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交通大學
拍拍你 我自己從幾年前就很努力地找機會給家人洗腦,讓他們不要歧視少數族群(同性戀、更生人、外籍移工、弱勢族群…),在同志議題上剛開始遇到了大挫折,但到了現在感覺有所進展,至少我媽她不會用偏激厭惡言詞談論同性戀了… 話說你有另一半就不再是母胎單身了…(來自真•母胎單身的糾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