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 PO - 靜宜大學 資訊傳播工程學系
B22 事情並不是只聽老闆的一面之詞這句話是對的,可是你可以看一下 B19 的回覆, 「我說你是小偷,沒有為什麼,你如果不是,請證明給我看。」 ,我這篇文主要是對於前一篇的指控進行解釋,我是在說上一篇不應該因為一些風聲,像是「大禾被叫去到髒油」、「大禾因為私用公電賠償其他店家」,就直接說老闆用髒油做食物給同學吃、老闆偷偷接靜園公電,如果並不足以指控別人做壞事,自然也不應該要求別人無故證明自己清白。 當然要證明也可以,就是像你說的一樣,性騷擾教官室問,黑油應該要問學校的稽核單位我不知道是不是健康中心,然後有沒有偷電應該要問靜宜的管理人,但問題是,憑什麼是我應該要去證明大禾有沒有問題,而不是指控者去證明老闆真的有「是小偷」的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