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前的我,升高中的暑假有點無聊。
其實我已經想不起來確切的時間點,忘了是自己為了考試來看書,還是陪人來看書準備考試。
總之,圖書館就是個看書的地方。

而我到了圖書館依然無法控制自己腦袋已經完全失神的狀態,今天完全是個不想讀書的日子,好想玩啊...

館內相對連排的長桌,可以讓人輕易的觀察陌生人的閱讀狀態,有人睡覺,有人按著手機,有人認真的讀書。

漫無目的的張望著,相較之下我隔壁的朋友多麼認真,但我還是止不住想找樂子的念頭,都怪旁邊的阿黑沒事找我來這邊幹嘛?

斜對面的女孩突然騷動了一下,欸?
我偷偷的觀察對方的模樣,
嗯...瘦瘦的,臉蛋白嫩吹彈可破,看那身材...好像有點胸狠?長得滿可愛的耶!

霎那間我精神抖擻,整個被她的可愛震懾啦!

圖書館是個安靜的地方,不適合在情緒高亢時和身旁的人交頭接耳,紙條便是最好的溝通方式。

馬上從書包拉出一張皺摺的白紙寫著:「欸 你看斜對面那個女生~~是不是很可愛🤣🤣」自己覺得別人可愛還不行,一定要獲取認同啊啊啊!
我們家阿黑用一種極其厭世又無奈的眼神白眼了一番:「我覺得 好像真的不錯耶 你要認識她嗎?」
天啊啊啊啊啊啊!看來不是只有我覺得可愛欸!太棒啦,但...ㄜ我好像很少這樣搭訕人家,我真的要做嗎?啊?

當我還在猶豫不絕應該如何開頭我的紙條時,不知道在哪一刻,那女孩默默的收拾並離開了。

回過神時發現大事不妙,我內心嘶吼著,用著極其悔恨的表情瞪著阿黑,怪他為什麼沒幫我注意她跑掉了!
只見一旁阿黑聳聳肩:「誰叫妳猶豫不絕?要看書不看書,要搭訕不搭訕的」

殘念、烏雲籠罩的我,根本就不想再回到這個傷心地啦...

回到家中的我,躺在床上千頭萬緒,腦中不時浮現圖書館女孩的模樣:「不行啊...根本沒有力氣了,好煩,怎樣才能再遇到她?」然後我就睡著了。


隔天早上收到阿黑的簡訊:「我們先來圖書館囉!」猛的一身彈起,欸??我今天要去嗎?乾我超怕落空啊,他沒去我不就很傷心...
這時也不管唸不唸書了,我跪在床上哀求著:「幫我看她有沒有來....有的話我就去!」
「喔 好啦」阿黑回的簡短。
「所以有嗎?」
「嗯..我剛剛繞了一圈沒看到欸」
「她長得樣子妳不會忘記了吧?就很可愛,長直髮,然後身材...很好哈」一個不小心又陷入了幻想。
「我記得啦!難得看到妳對一個人那麼莫名其妙又神經病,我知道她的樣子,看到在跟你講」
「好!!!拜託了嗚嗚嗚...」
於是阿黑成了我最後的希望,但是大家都知道的,圖書館本來就來來去去,妳也無法保證有誰會在哪天出現,於是我等了一個早上和下午。

落空。

「所以妳明天還會去嗎.....感覺遇不到了」我喪氣的傳著簡訊做最後的掙扎。
「我還是會去啦,反正如果有看到我會跟你說」
「好........」悔恨如我,只能空躺在房內呻吟(嗯?)

隔天一早,生理時鐘莫名的拉醒了我,然而第一件事情不外乎:「欸!你今天去圖書館幫我看一下,有的話我就衝過去啦!」

滋...(手機震動)咦這不是阿黑嗎?怎麼打來
「喂~欸我跟你講,她今天有去欸欸欸欸」阿黑的氣音帶著興奮的語調。
「靠!我要去,等我,欸欸欸等等,你幫我....坐在她斜對面好不好,然後幫我佔位置,近一點沒關係哈哈哈哈」完全止不住笑意的我,真的快飛天啦!
「好啦我去佔位置,你快點來,我怕她又走了」
「幫我盯著!保持聯絡掰掰」

然後我就一路飆著我親愛的腳踏車疾行,邊思考著等下要用怎樣的開場白認識她,
「可以認識你嗎?」
「妳好可愛」有點像變態。
「可以跟妳要電話嗎?」
「上次有看過妳耶,你好」
想到這裡思緒又飛了,天啊我到底在幹嘛,講個話都不會講,像個白癡一樣。

「呼...好喘,終於到圖書館了」然後我撥打了電話給阿黑「欸我到了,我要現在上去嗎我好緊張」語調充滿忐忑。
「白癡哦,快上來掰掰」掛我電話欸!

對著路邊的汽車整理了頭髮,又在館內一樓的廁所解決內急,反覆照著鏡子觀察自己有沒有一絲不得體:「我應該沒很臭吧?看起來也沒流汗,啊啊啊」好!萬事俱備。

一上樓,明顯看見阿黑的背影,徑直的朝他走去,但越來越靠近,我發現似乎有什麼不對勁?



「媽呀!阿我不是說佔在斜對面的座位嗎,乾到底為什麼是在正對面的空位啦???近一點也太近了吧啊啊啊」我內心的小劇場簡直天崩地裂,這驚喜也來的太大了吧。



阿黑你很好,我快閃尿了。

分享我荒誕的青春期🤡

共 3 則回應

1
1
B1 😆
0
阿黑懂妳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