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音樂:蕭敬騰-會痛的石頭
結果沒想到我寫到PART4發現寫不完 應該會加到PART5去了........
這次,裡面會很尖銳,很傷人,很殘忍,很現實。
請,斟酌服用。


【第三章】

「我希望她一輩子也不要去試圖理解,那並不能讓她快樂,只是傷害,像那些層層包裹的刀鋒一樣,全部都是傷害。」--〈我想你要走了〉神小風
---

寒假某一天晚上,我看見了男孩把我的FB刪去了好友。
我其實覺得非常困惑,因為在這之前並沒有任何徵兆。

在天人交戰過後,我的情感戰勝了我的自尊,我撥了電話,打給了他。

「喂。」他的嗓音在另一頭響起。
明明是為了問:「為甚麼刪我好友?」簡短的七個字卻卡在喉嚨講不出來,我尷尬地笑了,「你應該……知道我為甚麼打給你吧。」
他想了想「喔…….我大概知道了。」
「那,所以,為甚麼……我得罪你了嗎?」我問。
「算有吧。」男孩說。

在經過漫長的「我問他答」,他對我生氣的理由有二:

第一個理由是,他不喜歡我在別人面前講他的事。
意思是,我不能在dcard上講他現實生活收了我的歐趴糖(而且當著我的面轉送給喜出望外的隔壁同學),或是他在現實生活中的聚餐時講的笑話,我不能和他現實生活團裡的人講,甚至包含當天不在聚餐裡的dcard人。
就算,我不是講那些我們曖昧,甚至讓女孩感到不舒服的言論,也是不行的。

*

舉個例子來說,
有一次他突然問我,「所以,妳是處女嗎?」
「是又怎樣。」我感到有些不舒服,但是畢竟是自己學弟,就冷淡地回他。「我只想給我以後回想起來不會後悔的對象。」

「那,選我啊。」另一頭的他,如此地回我。

*

再不然就是另一次,
他和我一樣都是O型,我便拿這件事笑了笑他。
「聽說O型的人都喜歡大胸部的女生耶!」我傳了個血型君的圖片嘲笑他。
「沒有好不好,我喜歡B-C就好了」他回答我,
我就是B-C的啊……
「是喔,但我不相信耶,傳照片應該也不準。」他聽到我說的話,如此應我
「難道我要回你我沒有30公分也可以接受嗎?」我似笑非笑的回他。

「不然我們來現場面交啊。」另一頭的他如此回我

*

有次,我們一起上課。下了課,我們一起搭著電梯,
「幹,好煩啊,功課真的好多啊。」我罵著。
「妳可以不要看著我罵幹嗎?」他笑著回答我
我馬上撇過了頭,更大聲地罵幹,又重複了上面那句話。
他馬上大笑著拿起他的毛筆,往我身上狂戳,一面戳一面笑罵著幹……。

*

以上的這三個例子,這是我第一次公開講在DCARD講,在此之前我只讓幾個我重要的朋友知道。我也知道我們這樣太沒有距離,不適合公開講,但是他並不能接受我跟別人講他的事,就算我已經隱瞞了許多曖昧的事了……

我並不是個八卦的人,我一向不喜歡講別人的事,因為講別人的事很無聊,有關於自己的事才比較重要。除非是因為我很喜歡那個人,腦海裡想的都是他;再不然,就是我很重視你,但我發現如果我不跟別人講你的事,你會輕生、或是傷害別人,我不得不說。

而男孩,兩者兼具。

「妳為甚麼說了還跑來跟我說,妳不覺得妳很離譜嗎?」男孩說。
「因為我不想騙你,我怕我瞞你,你會更氣我。而且你也可能從別人口中聽到扭曲的事,我不想被你誤會。」我說。
「妳憑甚麼認為我不會生氣!憑妳對我四個月的了解?而且我會分辨別人說的話好嗎!妳都大三了,妳怎麼都還不會分辨甚麼可以說,甚麼不能?」

「你都沒有想過,我為甚麼不講別人,偏偏講你?」我的口氣是如此的悲傷。
「重點不在那邊,而是妳出賣我。」他說「做錯事的代價,就是損失一個好朋友。」

其實在剛認識以前,我有嘗試過,和男孩解釋我是這樣的人。我要男孩不要和我分享自己黑暗的那一面,「你不要和我說,因為我覺得我口風不牢。」然後開始重複我會因為擔心而講出去。
但我想男孩似乎沒有搞懂。

我問:「所以,你是試圖想要改變我的缺點嗎?」
「是。」他聽來毫不猶豫。「但我覺得我在妳身上浪費太多時間了。」

【後記】
這篇的文字很強烈很激動,也沒有太多文筆地使用,所以大家真的要斟酌服用......。
第二個理由,我會在PART5公開。(希望可以寫的完)
東吳 雪芙

共 2 則回應

1
想問那男的有沒有事
0
我沒有真的對他作什麼
這應該是我做的最惡毒的報復吧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