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長 我的親姐姐跟我的前任同居了。

Anonymous
我覺得我需要一個平台抒發我的心情 目前只想發在彩虹 故事可能很毀三觀 但 #記者禁抄 故事發生在去年12月臨近聖誕節 我認識了我前任 後來對方很急 跟我說不想浪費時間曖昧 我對對方也有好感 保持著不想錯過對方的心情 跟對方確定關係了 這個女生簡稱🤯好了 但是交往到中間🤯很常搞消失 明明住很近也不常見面 很常是我在主動提什麼時候可以見面 我們見到面後也都是我比較主動 所以後面覺得這不是我要的 便跟🤯提了分手 交往的時候介紹了🤯跟我親姐姐認識 她們相處也非常融洽 我有時候在大家都在的場合 看到我姐姐跟🤯才剛認識就有聊不完的話題 偶爾也會小吃醋 順帶一提 我姐也是雙性戀且有男友 曾經跟我提過覺得🤯很有魅力 分手後我跟我姐說如果你們相處得那麼好 你們可以偶爾聊聊天 🤯心裡有蠻多不開心的事情或者是煩惱 也自己一個人住 跟家人感情也沒有到很好 所以希望我姐可以多多少少當她一個家人 直到後面我交新的對象之後 我也有跟我姐說如果我不在家可以邀🤯 偶爾來家裡打遊戲 畢竟我跟我姐一起租房 沒有家人 時間跟空間上都比較自由 我當時也在忙工作 跟現任還是遠距離 所以才會有常常不在家的時候 這中間我姐有邀請過 但是沒有經過我的同意 而當時我已經跟我現任在一起了 那一次我有點不開心也有點尷尬的在旁邊 但我看她們打遊戲的時候那麼開心 我也不方便說什麼 只說既然你們可以成為好朋友 那下次我不在的時候你們也可以約 後來隨著時間越長 她們越熟 我姐跟她私約的次數就越來越多 我有嘗試想跟我姐溝通 我覺得🤯跟我的家人過於親密聯絡讓我有點不舒服 我不確定這情緒是從哪裡來的 但我希望可以找我的姐姐聊一聊 想說可能會比較舒服 最後得到的回覆是她們只是在聊日常 這沒有什麼 我就嘗試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 好好過我自己的生活 而有一次我現任來我的城市找我 我帶她一起去見了我的朋友 我姐傳訊息給我說🤯約她喝酒 在我們家樓下 我當下覺得那段時間 我因為工作壓力非常大想找她聊聊喝酒的時候 總是跟我說她減肥、沒錢喝酒、或者是想自己一個人待著 所以不想跟我一起 但是🤯約她她卻很乾脆 加上我跟我現任回到家的話鐵定碰到 這兩點都讓我覺得這個決定並沒有很尊重我跟我現任 於是我跟我姐闡述我的心情 她直接發飆在我跟她還有我現任共用行事曆的群組 說以後有感情問題別找她 還飆粗話 我覺得在我現任存在的這個群組飆罵 是什麼心態我已經不敢想了 畢竟我現任也都知道所有事情 雖然她沒有覺得受到傷害 我還是覺得我姐的做法開始逐漸噁心 甚至突然開始發神經要我預付一年的房租 然後跟我索取我還在還的傢俱費全款 我現任希望我們可以回到家好好坐下來講 結果坐下來我姐只用像+9的方式問我 「我到底哪裡對不起你???」 我說這個態度我不想說了 硬要拉著我跟她吵架 我不想吵 也不想多說 後來對我摔東西 杯子破掉 然後跑出家門 此刻我的現任已傻眼至極 於是我隔天立即決定我要搬到我現任的城市。 後來 我姐就封鎖我的所有聯絡方式 中間發生的事情我不想多說 有關於房租的問題跟一些朋友跟我們牽扯錢的事情 不是我主要想抒發的事情 以上的事情是前因 我一直都有用小帳在看我姐的IG 直到最近看到我姐跟🤯住在一起了 住在我們原本的家 🤯睡得是我的房間 用的是我曾經用過的床 享受到的是我的家人給她的愛 我覺得吧 我姐當初如果並不是很喜歡這個人 她可以有選擇權的 而不是我希望我姐可以偶爾陪陪她 她就直接偷換概念把自己的妹妹換成別人了 這件事情我一直很想發上來 要說我在找同溫層討拍也好 我只是覺得我需要一個地方打出這些 我才能盡可能地放下這些 我姐把房間也給🤯了 把YouTube會員也加進🤯了 也不斷會用限時動態標記對方 我不知道我需要花多少時間釋懷這些事 很想當壞人 因為前幾年有在用twitter 的人 一定多多少少知道我姐是誰 我姐的戰績也多多少少有人耳聞 在她前幾年愛玩 背著多任男友出軌的時候 我可能早就該猜到有這一天了 我的反胃感不斷湧上 而🤯在前陣子也有在狄卡被開副本 因為欠了太多前任錢 我這麼說受害者一定知道我在講的是誰 我心情的複雜感被我自己的道德給綑綁了 難受的很想告訴大家就是這兩個人 當好人是不是沒什麼用😮‍💨 說完了 希望我真的有覺得抒發到。
LikeWowHaha
176
4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