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甲大學

請問各位怎麼看待自己的躁鬱症

7月20日 20:19
我患有躁鬱症 我不知道該如何評價他 躁症是我唯一開心的起來的時候 躁症讓我有勇氣反抗欺負我的人 躁症也讓我白目 躁症跟鬱症都讓我的家人討厭我 我又不是自願生病的 但你們是自願讓我生病的啊 家人總說生到我很衰 可是我已經乖乖服藥了 我已經跟他們解釋過這是壓力造成的 他們卻覺得需要給我更多的壓力才能把我倒回正軌 醫生說可以錄音 這確實有效 我也請過社工的協助 然後他們有改善 因為這該死的躁鬱症 大家都怕我 找清掃人員的工作也失敗了 家人覺得養到我壓力很大 可是並沒有大到跟我一樣生病啊 我在家裡就是一個禁忌 有客人來都叫我待在房間 他們總說我太自私 我愛我的躁症 那是我唯一不傷心的時刻 我恨我的躁症 他總是讓我鬱症時後悔 大家怎麼看待自己的躁鬱症 我對我的躁鬱症有很矛盾的感受
13
留言 33
文章資訊
共 33 則留言
輔仁大學
我們憲哥說過 憂鬱症就是不知足 反面來說 躁鬱症就是太知足 你就不知足一點 就沒問題了
輔仁大學
我已經快一年了 最嚴重躁症發作時,鬱期來臨非常後悔自己做的事,雖然覺得很累,但是努力撐過一段時間後會發現自己變得更不一樣,慢慢成長的感覺,也謝謝精神疾病才讓我自己可以慢慢認識自己
國立成功大學
sticker
長期處於鬱期的我~好幾次在腦中吶喊著:「還給我躁期拜託🥺,就算只有一下下也好。」。 這輩子目前只發生過一次輕躁,對那段時間的喜怒哀樂早已遺忘,但我懷念那時候的「動力」,足以應付現在一個月的工作量了吧!可以不用睡覺,像個超人一樣,同時執行不同任務,完成度也都不算太低。 然而,有時候也會懷疑,那時候是不是預支了太多的動力,導致後來這數年來自己多是精疲力竭的樣子,到底大腦是否被傷到,也成了自己心中很大的疑問。 這些年相處下來,若採取「戰或逃」的模式,我大多選擇逃,至少這樣好像可以和它和平共處多些時間,麻木的自己也比較不會做出一些危險的事,只是回過頭來常常很感嘆這段日子除了痛苦外只剩下空白的回憶。 從抗拒到漸漸接受,我仍然在學著接受這就是「上天給予自己的禮物」的路上,教導著自己能更同理與溫暖。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躁鬱症+1 我之前一直想好起來 後來才慢慢放下這個想法 醫生說要一直吃藥下去 我也是認了
sticker
躁鬱症,九年,已經做好不生孩子、吃一輩子藥的心理準備了。
東吳大學
如果方便的話,想要知道大家躁症發作會出現哪些舉動?我是被醫生說有躁鬱症的傾向但沒有被診斷。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國立政治大學
B0 我的家人也有嚴重的躁鬱症 到需要住院的程度 只是目前他非常抗拒 能問一下對於躁鬱症患者來說 怎樣的陪伴是比較有效的嗎? 真的很希望自己的家人能趕快恢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