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靜

2020年11月22日 23:20
夜裡,我突然驚醒, 室內一片漆黑,只有牆上空調顯示室溫二十五度。 一聲嚶嚀傳來,睡前的事一點一滴回到腦中。  我跟溫靜是認識多年的網友, 出差到對方的城市時會一起見面吃個飯, 其餘時間,偶爾聊個幾句, 典型的網路交友模式。 我是說非找對象的那種。  直到某天,溫靜說她交了男朋友。 當了三十多年的女同志,她突然說她交了男朋友。 我在對話框輸入了一堆問號驚嘆號, 「我覺得自己似乎搞不定女人。」 呃⋯⋯她的理由讓我一頭霧水, 「要哄要疼要寵還要猜心,好累。」 欸⋯⋯男人就不用嗎? 「現在這個簡單多了,有事就找他,不用特別顧。」 是、是這樣的喔? 雖然不能理解她腦袋怎麼思考的, 不過看她開心,我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然後再下一次見面, 「欸,我想約砲。」 她劈頭一句話,我差點被可樂嗆死。 「我好像⋯⋯沒辦法接受跟男生做愛。」 我挑眉,等著她繼續說。 「覺得很痛⋯⋯怎麼⋯⋯放得進去啊?」 嗯⋯⋯這是我從來沒想像過的事。 「而且感覺男生都很急,一下就想進去⋯⋯」 我靜靜聽著她關於房事的煩惱。 「我覺得跟男生做我一定沒辦法舒服。」 她下了結論。 「所以我想跟女生約砲。」 第二個結論,重點。  我已經忘了後來我們是怎麼聊下去的, 總之沒多久,她就約了我。 一個跟她一樣道德感薄弱的, 女同性戀。  說真的,我找不到理由拒絕, 她才華洋溢,工作能力強,長相也不差,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更何況我不是什麼君子, 理所當然要點頭說好。  然後她慎重的排了一天假, 跨越大半個台灣,到我的城市找我上床。 老實說我有點緊張,我想她也是。 車上我們像平常一樣聊天, 到了飯店我跟櫃檯check-in, 拿了房卡,一起上樓,電梯裡的氣氛有些尷尬。 進房放好行李,確認房間設備一切ok, 我直接往床上倒去,前一晚熬夜工作, 加上開車從市區塞上山,對於三十好幾的我來說, 很累。 「妳不是十點才起床?這樣就累了?」 她躺到我旁邊說。 見我不理她自顧自的脫了襯衫長褲,睡意堅決, 她嘆口氣,拿我沒輒,只能讓我先睡一下。 實則我在試探她,想知道若我不主動, 她會怎麼做?  果然沒多久她也脫了衣服鑽進被窩, 一點不客氣的趴到我身上, 「妳真的要睡覺?」手指滑過我的臉頰, 一路經過下巴鎖骨,停在胸前。 我挑釁笑了笑,拉過她的手親了一下。 那個吻如同某種開關,壓抑了整路的慾望瞬間迸發, 又急又猛,king size的雙人床瞬間變為運動場, 我們激烈的肢體交纏,直至得到滿足。 「欸,我餓了,帶我去吃飯。」 她又趴回我身上,玩著我的頭髮說。 起床簡單梳洗,我們一起上街填飽肚子。  自然的牽起我的手,像是一對出遊的情侶, 穿梭在人來人往的老街, 既然她覺得無妨,我也無所謂。 我們買了兩瓶酒回到飯店。  也許是酒精的催化, 也或許是下午已經解了燃眉之急, 晚上我們的動作慵懶輕柔, 不疾不徐的拉著對方緩緩起舞, 吻不再焦躁,挑逗不再激烈, 我們細細品嚐對方每一個溫柔的撫觸。  跟女人做愛的迷人之處, 在於每一個親吻,即便落在相同位置, 得到的反應都不盡相同。 我輕吻過每一吋肌膚,感受每一次顫抖, 聆聽每一聲喘息,欣賞她的身體在我身下綻放, 在昏黃燈光的照耀下,讓人目眩神迷。 用手指引出層層疊疊的快感, 在她幾乎就要被淹沒時伸手抓住她, 一而再再而三的越發強烈, 直到她弓起身子,像一張用力拉滿的弓弦, 我摟著她的腰貼向自己,待她慢慢放鬆, 像隻小貓癱軟在我懷裡喘息。  「妳真的⋯⋯壞!」她嬌嗔的瞪著我說。 我勾起嘴角,正想說些什麼, 她卻早一步含住我的唇,啃咬吸吮。 我心中頓時警鈴大作,有什麼地方不對了⋯⋯ 但還來不及反應,便被她拉入情慾的淵藪。 我們在慾海中起舞,載浮載沉, 到我開口求饒她才停止。 我很快便在她身旁進入夢鄉。  翻身將身旁骨感的女人摟進懷裡, 兩個人的體溫熨燙了以往一個人的寂寞, 她靠向我頸間,呼吸的氣息搔弄著我, 真的太危險。
222
回應 5
文章資訊
58 篇文章2377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106 則貼文
共 5 則留言
中國文化大學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國立嘉義大學
多希望不要是創作 真的有兩個人能這樣溫暖對方,多好
國立高雄師範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