警員馬上多了支申誡還要送人家水果禮盒跟著所長賠罪,連拖車駕駛自己都包了兩千塊紅包給人家。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就跟那些老是違規的鯛民一樣 無解
其實也是違規舉發,管轄單位認知錯誤,公園草皮是公園管理處管的,可以行文相關機關裁罰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1999市民專線直接檢舉 警察內部交通組也會處分該名員警 終歸於警察素質參差不齊 但畢竟一般外勤警員大多就是混口飯吃,有能力的往上升,不然就是跳考其他更高級公務員了。 幹最基層的工作,條件容易,還能要求有多好的素質呢 如同一半民眾之普遍素質,能要求各個都跟孔子高節操嗎?難矣
原 PO -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B1 是說私人土地中如果是供公眾通行的也是可以道交條例開罰 B2 不見得無解吧 除非沒人願意去解 B4 很好奇一般情況下若開錯單的事實明確 該警員會被如何處分 我是死老百姓對這方面不太清楚想了解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B1 少唬爛了,在外勤那麼久還真的沒聽學長說過這種事 要不你說說是哪位有權有勢的大哥,我想認識一下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B6 有同事開到立委老婆的車也沒這樣欸,還在幻想喔?
銘傳大學
B1我也覺得唬爛 根本沒這種事 你有權有勢乾我屁事 騎樓就算是私人土地也算道路啊
南臺科技大學
謝謝樓上熱心的警員大大們解惑,看著google找資料有夠麻煩也不一定準,不如讓有實務經驗的回答比較快。 不過我在想連松山分局被砸,對事件的處理都是那樣了,我覺得沒什麼不可能的,何況南部的「人情味」很重的,做為民眾的我信心都快沒了。 希望年輕警察能一直保有這份熱血的初心。
原 PO -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B8 他說的是騎樓前,所以理應不是騎樓 雖然說騎樓前的私有土地也是供公眾通行的「道路」的機率很大 但不應該如此斷言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民代座車違停開爆 角頭賓士違規開爆 哪次開錯被砍申誡送水果禮盒的 當瘋狗後反而分局長看到你都客客氣氣呢
國立東華大學
警察開的罰單主要也是轉給監理站開罰 意思就是警察是幫監理站開罰單 就像最近取締改車的一樣 把專業回歸給監理站就好了 做一堆非本業的行政協助 當然會有疑慮 結果出事都罵警察
B13 結果一堆人都以為抓改裝噪音車是警察的工作,有夠可悲 幫其他單位違法包工作就算了 出事就是背黑鍋
高雄市立空中大學
國家賠償法第二條「…公務員於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時,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人民自由或權利者,國家應負損害賠償責任。」 本條所說的損害是可以提出證明的實質損失,例如:因為被拖車所以本來要交貨的食品沒辦法交貨導致食品腐敗無法販賣,損失新台幣10000元等這類的實質損失。 ……………………………………………… 另一個方向,是不是可以研究研究😅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原po一直問警察被處分的問題 不如你來當警察就知道了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我覺得大眾的焦點放錯了欸 個人認為把這個案件又歸類於警察素質不好的人並沒有經過理性的思考 法條無涯 我相信今天換成法庭上的檢察官、律師及法官 對於行使職務上但不常使用的法條 也是需要去翻閱法本 我們都是人 不是六法全書好嗎 我覺得今天有一點腦能理性批評的人 應該是說這位學長對該違規相關法條不熟捻 仍舊堅持引用錯誤法律執法 我覺得這是個人心態的問題 換成是我 我會只舉發我非常確定有違規事實的 其餘的小違規勸導代替舉發 如果是接到檢舉不得不去 我會選擇先查好法條再來考慮舉發 所以請大家理性一點 不要每次牽涉到警察就只會講素質差 連理性思辨能力都沒有的人素質也沒好到哪裡去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行政警察科
道路的定義本來就很模糊,原則就是公眾通行不設置管制站,所以加油站、公園、開放式停車場也算,但如果設有柵欄、欄杆、警衛就不算,如有管制柵欄的停車場、碼頭設有管制站的陸地...等。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來認真一下 解決方法: 民眾申訴成功,員警公布長相,罰三千給民眾 民眾申訴失敗,民眾公布長相,罰三千給員警 舉雙手贊成
原 PO -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B16 因為我的榆木腦袋想不到其他更好的措施 還是說你有什麼良策可以提供呢 B17 可能這類案例多了 讓民眾容易以偏概全吧 畢竟警察正確執法不會有新聞 B19 這種對賭的概念我覺得滿可行的 這樣資訊充分的一方可以獲得更大的優勢 進而鼓勵雙方獲取更多資訊 所得結論理論上會更接近法規所規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