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01

2020年12月7日 03:14
記得有人跟我說過: 「當妳確定被一個人所愛時,  妳會意識到,不管怎樣,妳都不會是一個人,  那種確定會讓人不一樣,就好像狗知道自己有主人,  活著會變成一件得很理所當然的事。」 當時聽得一頭霧水,現在卻好像有點明白了。 靳是一個很穩定的人。 雖然她總說自己很無聊。 相較於腦袋想法總是變不停的我, 靳的「不變」是她最吸引我的地方。 好似不管發生什麼事,她都會是那個, 我所熟悉的她。 認識這麼多年,她變了不少, 記得我曾跟小姊姊說過,她的型是我的菜, 但想法和個性我不行。 這些年我們始終維持著偶爾在line上問候一下, 有機會約出來吃個飯,幹話一會兒的友好關係。 認真說起來,我們沒有真正認真相處過。 前陣子偶然有機會朝夕相處了兩天, 發現她變了,先前那些讓我不明所以的想法, 在幾段感情後,竟轉變得跟我如此相似, 交談中不時穿插些許抱怨與自嘲, 略低的嗓音有種說不上來的魅力, 冷靜的語氣讓我訝異她的轉變。 不禁懷疑是我對她「有點情緒化」的印象出了差錯? 還是這些年的經歷翻轉了她的人生的態度與看法? 對,是翻轉。 我突然覺得自己一點也不了解眼前這個, 認識多年,並且在某方面有深交的,朋友。 她滄桑了。 或許我也是。 生命總會用不同的方式推著我們前進, 不進則退的道理隨著時間不證自明, 漸漸明白鬆開手或許會得到更多, 說好聽是淡然,實則不過是另一種, 不那麼消極的消極。 雖然積極從來不曾存在我的人格特質之中。 只是隨著年歲漸長,對人生的體悟越多, 以自我保護為名,好像總是還能再更消極一點點點。 那天送她上高鐵的時候, 心頭漫上了許久未有的不捨。 腦中頓時警鈴大作,像是落荒而逃般, 頭也不回的離開剪票口。 「我那時曾經猶豫要不要回頭,  但也怕承受妳已經不在的失落,所以就走了。」 之後我們聊起那天時,靳這麼說。 回家之後心煩了幾天, 最後某個朋友一句「也許穩定反而能讓妳心安」, 讓我開始認真思考靳吸引我的地方究竟是什麼? 她很穩。 穩穩的生活,穩穩的工作,穩穩的過每一天, 儘管有些時候還是會感覺到她的慌張混亂, 但那些該維持正常的日常,她依然表現得很好。 這是我可能一輩子都做不來的。 她就像一個錨點,不管浪怎麼打, 都能穩穩的拴住那些,重要、該堅持的, 縱使也許動盪搖擺,也不至於丟失什麼。 我明白朋友指的「心安」是什麼了。 跟靳一起,很安心。 把過去理得清楚的她, 冷靜面對我跳tone的她, 默默把很多事處理好的她, 從容面對生活工作家庭的她, 總是體貼為家人著想的她, 理所當然疼我愛我的她, 目標明確且積極的她, 終於讓我忍不住主動靠近, 甚至有想鼓起勇氣再試一次的衝動⋯⋯ 嗯,請多多指教。 Maybe this time, it will work.
156
回應 7
文章資訊
58 篇文章2377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106 則貼文
共 7 則留言
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喜歡
景文科技大學
請問靳和小姊姊是同一個人嗎 對不起國文不好qq
東吳大學
感覺可以出書了!👍👍
b3 大大有出過很多本書唷!
東吳大學
B4阿阿阿…失禮失禮…😅
致理科技大學
B2 不是同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