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看板資訊
板規設定
板規與違規項目設定
站規之禁言天數設定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老師?」





一隻手摸上我的肩膀,我陡然一驚!

原本散落四處的知覺,都在那毫秒間被腎上腺素給一秒歸位。

那回衝力道太強,我的腦袋被撞得引起陣陣低鳴,與快速又規律的腦後神經抽動,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皺著眉忍受著那低鳴震盪,張開眼,眼前模糊地掛著一張臉,過幾秒後,我才看清楚是曾雨林。

第二個入我眼的,是已經一片漆黑的電腦螢幕;然後才是辦公室亮晃晃的六盞日光燈,與背後大片窗戶有陽光透過窗簾烘在背上的亮暖。

意識到自己身在辦公室,馬上有一股強烈冷意絲絲地竄鑽進肌膚毛細孔——或許是因為實驗大樓二十四小時不斷電空調的大方放送,也或許是——我來不及繼續探究,已經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老師昨晚沒回家?」曾雨林一臉不可置信。

「唔,有什麼事?」

我疲憊地抹抹臉,這才想起昨晚沒有卸妝……更確切來說,我連自己何時睡在這裡的都忘了。

「沒事。」曾雨林看了手錶,「只是很驚訝,老師居然這麼早來學校……所以進來看看妳。」

我下意識瞄了瞄曾雨林。

只見她半彎著腰,上身湊得我很近,衣領自然地順著地心引力垂了下來,透出了她內裡被體溫燙暖活的香味,與被我刻意避開的裡頭風光。

她方才那讓我一驚的觸碰右手,則還掛在我肩上。





「喔。」我意圖坐正,卻發現只要一動,全身就像被圖針固定住的標本一樣,輕微一扯,就讓我全身筋骨酸痛萬分。

「現在幾點?」我有點艱難地開口,到這時才發現自己的喉嚨乾緊得很。

「六點。」

「?」我忍不住挑眉。

六點?曾雨林那麼早來幹嘛?

「我想說早點來處理昨天採集的樣本。」她似乎讀到我的疑惑。

「喔,來——」我想起昨天後來幫她處理的樣本,正打算要領她到外頭實驗室的烘箱去,但她擱在我肩上的手卻是出了點力,穩穩地將我壓在座位上。

「?」我還來不及疑惑,她已經飛快地在我臉頰上留下一個……吻?





「喂!妳……?」我清醒了,完完全全。

「樣本在烘箱裡,我都看見了,謝謝老師。」她卻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妳……」我還在震驚中——她親我幹嘛?

「所以請問老師,接下來是不是每隔一小時將樣本取出稱重,直到恆重?」

「嗯,對,直到確認水分蒸乾……」我喃喃,頭腦一片混亂。

一方面因為她莫名其妙親我,一方面因為她居然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一方面因為……我忽然腦袋一震。

我這才發現,昨晚在電腦上看見的那一幅幅畫面,其實一直在我身邊無所謂地飄來盪去,只是我方才神智尚未清晰,因此無法精準揪住它們。





我望著眼前的曾雨林。

她還是如我第一次見到她的那樣,活脫脫像個伸展台上的模特兒。

經過昨天一整天在山上的曝曬,她的肌膚依然白皙,顯然一點都不受那毒辣紫外線的影響;今個兒臉上著了淡妝,雖然我覺得她素顏就挺好看;身上簡單穿著T-shirt牛仔褲帆布鞋,難得有一點學生模樣;露出的那雙手臂又細又長,貼身的T-shirt樸實又俐落地烘托了她的身體曲線,那胸那腰那腹……我費了點勁才把視線從她身上撕下。





「好,我這就去做。」她微笑地離開我身邊。

「雨林。」我還是忍不住叫住她。

「哼?」

「……剛剛那是什麼?」

「呵呵。」她心領神會,「謝謝老師而已。」

「謝什麼?」我瞇起眼,覺得頭昏昏的,「而且,謝謝就謝謝,親我做什麼?」

「謝謝老師對我一直以來的照顧。從寫推薦函、到口試時丟送分題給我、去找吳教授要人、陪我去採集木蠟樹、最後又幫我把樣本大致處理好。」

「……。」

雖然她沒有回答我第二個問題,但看起來什麼都無所謂的她,竟然會觀察到這些細微,真太太太讓我驚訝了。

或許是我不知不覺太低估她的腦袋?

這又是為什麼呢?

是因為她慘不忍睹的大學成績嗎?





「我先去忙了。」她笑起漂亮的酒窩,然後便走去實驗室。

愣愣地望著她在實驗室走來走去的身影,口中終究有許多話沒有說出口——包括為什麼她不幫我把辦公室的門帶上、包括為什麼她要親我,包括……那些畫面。

一想起那些已經被我揪在腦海中的畫面,方才被她用嘴唇撫過的臉頰陡然一緊。

我忍不住撫上她嘴唇剛剛落腳的位置——曾雨林忽然來訪請我寫推薦函、Miko那陰沉的臉蛋與她的那些話、曾雨林消失一週後又若無其事出現在學校、昨天她還咬了我吃過的麵包、昨晚她那往我耳後的一撥、及吳秉男抓著她出門時還喚我「惠惠」、那些奇怪寄件者所寄的怪異郵件……





逼逼逼逼、逼逼逼逼、逼逼逼逼。

我愣愣,恍若隔世。

抬起眼,就看見曾雨林跑來把計時器關掉,然後又去烘箱把樣本給取出——剛剛到現在,過了一個小時嗎?

我怎麼一點關於時間流逝的知覺都沒有?

夠了。

我按下電腦開機鍵強迫它關機,接著一時忘了方才那一扯就動的全身痠疼,猛地站起。

「吃——」那尖銳的疼痛讓我有點喘不上氣。

一邊挨著疼痛,一邊眼看著外頭曾雨林那動作輕巧的肢體動作,身上那烘了一夜的濕了又乾乾了又濕的汗味,在此時順著領口飄了上來,我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還待在這邊幹什麼。

我一股心煩氣躁,那氣悶竟贏過了全身痠痛,讓我快手快腳揹起了包包便往外走。





「老師?」我粗魯閉門的聲響馬上引起曾雨林的注意。

「我先出門一趟,等等再回來,有任何人找我都說我今天沒空。」

我發現我根本不想看她,嘴巴自動流出那又急又快的語調。

「喔——」她的聲音還猶豫著,我已經提腳往外走。




———

共 7 則回應

1
卡。
1
好不像Ms. chen 喔😮😮😮
卡個❤
1
1
B1 B2 B4 B5 感謝卡
B3 畢竟還是肖年時的Ms. 陳XDD
0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