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 PO - 靜宜大學 資訊傳播工程學系
B16 事情是長這樣,我跟前一篇相同的地方是,我們都只聽一方的解釋。 但我們不同的地方是,對方除了說法,完全沒有任何佐證,而我在現場拍攝跟調查的結果至少大禾老闆的說法跟現場並沒有任何衝突,同時吻合其他人看到的現象,像是「賠償私用公電」、「被叫去把髒油倒掉」都可以得到解釋,初步舉證上已經勝過單純靠說法。 至於像你說的需要再針對其他利益人做舉證確實是應該的,但這份工作就不是屬於我的了,而是上一篇的發文者,因為我在這個事件扮演的角色是,證明「他們不能證明老闆有做」,而不是證明「老闆沒做」。 因為只要他們不能證明老闆有做,這個話題在最一開始就不會出現,就像警方不會去調查一個完全沒事的人看他有沒有犯罪一樣,有點像是「我說你是小偷,沒有為什麼,你如果不是,請證明給我看。」,這個例子本身是很奇怪的。 所以確實想要知道真正的真相,應該要問過所有利益人,但是這不是我的工作,我去做完也沒有好處,如果哪天我開始以「靜宜學餐的健康衛士」自居,我就會去做。但今天我只是「看到老闆被沒有舉證的抹黑,想幫忙的常客。」,目的只是摧毀抹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