祕史沉3-4

2019年5月2日 20:18
前情提要
「Ms.、Ms. 陳……不要這樣。」我居然落得求饒的境地。 「不要怎樣?」她離我好近好近,那一口口香氣像迷藥般噴到我臉上。 「不要……這樣。」我應該已經滿臉紅透,只覺得這裡天殺的真熱。 「怎樣?哼?」她開始不客氣的揉捏起,我的屁股蛋。 「!」我像被電擊到一樣,整個人倏地一震。 不同於那晚我的溫柔愛撫揉捏,她揉得相當大力狂躁,但那卻讓我更加興奮舒服;沒多久,我居然感覺到,下體有一股熱暖的溼潤黏膩,一直往外慢慢滲出。 我的體溫馬上迅速飆高——為了這混亂的一切、為了我下體的溼潤。 而她似乎根本沒有打算放過我,反而更進一步地,湊進我現在應該已經紅透半邊天的耳朵,朝那裡吹了幾口輕氣。 「等等、等等…………」我的雙手只能緊緊按住她的肩頭,想把她推開。 但用被正揉著的屁股想也知道徒勞無功——因為,我不只雙手漸漸癱軟無力,情慾也已經慢慢被她撩動了起來。 但是,這裡是女魔頭的辦公室、等等可能會有人闖進來……忽然間,腦袋閃入了她曾經說過的模範家庭、先生小孩、老不休先生外遇。 模範家庭、先生小孩、老不休先生外遇。 我忽然想起在「陪她睡一覺」的那晚、在那家海南雞飯裡面,她曾經說過的一段話—— 「……該原諒嗎?該撕破臉嗎?該跟孩子說嗎?我每天都陷入這樣的天人交戰,做哪一個感覺都不對、感覺都會有後遺症。……」 不知道,經過了這幾個月,她「處理」得怎樣了? 對,我們每天都會Line訊息、語音,但對於這部分,就像我的隱私一樣,都是我們不會去主動談論的話題——所以,若她還在婚姻關係裡,那我……算什麼? 更嚴重的,是我會不會因而揹負上妨害婚姻及家庭的官司? 想到這裡,聖人模式漸漸自我溼潤的下體復甦,手上將她推開的力道也大了些。 「不會有人。」她的聲音與鼻息依舊落在我的耳垂上,只是那噴在耳垂上的力道越來越重了。 「哼……?」 「不會有人進來——門鎖了。」我漸漸熟悉她近乎鼻息的聲音。 「門鎖了,門縫底下也有燈光啊!不會有人忽然來找妳?」我神智漸漸清晰。 現在的我,有千百萬個理由可以不要繼續這個辦公室性愛(哇,好刺激的名稱!),包括「彼此的妝會花掉」、「聲音會被外頭聽到」、「有鑰匙的助理會不會偷偷跑進來閒晃逛大街(不過我想她應該不會有這種狗膽)」等等等。 我到那時才明白,原來想做愛時,任何理由都不會是理由;但想拒絕歡愛時,還真是任何一丁點理由都會是重大理由。 「唉呀,妳真是聰明。」本以為女魔頭不會被我騙,但想不到她居然點點頭,接著便離開我,走去將燈光給調暗了。 我一找到空檔,立馬跳下了桌沿、趕緊將自己的衣衫不整給整好。 「還、還有,妳的妝會掉。」看見她折返、發現我已經整理好服儀,那一臉從不可置信到想把我殺了的表情,我連忙說。 她看了我幾秒後,只淡淡地點點頭、用手撥了撥方才差點失控的混亂瀏海,接著又走回去,將燈光調回原本的亮度。 我不知道她是故意的還是怎樣,總覺得這次她走得特慢,讓我可以在她背後看著她的姣好身材——細窄的雙肩、纖細的腰、與那副上次被我揉捏侵犯過的小巧屁股——不得不說,她的身材真的很火辣,讓我不禁想起那晚,她那挺著傲人上圍讓我開襯衫鈕釦、那僅著黑色底褲、跨坐在我身上的撩人模樣。 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居然有點為剛剛自己刻意打斷的情慾蔓延感到後悔。 「嗯。」她淡道,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妳剛剛說,人體試驗計畫書做好了?」 「是的。」 見她似乎已回復聖人模式,我趕忙將方才被我們隨手一丟的計畫書拾起,交到她手上。 「這計畫書是妳打的?」她翻了幾頁後問著。 天啊,那音調、那機歪表情恢復得也太快,我真的、真的覺得她有雙重人格! 「是……」我頓頓,不太曉得為什麼她會問出這句話,「只是,是參考周組長給我的範本。」 「喔?」她挑了眉,「她以前有做過人體試驗?」 「嗯,應該是。」我想起會議後,周昕璇那臭著一張臉將那本範本丟到我桌上的模樣。 「也是跟賴卓群?」 「……?」我愣住,沒料到女魔頭會再次提起這個敏感的名字。 「嗯?」她還在等我回答。 「我、我不清楚。」 「那我明白了。」她將計畫書闔上,「妳可以回去了。回去後,叫周昕璇來找我。」 「?」我沒有意料到她會這麼快叫我滾,我以為她要跟我討論這份計畫書。 又或者,我以為她應該不會對我這麼冷淡——畢竟,我們明明昨晚才剛開心地聊過Line,剛剛甚至差點就要上演令人血脈賁張的辦公室性愛…… 「有什麼問題嗎?」她見我還愣在原地。 「沒……。」我摸摸鼻子,自討沒趣地便要離開。 在我轉身準備離開辦公室時。 「對了。」她忽道。 「嗯?」 「這份數據有點怪怪的。」我看到她已經在翻另一本報告。 「喔?」我靠了過去,看了一下內容,這才慢慢跟上她,「這是……南科分公司那邊協助我們做的『味覺細胞增生試驗』數據?」 是的,之前女魔頭為了要載我回高雄老家、而刻意把周昕璇支開去南科分公司出差那次,周昕璇好樣地在那次談成了一個協助案,就是擔任我們母公司這邊「舌面敷料開發案」的重複試驗機關——亦即,我們將實驗流程標準化為protocol後,還要由南科分公司的實驗室照本操課,直到確定他們那方的誤差值也不大於百分之五,這次實驗的數據才算成立。 「對。」她點點頭,「他們調配的濃度似乎不太對,是怎麼一回事?」 「嗯……」媽啊,她問我,我問天啊?我看起來像南科分公司的人嗎? 「妳打電話去問問他們主任。」接著一道聖旨就這樣劈在我頭上。 「蛤?」我的下巴掉了下來。 打電話給南科分公司主任? 女魔頭是不是忘記我只是一個小小小組員?這對口會不會等級差有點多? 「這實驗妳做的,妳最清楚。」她似乎知道我在想什麼,「而且等等周昕璇就要來找我,應該沒空打這通電話。所以,妳就打去問問是怎麼回事、然後要他們再重新做一次實驗。」 「……。」 三小?我這個小咖組員,不只要打去問他們主任為什麼數據這麼怪,我還要命令他們他媽的再給我重作一次、這個他媽的要耗時半個多月的實驗? 哈囉?我有聽錯嗎? 「情侶之間互相幫忙一下,不是應該的嗎?」女魔頭不爽地皺起眉。 「蛤?」我愣愣。 我有看錯嗎?她皺起那三小眉間皺褶? 我有聽錯嗎?什麼「互相幫忙」?什麼……「情侶」? 情侶? 我還有點反應不過來,她已經用她那修長食指,點了一下我鼻頭。 「我的小女友,幫我一下,好嗎?拜託?」她邊說,邊微笑起那迷人冷笑,那細長手指移動到我唇上,也輕輕點了一下。 「……。」我感覺到我石化了。 「怎麼?還是,妳覺得我們不是情侶?」她忽地臉一沉。 「沒、沒……」我忙道,深怕惹她不開心。 媽啊,雖然這個「情侶」來得又快又急、雖然我根本沒想到要跟她變成「情侶」、雖然我們不是情侶卻兩次差點走火……但我這收不回的嘴角是怎麼回事? 「好了,妳快去聯絡吧。」她似乎看到了我那怎樣也收不回的上揚嘴角,竟又臉一沉。 「喔……」我永遠趕不上她分裂人格的轉換速度。 ———
51
回應 13
文章資訊
188 篇文章2286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91 則貼文
共 13 則留言
文藻外語大學 西班牙語文系
這次換我∠( ᐛ 」∠)_
中國文化大學 法律學系
可惡沒搶到
國立臺北商業大學 應用外語系
卡 不知道等等怎麼上班了…QQ
期待實體書啊啊啊啊啊!
崑山科技大學
真可愛
朝陽科技大學
喇起來!!!!!
東吳大學
崑山科技大學 資訊工程系
耕莘健康管理專科學校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