祕史沉

2018年8月2日 23:17
「喂,南科分公司你好?」電話響了三聲不到,對方馬上接起電話,聽起來是很溫柔的男聲。 「喂,不好意思,請問是許主任嗎?」邊說著話,我的手心忍不住滲出汗。 要跟南科分公司的主任興師問罪——這可真是考驗我的嘴上功力,我還只是個「組長」這種小職位的嘍嘍呢,跟「主任」大概差了兩個層級,哪敢興師問罪啊?偏偏我的主任硬要我打這通電話,有時候我真懷疑她是不是在整我? 「啊,是,我是。」對方頓頓,「請問您是……鍾小姐嗎?」 「咦?你怎麼知道?」我愣住。我與對方可是沒見過面、也沒通過電話的,他怎麼會知道我姓鍾?重點是,他怎麼會知道我要打給他? 「唉,剛剛妳主任剛打來過呢。」許主任笑起無奈。 我主任剛打去過? 剛剛她明明還氣急敗壞地要我打給南科分公司,問問他們為何舌面敷料的檢測數據如此怪異,結果她卻比我早一步連絡上許主任?既然如此,當初她自己打去問不就好了?還叫我打是哪招? ——不過其實仔細想想,這一點也不意外,因為她一直都是讓人捉摸不定的女人。 「這樣啊,」我頓頓,「那所以,許先生有跟Ms.陳解釋過了嗎?」 「有呀,總之就是,儀器有做過校正、操作人員也有經過檢核,所以我們也不清楚為何數據會如此怪異;但是我們沒注意到數據怪異就寄給妳們,我們的確有過失。」許主任笑起歉疚,「還被她質問了一番呢,真是抱歉,造成妳們的困擾。」 「沒、沒的事。」我忍不住紅起臉。 我幾乎已經可以想見Ms.陳在電話中對許主任狂飆、咄咄逼人、語不驚人死不休、挑三揀四還一句話都不容許對方插嘴的模樣。 「那數據我們這邊會再重作,屆時寄出後,再通知鍾小姐您嗎?」 「是、是的,麻煩您了。」我趕緊答腔。 掛掉電話後,雖然對於Ms.陳在外咆哮覺得丟臉,但我依然忍不住鬆了口氣——畢竟有Ms.陳出馬,我就少了許多階級上的壓力。 只是聽聞剛剛許主任的說法,依照以往的經驗,Ms.陳現在應該很不爽許主任如此不負責任的發言——「他們也不清楚數據如此怪異」?太好笑了,他們不清楚,還有誰清楚?這種推諉的說詞可是Ms.陳的大忌。 正想著,電話在此時尖銳地急響起來,嚇得我把手上的奶茶潑到了身上。 「喂?」我狼狽地接起電話,一邊抽幾張衛生紙擦拭身上的奶茶漬。該死,這下看起來真像拉屎在身上。 「Apple,妳不用打去問許老頭了喔!我剛剛幫妳打去說了喔!」是Ms.陳,讓我十分意外的是聽起來心情還很好。 「嗯,我知道,剛剛許主任有說了。」看著衣服上那一大片的黃漬,我放棄了。 「喔?他說什麼?」Ms.陳好奇。 「他說妳把他質問了一番,讓我有點尷尬。」 對,Ms.陳就是我的部門主任,也是我的上司。 其實大家一開始都稱呼她為「主任」,但她很討厭被叫主任,說她都被叫老了,所以她強迫大家改叫她Ms.陳;久而久之,全公司上下大家都知道她就是Ms.陳,除了因為稱號很特別以外,更多的,是她太多太多,說不完的事蹟,與那怪異又嚴厲的性格。 ——說她是怪咖,都還算是稱讚吧? 「那臭老頭告狀屁?自己做錯事還敢告狀?拜託!那種數據他敢拿出來我還不敢看呢!他還敢告狀?信不信我明天殺去南科好好看看他們怎麼做檢測的!」Ms.陳開始連珠砲似。 「不是啊,妳對人家那麼兇做什麼?」我皺起眉。我一向很討厭人家大吼大叫、咄咄逼人、說話硬要佔上風,偏偏Ms.陳根本是這些形容詞的綜合體。 「今天要不要一起吃晚餐?」 「妳不要岔開話題喔,我問妳為什麼要對人家那麼兇?等等許主任不爽,故意拖延數據給我怎辦?」 「那我就再打電話去罵他。」 「……妳別鬧了。」 「我可沒在鬧。」 「好好好,我知道妳沒在鬧。」我不得不投降, 「所以今天妳不用回家陪小智嗎?」 小智是她的大兒子,今年剛升上國中一年級。不同於他老媽子在公司呼(ㄑ一)風(ㄧㄚ)喚(ㄉㄚ)雨(ㄐㄧㄚ),小智在學校似乎被霸凌地很嚴重,導致Ms.陳常常都要下班立馬回家陪她的可憐小智。 「不用啊。」 下一秒,她對著話筒外喊話,「找我?等等喔!」接著又對話筒這兒的我說話,「給我的女朋友做決定吧,愛妳!」 語畢,很沒禮貌地切斷了電話。 我則是愣在原地。隨後不禁嘴角彎了開來。 好吧,雖然Ms.陳性格怪異又很愛亂兇人,還是我的機車長官,但,她卻是我的女友。 「我的女友」。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
153
回應 10
文章資訊
188 篇文章2288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94 則貼文
共 10 則留言
逢甲大學
Apple 的故事欸😂
國立成功大學 物理學系
會在粉專連載嗎?
B4 看靈感及反應熱烈程度再來決定🤣🤣
國立政治大學
推艾比
國立高雄海洋科技大學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