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平常沒怎麼用dcard的,
但就在剛剛,我知道了我與她的關係落入了前所未見的冰點。
好吧,其實大概連冰點也不是,因為她已經試圖當我不存在了,
如果冰點意味的是我們還有關聯的話,現在我對她來說可能連關聯也沒有。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其實我也不能怎麼辦,只好來dcard抒發心情吧。

如我標題所說的,13年,可以說是我人生一半以上的時間,
對一個還年輕的人來說這真的是太漫長了,
故事很長,很複雜。為了方便釐清我現在的狀況,我便從頭大致說起吧。

她是我以前的學校老師,大我快三十歲。
不曉得是不是前世註定的,一開始見到她,我便對她有著強烈的好感,
小時也比較不會想(其實現在也不會想),常在她面前做出比較脫序的行為,
她也相當的清楚明瞭我對她大概懷有著不是對老師或對一個年長三十歲的人該有的異樣感情,
一開始是以一個老師的身份諄諄開導,三番兩次斬釘截鐵的告誡我與她「沒有可能」
然後開始有了訓斥
某個事件之後開始有了不定時的暴怒
最後是有時的疲憊。
不過,那時我大概就像失心瘋一樣,三不五時(這裡的三不五時大概不是那鬆散的三不五時)便去找她聊,
我又是個挺乾挺沉默的人,如果沒話題的話大概就是上述的四個階段循環不斷。

當然,這些都是過去式了,算是為了我與她的關係做個開頭。
大學之後,我與她無法頻繁見面了,於是便仰賴著現代科技的便利來互相聯絡
每隔一段時間我便撥個電話,那時還有msn、部落格。
其實她大概也想不到我畢業之後還這麼厚臉皮,
那時也調適了好一陣子,才找到了對彼此最舒坦的互相聯絡的空間。
漸漸的,大概我也比較成熟了,我與她關係才開始更加融洽,
當然一方面也是因為我大學後便沒有再對她表示過愛情方面的感覺,因為我也知道,我們沒有可能,所以才能與她以朋友的方法相處;
一方面,我大學時也喜歡上了另一個人,有很大的心思我都放在這個人身上了,所以對她,我才能以一個好朋友的身份,與她傾吐心情。
漸漸的,大概她對我的友誼也佔了一定的份量,她也開始會對我傾吐心情了,
開始會對我說一些她以往的傷心事、說一些她最近生活上遇到的不如意的事、說一些她得意的事、有時還會撒個小嬌,有時還會一起出去吃個飯、一樣聊得很開心,還可以互相開玩笑、說說玩笑話,fb聊天室上會互傳有趣的圖片、會互相關心、互相問候,就像一般的朋友一樣。

我們的關係能到這麼好,我是相當高興的。喔好吧,用高興大概不夠,大概可以說是欣喜若狂。
因為這十多年來,她在我心中的地位早就不可取代,就算不說愛情成份,她也可以說是我唯一的知心好友、甚至我大概有點把她當成是我媽媽。
一直以來,我一些比較私人的事情大多都只會跟她講,遇到心情不好時,便找她傾吐心情,
我當然不是逃避現實,但是只要聽到她聲音,我混亂的心情便會隨之安定下來。
真的不誇張,就算只是一句「喂~我現在在忙別的事喔,不方便跟你聊」,我也能馬上就鎮定下來,像是鎮定劑一樣神奇。

話說至此,便來說一下我對她的感情演變吧。
當然一開始的時候,便如同我前面所說的,那叫情竇初開、濃情似火,是初戀的青澀與難以忘懷,
只是如同前面說的,我也清楚明瞭「我們之間沒有可能」,這是她那段時期的三申五令、諄諄教誨,
於是漸漸的我也學著將這愛情的果實給埋了起來,學著以朋友的方式與她相處,
並且我也說過,在我真正了解什麼叫「沒有可能」之後,我也喜歡過別人,把心思都放在那個人身上,
大概也是因此,我對她才能夠真正的以一個好友的身分相處。

只是我卻沒有想到,那個被我埋起來的果實卻沒有真正成土,隆起的山丘依舊時時看得見它的陰影,
只是我在之前還是能夠無視啦。在之前,對我來說,此生能與她當個朋友,已經是幾千年修得的福氣了,此生無憾。我並不奢求更多,在之前。

接下來的這個「之後」,其實也不過是這幾個月到今天甚至未來的事情而已。

那是她的私事,我不方便多說。總之她因為某些原因單身了十幾年,
直到幾個月前,我忽然在她臉書的訊息上感覺到了一點不詳的預兆。
於是我打電話給她,我們依然照舊聊生活上的事情聊的頗開心,那個「預兆」,我卻不知該如何開口。
但她卻自己開口了。

大致上是說,她的一個朋友,向她引見一個男的,是個難得一見的好男人,所以她願意給他一個機會。
然後我就呆住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像啞了一樣,甚至我懷疑我本來就是啞的,
但卻感覺的到有某個東西正在迅速發芽,在土丘的陰影下。

然後我便天人交戰,
我是她朋友,理應我該替她覺得高、祝她幸福,畢竟十幾年才遇到這麼一個男人啊。
但萌芽的它早就成了一顆參天巨木。
當晚我便與朋友出去喝酒,是一場差點忘了自己的大醉,
這是錯誤的決定,因為這場大醉,讓事情變得不可收拾了。

那晚我回家後,我嚎啕大哭,並且在fb訊息上,留下了一些不該留的留言,
總之,就是關於那個「沒有可能」的事情的留言。

隔天,我打電話給她,想道歉,卻換來一頓破口大罵,我已經有幾年的時間沒被她這樣罵過了。
還好,她還願意罵我,原本以為這已經是最糟的了,但沒想到還有更糟的。

那次之後,我便發誓我從此再也不喝酒。

後續,她與他的感情越來越好,可想而知到後來我每天都在提心吊膽臉書上可能會出現什麼我難以接受的內容。
不幸的是,出現的東西的確一次比一次還要難以令我忍受。

有次,出現了某個接近核彈的東西,姑且叫它氫彈吧,
我被這個氫彈炸到失控,又留了不該留的訊息給她,然後她便說要我冷靜,便封鎖了我。
我只好沒骨氣地傳簡訊懇求、又打了電話,她接了,語氣冷淡,不是我記得的語氣。
但在她面前我是如此脆弱,我又哭了,哭得比上次還難聽,我猜我這輩子大概再也哭不出這種聲音了,幾十年之後,如果我又回想起這個哭聲,我大概會笑吧,哈哈。

因為我哭得難聽,她也軟化了,這次封鎖只持續了幾個小時。
這次通話,我也明顯感覺得出,她與他的感情的確是迅速升溫,
她甚至也說了「考慮結婚」。
但這是通話,倒是她第一次正面承認我對她的感情有「愛情」在,雖然並不重要,而且說不定反而更糟。
原本我以為這是最糟的狀況了,沒想到還有更糟的。

接著,她與他出國玩了一陣子,這段時間,我沈不住氣,不斷的留訊息給她。
當然不是什麼肉麻的東西,都只是一些「注意保暖」的問候或關於我最近發生的事,
只是,原本她只是已讀不回的,後來開始,變成不讀不回了。
又過了好幾天後,我又難以克制了,過年之前,我留了一段有點偏激的話。
然後我在沒被告知的情況下,又被封鎖了。
一個小時後,我還接到了學校教官的電話,說是有人說我有自殺傾向,所以是來關心我的。是她。

反正,這件事情暫時就是這樣,我很感謝她特地聯絡諮商中心、與諮商中心與教官的關心。

原本我以為這就是最糟的狀況了,沒想到還有更糟的。

一直到今天,臉書我一直都還是被封鎖著,我覺得自己已較鎮定,今天稍早我便打電話給她,希望能有緩解的空間。

沒想到手機才鈴一聲,就進入了語音信箱。

原來我連手機都被封鎖了。

於是,我便用公用電話打到她家,她接了,因為她不知道我是誰。
第一句話,我自報身份,然後便是卡的一聲與連續的「都~都~」。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又撥了一次,她接了起來,用高得有點刻意的聲音問說
「你是誰?請問你是哪位?」
妳明明…妳明明就很清楚啊?
「我現在不想跟你說話」「卡」「都~都~」
等一下!!我聲嘶力竭,她卻早就聽不到,我只能呆呆的站在那裡掛上電話,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
接下來我又撥了兩通,她都沒接。

到今天為止,這就是事情的始末。我真的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只好在狄卡上抒發心情。
另我不知道這篇的迴響會怎麼樣,但我只希望小編不要把這篇轉貼到臉書專業上。感謝小編。

感謝各位聽我胡亂抒發。

共 7 則回應

4
好長喔,懶得看,你做個摘要吧。
0
建議去看 齊格飛蘭茲的 為你默哀一分鐘
2
想請問原po跟家人關係好嗎
0
從文字中感覺原po的舉動有點偏激
對方被嚇到了......
0
師生戀的意思嗎?


nai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0
如果園PO你自知無法給老師幸福的話,就放過人家吧!要找到對的伴已經很不容易了,大家都有自己的人生規劃,有點年紀的女人要面對多少壓力,別用情緒來包裝自己的慾望與空虛。你的人生你應該自己找到出口。
馬上回應搶第 8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