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陣子剛答應男友的告白,這是我第一次談戀愛,真的很緊張。


之前看到周遭朋友對男朋友發脾氣耍任性:一通電話就要叫男朋友半夜騎十幾分鐘的車趕來,只因為自己做惡夢;
自己的背包亂丟,卻臉超臭的罵著男友怎麼沒幫自己顧包包;
打了電話沒有接,發狂似的打了二十幾通,直到男友回撥了卻又不接電話。
這樣的公主病真是太嚇人了,我一直告訴自己不能變成這樣。


但是,戀愛就像是被惡靈古堡的殭屍咬一口。男友的寵愛就是保護傘公司的病毒。
明明就最討厭那種女生,為了叫男友陪自己放棄打電動,我卻開始在他打LOL的時候感到沮喪。
明明就想要當堅強獨立的女孩,逛街逛累了,有人幫你背起重重的側背包真的是一項很棒的享受。
我也開始咆哮,當他又晚睡的時候,當他又在路上邊走邊滑手機的時候。
台南大地震的時候,半夜哭著打電話給她卻完全忘記了,他住在跟本無感的地區。
隨口說著想吃蛋糕,他就不遠千里的帶著蛋糕出現了。
我越來越不能抵抗撒嬌的誘惑,慢慢的把對他任性變成自己的一部份。


清醒時還能抵抗想鬧脾氣撒嬌的想法,被他摸一摸頭就樂的開始任性。
我就像是正在變成殭屍的人,掙扎著想要保留自己最後一絲人性。
出外遊玩還是記得要分攤飯錢油錢。漸漸的,覺得寂寞還是要忍耐著微笑的和她說你要先念書喔!
男友的溫柔體貼,就像血肉的誘惑一樣,讓我著迷。為了讓他抱一抱,我開始推掉和姊妹的聚會;
他對著不肯依賴他的我發脾氣,明明自己有腳可以坐公車還是被迫讓他載去車站。
我將會在最後失去所有理智,變成公主病患者,一口咬下男友的肩。


趁著我還有理智的時候寫下這段話。

我不要變公主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