祕史沉2-18

2019年4月21日 10:40
前情提要
「借?怎麼借?」我變得冷漠。 「……。」她似乎感覺到我的判若兩人,便噤聲不語。 「說啊?怎麼借?」她的不語將我原本的憤怒值給激得更高。 「陪我睡一覺吧。」她幽幽地說。 ### 我剛關上門,冷不防被她從後面抱住。 她的柔軟大膽緊貼在我背上,我的腦筋立馬一片空白。 她的頭埋入了我脖頸,我可以感覺到她正肆無忌憚地、吸吮著我總頸動脈那豐沛血流帶動的高昂體溫,將我的氣味給蒸煮得特別顯味。 她的雙手有意無意地在我的腰間搓揉,那搔癢的感覺、與她吞吐在我敏感頸間的氣息,在在都使我在那安靜的租屋處中,聽到猶如天塌的巨響。 「嗯……」那騷動、那挑逗,使我的悶哼自主地自鼻間呼出。 幾乎在此同時,她所說過的話語清晰地響在耳邊。 「怎麼?親嘴有怎樣嗎?」 「天啊,妳不會因為一個吻就愛上我吧?這樣我會很困擾。」 「我會親妳,是因為我想安慰妳。」 我輕輕地往前踏一小步,離開了她的柔軟、與那快使我失控的索求。 「我、我要先洗手漱口……騎車很髒,哈哈哈哈。」 我都不知道我在說三小,總之我就是撇下她,自個兒逃進了浴室。 一進浴室,似乎深怕女魔頭破門而入(?),我趕忙把門上鎖,這才鬆了口氣。 但緊接著,我便看到鏡子裡,那雙頰紅到靠北的自己。 「媽啊,我到底在幹嘛?」我小小聲地對著鏡子裡的自己說。 「陪我睡一覺吧。」 那時她是這麼說的。 然後那時的我聽完,居然下腹一緊。 我當下不是很肯定女魔頭說的「陪我睡一覺吧」確切是指什麼,但應該就是陪她睡一覺的意思吧? 不然她都結婚了(雖然目前在處理她老不休的先生外遇事件)、而且我們兩個都是女生,「陪我睡一覺吧」還能有什麼意思啊哈哈哈哈哈………… 「幹!」我遮住臉。 媽啊,我怎麼會這麼單蠢? 從剛剛進門她那衝動的舉止,他媽的肯定、絕對、百分之一千不是只有睡覺! 我怎麼會真的以為只有睡覺? 又或者該說,我怎麼會假裝自己不知道、不懂所有這一切? 都怪她那要我餵飯的舉止、都怪她那唇、那舌、那眼神……都怪我那下腹一緊。 「鍾汐蘋,妳千萬、不要、他媽的給我做傻事啊。」 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幻想自己是鍾柔,給她目前正卵子衝腦的女兒諄諄教悔—— 的確,如果現在鍾柔出現,絕對可以讓我聖人模式大大大開—— 只是鍾柔他媽的絕對不會出現! 他媽的為什麼我今天不回高雄? 為什麼明天還是週末? 為什麼週五的夜晚總是如此漫長? 讓人可以做很多事的感覺? 「幹!別想了!」媽啊我都想一頭撞破鏡子了。 我努力地專心洗手、洗臉、漱口,順便把原本就擺放在浴室裡的家居服給換上了——只是內衣不敢脫,有外人在,總是不好意思咩。 「睡覺,就是陪她睡一覺。人家結婚了,還有先生小孩,雖然她先生老不休外遇,但絕對不要淌這渾水。切記,切記,切記,切記!」 鎮定了自己幾下、信心喊話幾次後,我這才走出浴室。 一出來便見女魔頭坐在地上,肩膀靠著床沿,原本眼睛閉著,聽見我出來了,便緩緩張開,那迷濛雙眼,加上她那頭長髮放了下來,看起來更是嫵媚。 奇怪,我好像頭有點暈。 剛剛幾秒前還在浴室裡的信心喊話,此時顯得搖搖欲墜。 「Ms. 陳怎麼坐地上?旁邊有椅子呀?」 我吞吞口水,拚命把自己的理智,凌駕在看著她撲香長髮的眼神上。 「褲子髒。」 她的眼神漸漸犀利,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 我怎麼覺得她那盯著我的眼神,像只獅子盯著貓看。 「我在家都把褲子脫了,才會坐上椅子。所以,妳要我脫褲子嗎?」 「Ms. 陳……不去洗手整理一下嗎?」 聽見她說要脫褲子,我嚇得趕緊轉移話題。 「好,說得也是。」 她輕盈地起身,我趕忙退到一旁,深怕擋到她老大爺的路。 「所以要換家居服?」 她經過我身旁時,瞄了我全身上下。 「喔、對!我等等幫您準備。」 對對對,人家是來睡覺的,總該幫人家準備個睡衣褲。 還好她比我小隻一點點,我的她應該也能穿,嗯嗯!真是太好了! 我趕忙從衣櫃抽出一套家居服交到她手上。 「嗯。」她接了過去,便轉身進浴室。 呼! 她一關上門,我又鬆了口氣。 我坐到書桌前,不消幾秒,我便決定打開實驗紀錄簿——我需要讓自己清醒清醒,而且實驗紀錄簿可以讓我有「女魔頭是金屬中心大長官」的既視感,這在今天這種怪異、下腹緊緊的日子特別合適。 只是,不出幾秒,浴室裡就傳來蓮蓬頭的沙沙灑水聲。 慢、慢著,女魔頭在洗澡嗎? 我還愣著,浴室裡頭已經飄出那陣陣我最愛的嬌生沐浴乳香味。 ……現在才幾點? 她那麼早洗澡,是想睡了嗎? 我看了手機,才七點。 她是打算等等就不出門了嗎? 還是老人家都是吃完飯就洗洗準備睡了? 等、等等,她那麼早洗該不會是因為……我剛剛是不是也應該要洗一下的? 「幹!」我凶狠地罵了聲,想罵退那纏繞在我下腹、讓我下腹不時發緊的色魔。 欸?好像真的有用?我忽然又清醒多了。 「beta-連環蛋白與左旋麩醯胺酸的比較試驗,經過前後共二十五重複的實驗數據,已經幾乎可以推定——beta-連環蛋白的促進味覺細胞再生能力,大約優於左旋麩醯胺酸百分之三十至五十。」 我不知不覺沉入了實驗的世界裡, 「所以,當我們確定要以beta-連環蛋白為商品的主成分,下一步就是要嘗試劑型——舌面敷料的劑型嘗試,是這件計畫最困難、也是最後的部分。」 舌面敷料。 這個當初看起來遙不可及的產品,如今已經剩下最後一哩路了。 我想起了當年第一次跟中華製糖接觸,遇見了周昕璇、林啟艾;想起了「黑糖案」爆發,我把陳廷禧送進法院、把周林二人送進金屬中心;想起了女魔頭空降金屬中心,把我的生活搞得忽冷忽熱…… 「在研究實驗?」女魔頭的聲音冷不防在我身旁出現。 ———
48
回應 15
文章資訊
188 篇文章2288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94 則貼文
共 15 則留言
淡江大學
B1 靠北又是妳!!!!!
國立臺北商業大學 應用外語系
卡😍
國立中興大學
怎麼卡在這裡啦🤣🤣
文藻外語大學 西班牙語文系
不對啊 怎麼卡在這裡啊
崑山科技大學
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比真的大放送😍😍😍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餐旅管理系
卡!
國立臺北商業大學 資訊管理系
齁啊啊啊啊啊 我要爆炸了!!!跪求2-19 👏👏👏
輔仁大學
推起來!!!!!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