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那天真的喝超多 已經瀕臨吐的邊緣 我就想說趴一下比較舒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