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於情的認知,是不斷的相互虧欠,再相互償還。


在我升上高二時,專車上來了一位氣質出眾的女生。
因為車長的身分,我知道了她的名字,至於關於乘客的其他資訊,我不允許自己記住,也在任內成功做到了。

雖然一直注意著她,但和她真正有所私人的交集,是我升上高三,過了許久之後。

到她上車的站別時,我總會習慣性的搜尋她的身影,在欣賞完她絕美的身影後,開始進入我的睡眠周期。
而有一天,她換了一個令人驚豔的髮型,美的令人窒息。但不及好好欣賞便羞愧的把頭壓的低低的…
我的眼和她的眼,在那個時刻隔著窗對上了…

自某天開始,我前面的位子變成她時常選擇的座位,我也自那天開始,捨棄了大部分在專車上的睡眠時間。
不斷的注意著她…(警察杯杯,就是這個人!=A=)
她時常綁著絕美的馬尾,伴著馬尾的是三隻小小的黑髮夾。
我時常望著窗外的風景,也時常望著在窗上倒映的,她美美的側臉,偶爾窗上也會映著她迷人的雙眼。

那段時間,我反覆聽著一首我十分喜愛的曲子。
最初,我聽著那首曲子,眼中映著的是她的身影。
而後,我聽著那首曲子,腦中浮現的是她的身影。
不經意的,我把她的身影刻進了那曲旋律裡。

早晨的太陽總是如此熾熱,卻也讓她更加耀眼…
但一直曬太陽總不是好事吧…
而且總是曬著同一邊!!!
我和她的第一次互動,是我送了一張紙條過去。
和她說需要窗簾時,請和我說一聲。
並且為即來的段考幫她加油,順便留了我的名字。
雖然她總表示不需要窗簾,但我都會在自己撐不住,要進入睡眠模式之前,把窗簾拉的離她近些。
這樣她需要時,隨時可以拉的到窗簾。
為什麼我不一開始就拉窗簾?
當然是為了陪她一起曬太陽啊!>ω<

黃昏時刻,是目送她遠離之時。
她在到站前,總會放下她的馬尾整理一番。
但在那一天,她忘了別上最後一隻髮夾,在下車前看似有些著急的在尋找,但徒勞無功。
在人都下去的差不多後,我接著尋找那隻黑髮夾,但…
徒勞無功。
只好在隔天向她說一聲:髮夾沒有找到…
也許我說得太小聲,她沒能聽清楚,而我也不多做解釋。

畢業典禮那週,我住進了醫院。
出院後隔天,我收到了一份大禮,
她的FB邀請

為了準備指考,稍加恢復的我重新搭上校車,到學校圖書館好好振作奮鬥一番,但也只有那個禮拜。
也許心中存在更深一層的目的,是想在見她幾面,打打招呼。
原來她是因為我沒參加畢業典禮感到疑惑,而加了我FB。
她的訊息總是回的有些慢…
指考放榜當天,自己瘋狂的早起,騎著腳踏車遠遠的到了她搭車的地方,見她一面,問問她的近況。
在那天,停了十七天的聊天室窗終於有了新回覆。

其實在認識她之後,我曾試著去喜歡同屆的女生,因為我了解她的遙不可及,也不願真正陷下去,就讓她只是高中生活的一個短暫過客。
但兩個嘗試都被拒絕了,其中一個是自己曾經非常要好的朋友,被拒絕之後連朋友都做不成了。
於是我靠著和她不熱絡的交流,壓抑過去所有的思念。

很不小心,也不幸的,我喜歡上她了…

我順利的要到她的電話號碼,雖然她忘了輸入我的手機,導致我發第一封簡訊給她時,她未能認出是我…
但也無妨!
我常常用簡訊提醒她注意保暖,因為用簡訊,她就不用回覆,也沒已讀的困擾。
我喜歡在早上發簡訊給她,希望她早上醒來看見簡訊,可以開心一整天。
也因為,我不希望她熬夜,所以不挑在晚上發簡訊。
生日簡訊,也是忍到早上六點才送出。

校慶快到了!也許我可以在校慶時約她散步!
但時間一直推演到閉幕典禮,我的願望仍未實現。
時間狠狠的拒絕了我的願望。
當天晚上,她說了不好意思,因為沒空。
也無妨!只要她還願意和我連絡。

等待訊息的時間,令人萎靡。
但她簡單的一個回覆,就能讓我振作。
她的一句加油,讓我撐過整個期末考。
雖然期末考的第二天,我夢見了她…
這是一個不好的預兆,若我夢見了自己喜歡的女生,她便會離我而去,至今仍如此靈驗,也許是詛咒,也許是恩賜,因為我在那場夢中可以獲得最後的溫暖。
只是樣本有點少就是了。

學測完之後,我以為她會因為不忙了而提早回訊息。
事實並非如此,她仍然維持以往的作風,而我也相信…
她不會回…
因為那是一個聊天的邀約
我心急了,想早些表明自己的心意,於是用簡訊告了白
並謝謝她總在關鍵時刻提振我的心
兩天後的凌晨,我再次夢見了她…
雖然久未見面,但她卻清晰的在我眼前,那是她的聲音,她的身影…
而後我再次體驗失眠的滋味,心太難受,只好用FB對她說:
“關於簡訊,能給我一個答覆嗎?這樣比較好…”
當天下午,我收到了一封拒絕信。

當所有的思念一次性的爆發出來,我只能接受自己的委靡不振。
我拚命的想讓自己轉念,卻把自己轉成一個腦殘,用錯誤的軟體發了錯誤的簡訊。
那套軟體,把長長的簡訊割成數封殘訊,送往彼岸。
腦殘與錯誤,一並送出,無法挽回。
我道了歉,卻得不到任何回應。
轉錯了方向,就只好再讓自己轉回委靡不振的狀態…

我想尋求一個結束,找一個逼自己完全放下她的理由。
我覺得自己虧欠她許多,想還清了,不要再虧欠她了,不能再虧欠她了。
於是我想起了那隻她失落的黑髮夾…
是啊,買包黑髮夾送她吧!送出後,一切都要結束。

然而我失敗了…
我挑了一個錯誤的時間回去,她們那堂下課似乎在忙…
有位老師來詢問我,為什麼一直站在這?
我選擇了逃避…
“請問某某老師在嗎?”
詢問過程中看見她,很明顯她在迴避…
和熟識的老師聊了幾分鐘後,上課鐘打了,老師第一節有課。
雖然只有短短的十分鐘,但老師讓我的笑容短暫重現在偽裝毫無傷痕的臉上。
敘舊結束後,我也沒理由留在母校繼續造成大家的困擾了,就此返回大學。
失敗了呢…

雖然給這段單相思一個句點的儀式沒能成功,但我卻必須結束自己萎靡。
我不能因為一段單相思,忘卻自己上大學的理由。
我想盡辦法提振自己,卻在隔天醒來時,發現自己仍然把自己反鎖在那間小空房。
現在想起過去種種,心仍隱隱作痛,那窒息的感覺隨之浮上。
我知道自己太自私,若拋了自私,這感覺便不會如此沉重。
我必須振作…
還有許多事情等著我去完成…

最近的問候,被已讀了呢…
之前還自信滿滿的說已讀也是一種回應,現在想來,我把自己看的太高。

也許這篇比較像長廢文(?
文筆不好抱歉了... ><
若發文有不妥處請用力鞭屍

共 2 則回應

2
原PO拍拍~
你會找到更好的女孩的^^

-忘憂草
0
B1 謝謝喔~:)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