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查理跟奴比-8

2018年7月17日 03:15
大家好,我是查理 跟大16歲的奴比是師生關係 / 跟奴比睡在一起的那一夜,晚歸的我一回房變看到穿著黑色蕾絲緞面連身裙的奴比坐在床上。 我看的第一眼簡直驚呆了,立刻把頭撇過去。 「老師洗好了嗎?」我把視線放在自己的行李袋上。 「嗯洗好了你也趕快去洗澡吧。」 「我覺得這樣犯規,她怎麼可以穿得那麼性感」我腦裡浮現了這樣的話。 面無表情的進浴室洗澡,出來的時候奴比已經在抬腳了。 黑色蕾絲裙擺一路從大腿一半滑落到根部,一整雙腿都露在外面,纖細的雙腿束得直直靠在床頭,還有奴比的香水味。 「不行。我是血氣方剛的年輕人耶奴比怎麼這樣對我,不會覺得我會有事嗎」我在心裡呢喃著。 心跳加速。 我坐上床,小心翼翼的。 「對不起這個姿勢很醜哈哈」抬著腳的奴比笑著說到。 整個一起躺在床上的過程都不敢直視奴比的身軀。 彷彿看了會被石化一樣。 剛好看到所住城市在午夜有遊行直播,床很大原本我們隔得有些距離。 我一個翻身翻到奴比身邊給她看影片。 我們兩個躺在同一個枕頭上,我悄悄的偷瞅了奴比的側顏。 奴比的眼眶被床頭燈照的溫潤閃爍,淺淺的細帶狀,睫毛很長很翹。 我故作鎮定的回到原位。 心也被勒緊到原位。 / 那一夜的相互耳語,小聲的呼喚,奴比的呼吸聲,安定的一句晚安,我一夜無夢。 / 清晨睡醒的時候看到奴比把自己用棉被裹成小小的一團,床很軟奴比身軀又小,簡直陷在床裡了,我拉了一點我的棉被過去她身邊。 我提前了洗漱的時間,把洗手台上自己的盥洗用具收拾乾淨,奴比睡醒以後便可以獨享浴室用了。 / 在接駁捷運上奴比為了想錄上去山城的光景,放開了抓緊握桿的手,一晃一晃的。 原本站在旁邊的我,扶了她的肩膀讓她輕靠著我,讓她能穩著腳步好好錄影。 奴比好像早料到我會扶她了,我沒有問她需不需要扶,她也就習慣地靠在我身上了。 / 奴比的缺點是想得太短,想得不夠完備,或是她並沒有準備好那麼為我著想。 而我為了這樣的她,難為的說了好多謊。 我討厭這樣的自己,也討厭明明知道我為她說謊卻不懂得感謝或抱歉的奴比。 此刻的悲傷,癱軟在床上的我,僵硬不堪的表情,用鏡頭紀錄的奴比,所有的東西都是截斷而破碎的,情感是斷裂而矛盾的。 感覺真實的自己跟屈服於喜歡的自己逐漸脫節,喜歡一個人一旦失去自我,便沒有意義了。 / 底片相機的轉輪喀喀作響,我轉好了底片。 「老師我用這個幫你拍一張吧。」 「好啊每次都自己來都沒有人幫我拍....」 「之後洗出來再寄給老師」 喀喳一聲,奴比的笑靨使我怦然。 / 想說的話如鯁在喉,我什麼話也沒有講出口。 暗夜之下的耳語,一句話都不屬於我最想說出口的話。 「我捨不得妳離開我。」我看著奴比的睡顏。 / 趁著狀況好的時候很快速的紀錄下一些已經發生的事。 使我疼痛的地方遲遲寫不出來,可能不會寫了。 謝謝你們的安慰 希望來日無恙。 祝大家幸福。 來日相見。
愛心
117
.回應 5
共 5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6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