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查理跟奴比-6

2018年7月5日 03:51
查理跟奴比-5
大家好,我是查理,跟大16歲的奴比是師生關係,/,「dear」奴比因為求學期間長年住在國外的關係,常常用英文打訊息。雖然可能dear這個詞再普通不過了,但第一次這樣叫我的時候還是心動了。/,「謝謝你」奴比忽然傳來訊息,沒頭沒尾的,不知道為什麼。
大家好,我是查理 跟大16歲的奴比是師生關係 / 第二次施行自殺計畫是在3/1,對,我因為上次的失敗而第二次嘗試自殺。 另外提及,非常對不起,這是憂鬱症患者可能無可避免的念頭,但目前已改善,大家不用太擔心。 那天因為班上一起的參訪活動而跟奴比一起外出,全班一起在屋頂平台參觀,周圍的氣氛嬉鬧喧嘩,沒有人在注意我的真實意圖。 原本高度約110公分的女兒牆,因為花台的關係,能夠擋住身軀的高度轉為大約50公分,我踩上花台一路沿著邊靠近女兒牆,趴到牆邊緣,是一個一墊腳就會翻下去的高度。 我環顧四周確定沒有人真的在顧慮我的安危,一邊思考著在班上同學面前跳樓自殺會不會是太戲劇性的死法,我脫下書包穩穩的放在花台邊,再度望下看,14樓的高度,街上的人快要變成螞蟻一樣。 「下一秒,就是下一秒,下一秒就可以終結我的痛苦,我不用再活在地獄了」 準備墊腳的我心裡暗念著。 「查理下來。」聲音從後面傳來,無法利用那個聲音去辨讀她的情緒。 「嗯...」我回頭一望,眼前是帶著擔心神情的奴比。 從花台下來後我們什麼話也沒有講,奴比也沒有問我什麼,後續的行程也沒有走在一起,之後我們兩個誰也沒有再提那天的事。 雖然什麼話也沒有講,但我心知肚明,奴比知道我那天想自殺。 / 我說過了,我的命是奴比撿回來的。 / 奴比總是忽冷忽熱的。 我想這是難以避免的事,一旦這段關係有了除了師生以外多餘的想法之時。 奴比的撒嬌,奴比的冷淡,奴比變化多端的情緒我都全盤接受了。 其實相較於傳訊息,跟奴比面對面來往的時候更有溫度一些。 對於人情緒的辨讀如果單純從文字上去解讀通常都會走向過分的鑽牛角尖,雖然我無可避免的在這些鑽牛角尖下得到傷害。 我喜歡注視著奴比的眼睛,細長的睫毛,閃爍的眼神,我總覺得看著對方講話才能更完善的去解讀對方的心思,但即使奴比在現實生活中以誠摯的眼神跟我互動,也敵不過在訊息裡冷淡文字回覆產生的餘韻。 沒關係的,奴比一直都向著他方凝視,我也覺得燦爛奪目,無法自拔。 / 我想比起其他人,奴比真的已經花了很多時間在我身上了。 每一次我心裡冒出想要留她在身邊,叫住她的念頭都讓我渾身疼痛,罪惡深重。 / 在上奴比的課時,悄悄的開了手機裡的錄音功能,把奴比的聲音錄下來了。 以後沒有奴比在身邊,睡不著也不能驚擾奴比,至少奴比的聲音可以讓我安定下來。 從來沒有一個人會跟奴比一樣記住我禮拜二回診,禮拜五諮商。 沒有人會跟奴比一樣在知道我睡不好的情況下在睡前溫柔的傳sleep well的訊息給我,對我的一切影響都在我呼吸的每一刻發酵。 在瞭解我人生大部分的黑暗,也願意擁抱我。 / 每次用單眼紀錄生活,都會把有拍到奴比的相片傳給她。 奴比喜歡的話就會格外開心,她很喜歡看我拍她的照片。 在小小的視窗裡裝著小小的她,在小小的視窗外站著大大的我。 每一張看起來不經意拍到奴比的照片,都含著我在意的對焦。 隔著一台相機,我把我的喜歡框在相片裡,奴比的身影也被框在相片裡。 這是少數我可以留得住的東西了,即使我留不住她。 / 在夢裡有很多間房,我如無頭蒼蠅般開了所有的門,連結了記憶裡各種生活場域。 外婆的房,舊家陽台,書房,書店,歇斯底里的母親,焦慮症發作的外婆,勃然大怒地的父親。 最後一個門,開了。 是滿身是血的奴比倒臥在地。 我衝過去的那瞬間夢便斷了,帶著滿臉淚水。 「老師,求你一定要平安不要受傷好嗎。」剛脫離夢境卻沒能脫離恐懼的我傳了訊息給奴比。 這個沒頭沒尾的訊息換來奴比的抱抱貼圖。 / 奴比跟我的共同嗜好是吃小熊餅乾一邊觀察上面的圖案。 一個一個的拿出來,一邊討論這個圖案有沒有看過,上次買了家庭號的小熊餅乾給她。 奴比的眼睛簡直發出雷射光了。(笑) 奴比是喝了一點酒就會臉紅的體質,雖然很會喝。 查理是喝了即使半瓶紅酒也面不改色的體質,而且很會喝。 我拿了冰箱裡的啤酒,順便開了拉環,遞給奴比。 奴比要喝酒我都那樣幫她開好或倒好。 在查理面前我並不太喝酒,即使喝了也不會讓自己有醉意免得誤事。 我好想好想一直這樣寵她。 / 七年來地獄般的日子,我遇見了天使。 誰都不能阻止我保護她。 / 過去的事情繼續紀錄,最近的事情下一篇應該就會交代。 歡迎留言謝謝。 來日相見。
愛心
129
.回應 11
共 11 則回應
1/
2/
3/
4/
東吳大學
中山醫學大學
玄奘大學 企業管理學系
耕莘健康管理專科學校
國立高雄海洋科技大學
義守大學
看完我覺得奴比擺明就對查理沒有喜歡的意思啊! 她只是因為你有重度憂鬱所以對你特別小心翼翼吧! 但你參雜了很多自己的想像在裡面,你想好好愛奴比....但人家真的有需要你嗎? 文章中我感覺不到現實世界,大多是原po自己角度的觀點,我也是相差很多歲的師生戀,但老實說我跟我家老師的相處跟其他所有情侶不會有任何差別。
B7 痾我知道奴比沒有喜歡我 也知道奴比沒有需要我 所以你說的我都認同喔 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跟奴比在一起 我在第一篇就有講到了 只是一個單純查理喜歡奴比的故事而已 這些篇幅的情感擴張都是文字堆砌出來的 如果妳覺得有過多的想像估計是在網路上寫文章帶來的效應吧 我比誰都還要更認清現實。
義守大學
B8 我有看過到你第一篇的聲明哦! 只不過,我一口氣從第一篇看到這篇覺得:這可能是你在鬱期的想法而已。 奴比真的只是怕你哪天又跑去自殺才這麼小心翼翼,拜託有學生要在我面前自殺耶!!! 看到都嚇死了誰知道講錯話你會不會又怎麼樣囧~ 所以很抱歉恕我沒辦法對文章產生共鳴😅 👉🏻從來沒有其他人願意這麼關心我:因為她怕你哪天出意外教職員一起完蛋。 👉🏻奴比的文字總是忽冷忽熱:沒有,人家只是努力在憂鬱症學生跟師生關係中分清界限。 👉🏻奴比現實對我比較好:誰知道真的講錯話你會不會發生什麼事啊? 之前在上班時也有一位重憂同事,大家都知道他生病了所以會保持平常心但特別體諒他,結果他就誤以為某位男同事是要跟他當好友,說要跟著人家一起去念同一學校同一系😱
B9 我是不會那麼自作多情啦哈哈也不是死纏爛打型的(? 奴比之後會離開我的生活圈我應該就會淡出這段關係了 但在還沒憂鬱症前就在網路連載文章的人來說 這就像寫小說一樣 即使是真人真事也會用一些手法替換掉以保護當事人 我也知道奴比的反應源頭有很大部分是上述妳提出的那些 這就是為什麼 我很討厭依賴其他人的原因 因為她們給我依賴對我而言是在傷害她們 我的故事妳沒辦法產生共鳴我很遺憾 也謝謝妳點出這樣的想法 話說雖然可能以妳的了解憂鬱症患者呈現的狀態大概就是失去社交能力或是過分依賴,造成周圍人生活壓力等不好的作用。 但其實每個人在憂鬱症的狀態都不一樣,也會有能動性很高的患者,真正與她相處的人是我,我做到哪裡我自己知道,奴比很多事情不用做的她還是做了,我也在憂鬱症逐漸緩解的過程中逐漸脫離對奴比的依賴,從來不是求安撫的狀態,這個病都困了我那麼久,我也知道要怎麼樣跟它共處了,奴比也只是輔助我度過的一個天使,我的生活圈還有很多朋友在陪我度過。
來,久違。
馬上回應搶第 12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