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看板資訊
板規設定
板規與違規項目設定
站規之禁言天數設定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



「老師早!」





隔天,當我抵達實驗室,曾雨林已經在神清氣爽地吃著早餐。

「早。」看到她居然比我早到實驗室真讓我意外。

「哇!看老師穿這樣好不習慣唷!」她毫不避諱地看了我全身上下。

「妳穿這樣我才不習慣吧。」

只見她一臉素顏,還用髮帶把瀏海往上固定,身上穿著運動T-shirt,下半身穿著緊身收縮褲,一身看起來不像要去爬山,反而比較像要去健身房的模樣。

「不過老師穿這樣看起來親人多了。」

我受不了她打量的眼神,「我去辦公室收拾一下,等等就出發。」

「好!」她宏亮一聲答完,便低頭囫圇吞棗起來。

「妳慢慢吃,或是等等到車上吃也可以。」

「老師的車上可以吃東西?」她抬起頭。

「嗯?」我頓頓,「我的車是租的,不要太誇張,應該都還可以。」

「喔?老師租車?」

「有問題嗎?」我挑眉。

「沒。」她低頭避開了我的視線。





我受不了她那副拙樣,遂趕緊走進辦公室、打開電腦——這是我從台北帶下來的習慣,雖然今天要上山採集植物,但我還是如常打開電子郵件信箱,看是否有緊急信件需要處理——雖然以我目前的菜鳥教師程度,應該是不會有這種信件找上門。

孰知一開信箱,就有一大排未讀信件映入眼簾——大約佔了三個頁面、總共三十多封新信件。





「?」這可是我來高醫大近兩個月以來,第一次出現這種情形。

我大約看了一下,寄件者都是「dicflsjzxc」,看起來就是亂設的帳號,那三十多封信件的主旨則全部都是「secret」——是病毒郵件嗎?

但一次寄這麼多封也真是少見,是駭客本身的電腦也中毒了嗎?

我正漫不經心想著,曾雨林探頭進來。





「老師好了嗎?」嘴巴聽起來還有東西。

「喔?怎麼?很期待去爬山?」我有點意外。

「呵呵呵呵。」她看起來有點尷尬,「不是啦,想說早點出門才不會曬到太陽……」
我看了一下手錶,現在是上午七點十五分。

我把電腦螢幕關掉、揹起包包,「那走吧!」





上車後,曾雨林就開始興奮地唧哩呱啦個不停。

一下「哇!想不到租的車的冷氣可以這麼涼!」,一下「老師都去哪裡租車呀?」,一下「老師怎麼不自己買一台車呢?」,一下「老師早餐吃了嗎?」——我滿佩服她可以一直找話題,而我本來擔心她的碎嘴終究會探伸到隱私,但很意外地,完全沒有。

我們的談話總是落到表面,當快要碰觸到藏著內裡的外殼時,她又馬上巧妙地轉換到另一個新的話題去。

或許這是讓我不介意她這麼聒噪的主要原因。





抵達登山口後,可以感覺到她的興奮減了些,但依然心情頗好,一下「今天天氣好好喔」,一下「還好我穿長褲!這邊小黑蚊好多!」,一下「老師請問妳有帶防蚊液嗎?」,一下「老師,請問我們預計要採多久?」,一下「天啊,山上怎麼這麼悶熱?」;只是,當我們越往上走、甚至開始要辨認植物時,她發言的頻率開始呈等比級數下降。

木蠟樹是相當隨和的植物,對土質跟溫度的要求都不高,因此得以生長在中低海拔、甚至在平地上;其實在公園、學校甚至是路邊,都有機會看到木蠟樹的影子——但我們需要大量樣本,因此只能上山採。

不過,多虧木蠟樹如此親和,因此我們只需要到柴山採集,而不需要跑到更高海拔的山區。

對我來說這已經是相當幸運了,但看著曾雨林那痛苦的表情,顯然她不這麼認為。





「妳覺得這像木蠟樹嗎?」我忍不住挑眉。

「不是嗎?」她還小心翼翼地拉著樹枝,似乎深怕髒了自己的手。

「妳把我昨天給妳的圖鑑拿出來比對。」

她還在從包包拿資料,我已經開始不耐煩了。

「木蠟樹的葉部型態為羽狀複葉,每片葉有七至十五枚小葉,簇生在枝條末端;小葉型態為廣橢圓、葉端尖銳、邊全緣、長六至十二公分。」我把腦海中的資料一字不漏地背誦出來,「妳看這個葉子,有『邊全緣』嗎?」

「……沒有。」她看著眼前邊緣呈鋸齒狀的葉子。

「那就繼續走。」我命令她。





從那時開始,她便一路無語,也不再跟我並肩走在一起。

她大多數時間走在我前頭,我看著那頭黑長直乖乖被束縛成一束在她身後晃啊晃的,看著她的肩牓隨著她的步行而前後小幅度地搖晃,看著她肩舺間的衣料上染了一點一滴的汗漬、臉部卻幾乎不見一粒汗珠的蹤跡……更多的,卻是她往前移動時,遺忘在她身後的一股香氣。

這大概是為什麼我會比較偏好與女生耗在一起的緣故。

雖然整體而言,我比較喜歡跟自己耗在一起。

這大概也是為什麼我會喜愛研究的原因。

跟著植物、儀器、實驗紀錄簿、文獻報告相處,比跟一個真實的人相處要來得容易多了。

面對實驗,我可以全然放鬆、腦袋可以偶爾專注偶爾放空、可以自言自語、可以對實驗做出大膽假設、再大膽去測試——跟人可就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當曾雨林終於找到第一株木蠟樹時,已經是近上午十點的事情了。

雖然時間浪費很多,但幸運的是,她找到的這一株非常大,應該可以讓我們採集非常多樣本。

「終於是了嗎?」曾雨林的雙眼閃耀出希望的光芒。

看著她發光的臉龐,我其實應該要稱讚她——雖然前面將近三小時幾乎是在浪費時間——因為她似乎想趕快把今天的任務了結、也或許是她根本沒有好好研究植物圖鑑,總之她幾乎是亂認一通,包括剛剛跟她強調過的「葉部邊緣全緣」,她後來還是認了兩三株鋸齒葉。

想到這裡,我本來想稱讚她的心情馬上沖淡了。





「嗯。」我只是點點頭。

「太好啦!」她似乎不在意我的冷淡,開心地舉起雙手歡呼。

我沒說話,只是從工具袋中拿出鐮刀跟麻布袋、戴上工作手套,並且給她一套一模一樣的。

「?」她沒反應過來。

「工作啦,小妮子。」我邊說,邊用鐮刀扯下一大片枝條。

「我以為我們要用剪刀剪。」她顯現出驚慌的表情。

「把一片一片葉子剪下來嗎?那我們今天可能就得宿營在這兒了。」我瞥了她一眼,手上的動作沒停過,「快開工吧!早點做完早點回去。如果採不夠,明天可能還要跑一趟。」

「什麼?」她驚呼,似乎像吃了大力丸,馬上開始大刀闊斧砍植物。


———

共 4 則回應

1
1
1
B1 B2 B3 感謝你們<(_ _)>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