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查理跟奴比- 番外篇2

2018年8月22日 21:31
查理跟奴比- 番外篇
大家好,我是查理,跟大16歲的奴比是師生關係,/,原本篇幅到第八篇便停止了,但跟奴比的關係沒有如預期般結束,所以趁著精神狀況許可的時間上來交代近況。/,最靠近現在的結局。憂鬱症第289天。我緊緊地抱住奴比,什麼話也沒有說。
大家好,我是查理 跟大16歲的奴比是師生關係 / 「你現在有空嗎?可不可以出來陪我晃晃?」奴比的訊息跳出螢幕。 上一篇提及的訊息,結果收到訊息晚上我並沒有跟奴比出去,因為種種原因。 / 「查理妳可不可以來接我,我沒帶雨傘」 「噢好啊老師等等去妳家樓下,十分鐘後到」 在國外生活的日子,是我跟奴比住最近的時候,只隔了兩條巷子遠,走路大概兩分鐘的距離。 來我們家吃飯也都會送奴比回家。 平常整個夏季幾乎不下雨的城市那天早晨下了傾盆大雨,城市陷入了一陣潮濕。 我大步跨過三個水坑,腳步加快,一晃眼轉進奴比住的那個巷口,看到奴比一手伸出來試探雨勢,一邊露著八字眉。 奴比看到我便笑了,走到奴比面前,我把手上的雨傘給了她,另外把書包裡額外帶的小傘拿出來撐。 「我以為妳只有一把,要一起撐的說。」 / 「太依賴老師了,我真的好討厭這樣」 這句話我不知道跟奴比說了幾遍。 那天長期追蹤的作家在社群網站上面問什麼是依賴。 我腦裡浮現的是奴比,不是父母,不是朋友,是奴比。 直接了當的。 我想奴比就是我的癮,我離不開,閉了眼第一個會想念的事物。 / 「如果真的在學校哭的話一定要去找J,不要一個人待在家哭。好嗎答應我?」 奴比千叮嚀萬交代的。 / 母親常常半夜罵我,罵完會把我關在小房間裡反省。 我不喜歡被關在裡面,那種全世界只有我一個人浸在眼淚的感覺。 我有輕微幽閉恐懼症,無法一個人搭電梯也是這樣形塑的。 母親不恰當的對待不只在肢體上自由上,更是心靈上的。 / 回到台灣的這兩個禮拜卻見了奴比三次,出乎預料的。 奴比坐在對面的時候,我的視線從奴比髮流分線旁總是會出現的小呆毛到奴比的眼眸,一路到奴比輕放在桌上的手。 / 視線其實跟攝影時焦點的游移是相同的,可能這樣才會喜歡攝影。 只有在那個小小的窗景裡,才能革除掉我所有不想面對的東西。 只有在那個小小的窗景裡,才能珍藏我愛的物與人。 / 陽光透進博物館的室內,奴比的髮絲被映照得成為金黃,博物館因為是廢墟改建的,室內空間迷漫著一種塵土味,角落的磚牆還有各時期增建的痕跡。 看著她的背影,腦海裡播著no one told me why的背景音樂,舉起裝著35mm定焦鏡的單眼,些許的旋轉鏡頭,大約35度,焦點對在奴比的髮尾。 「這裡的光線真的好美,查理」奴比回頭跟我說。 / 「我如果闖禍了回不了家的話老師一定要收留我喔」 奴比最近在找房子,但看了很多間都沒有理想的。 「房子全部共估了」奴比沮喪的傳來訊息。 「都沒有看到適合的嗎」我問道。 「都有不是很確定的狀態所以最後想一想還是不要勉強」奴比說。 我傳給她一些其他她沒有看過但其實居住環境頗佳的區域,稍微幫他看了交通方式跟抵達學校的時間。 「老師祝你早點找到好房子」 經過安撫我們互道了晚安。 「晚安晚安,my angel」 / 「要不要來找我?」奴比的訊息傳來。 「今天?」我疑惑的問。 「yes, right now」奴比說。 我以為奴比說的是開學後我再回家的時候才要再見面。 沒想到她說的是今天。 「大概半個小時到」我答應了。 「take your time」 「老師我到了」 「我出去接妳」 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習慣彼此的,現在才意識到我們說話變成那麼自然的模式,講電話也是。 走過透著微弱光線的長廊,到了奴比的新辦公室。 門關起來,又是獨處時間。 / 明明說要叫我幫忙想如何配置傢俱跟動線的,結果討論沒五分鐘就採納我的意見。 被奴比拎出去喝咖啡了。 我們並排坐在靠窗的位子上,望著車水馬龍的路口。 我們講了好多話,問了好多問題,時而停下來,兩個人都望向窗外的景象靜默。 那是一個窗外的天色一直偏暗,以為會下雷陣雨卻沒有下的午後。 / 奴比找到住所了,真的是太好了。 希望她能度過這段焦頭爛額忙到不行的轉換期。 「貓頭鷹會守護妳的,因為是我送的。」 / 來日相見。 或者不見。 我也不知道查理跟奴比的故事會寫到什麼時候,總之隨緣吧。 大家抱歉了,沒跟之前說的一樣結束。 祝大家都能安穩度日。
愛心
102
.回應 8
共 8 則回應
看到你再次發文 真的很開心 不知道還會不會再看到 只希望你一切開心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
來日相見。 很喜歡妳描述妳們故事時的口吻,感覺妳是個特別溫柔的人。
喜歡你們的故事~
希望不會有結束的一天 喜歡看你們的故事 ❤️
東方設計大學 美術工藝系
期待能一直寫下去,很棒
喜歡你的文字 也感傷你的經歷 要加油喔 查理 希望來日還能再見
國立東華大學
喜歡妳的文章,來日再見!! 給妳們最好的祝福~
有點異常頻繁的發文。
馬上回應搶第 9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