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了數年,終於被掰彎了

倫敦大學金匠學院
這是我在滴卡的第一篇文章,現在慎重地獻給妳,我親愛的寶貝。 從小到大,我一直都知道(也實踐著),愛,早於性別,早於社會,世俗性的一切。所以從國小到出社會,我任憑感覺出發,在異性同性間遊走,從熱戀到失戀,從歲月靜好到無疾而終,猶如林憶蓮一首冷門的歌詞「我們遇見,我們纏綿,我們變得熟練。」 但是儘管「熟練」不代表我將初心遺忘,對於人性中的真善美,我始終堅信,也總是認真的看待「愛」這件事,雖然愛和被愛都不容易,但如果難的事不去做,人生又何來挑戰與樂趣? 我知道看官們(有嗎?)著急著,啥時要進入正題啊? 這不是來了嗎? 疫情悄悄地在三年前來了,而我一段無疾而終的遠距戀愛更在五年前結束了,這一切看似慘澹的灰色生活裡,我幾乎下定決心不再進入關係了,因為太累了,精力耗損嚴重,滿地都是苦果。 在感情空白的生活裡,連工作來源也淒慘無比,我索性放下工作,開始放空玩樂。 那段玩樂裡有縱情亦有些許放蕩,我也在那過程中下載了某稍具清流風格的x犬交友軟體,在此之前,我對交友軟體是不信任且稍有貶抑的情緒,然而為了體驗沒有體驗過的事物(這也是玩的一種),我也還是下載了,經驗堪稱不壞,起碼沒遇到詐騙或變態,而最驚訝的是遇見了妳。 配對成功後,你一句不流俗的開場白,霎時吸引了我,於是我們開展了沒完沒了的對話,(我是一個討厭無意義社交的天秤座),在你面前,全部破功。 妳是那麼聰明的射手,迅捷的反應像手心裡的箭羽,隨時準備射向我不設防的心,如何設防?在全然的喜愛面前? 我問自己。我根本來不及設防啊! 我們在好有意思的日子遇見彼此(七夕的前夕),因為對話的感覺是那麼正確,我主動約妳看展,妳也毫不猶豫的說「好」,那天之後,我們只想繼續認識彼此,繼續確認這份喜歡是否真實。太快了吧!太快了嗎? 兩週後我霸氣的要我們在一起,這是我們的創世紀。 遇見妳之前,我在青澀的年紀交往過兩個女孩,不夠成熟,也不夠有信心,那時的我,還不懂得愛,以及愛女生。遇見妳之後,我想興奮的大喊「跟女生在一起好爽啊!」「跟聰明的人談戀愛好嗨啊!」(請原諒我,過往的戀人們,但是我不想懺悔XD) 遇見妳之後,我對路上來往的男子再無興趣,更無法慾望,妳的靈魂揉合了女子獨有的細膩體貼和男子多有的理性與直率,如此可愛幽默把雙性戀的我徹底掰彎,我毫不猶豫地和朋友以及部分家人出櫃,因為妳是那麼明亮的存在,我必須讓我的世界都看見妳。 在滿溢至滲出的情感之前,語言實屬貧乏的存在,這篇文章老早就要寫給你的,卻遲遲無法下筆,一來是文字描不出妳1/10的好,二來是我怕老天太嫉妒我們的幸福,所以才更想偷偷的保護,才剛滿三月戀情的我們,相處下來,自然愉快的像過了三年,而依舊快樂著。 我一直很喜歡林夕在「人間」裡的一句詞「世界比你想像中朦朧」,正是因為這抹看不清的朦朧,所以生命永遠有著她的魅力和無限的可能性,因為相信所有可能,所以親愛的妳,成為了我這份珍貴的「可能」。此刻,妳是那麼「確實」地在我身邊,等著我給妳那通每晚的晚安電話。 這是我們的運氣,相愛是那麼需要運氣的,不是嗎? 今晚微雨,書寫此文的當下,心無比寧靜,無比滿溢,謹以此文,獻給認真學習無條件的愛的我們,記相識三月。 給我親愛的 news, 預祝 12/10,生日快樂。 Love
LikeBow
158
1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