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一種寫小說的概念記錄自己的故事 篇幅較長慎入 )
-
十一月中 晚上微微的感受到低溫 騎車的話 需要穿上能保暖的外套了 我在後座 臉被風吹的冰冰的 毛孔都緊縮 以時速約七十公里 經過各種小路捷徑 高架橋 前往秋紅谷旁的生日聚餐
-
這個人畢業了 我覺得故事是時候畫上句點 讓他在我的腦子裡好好的 不受破壞
想就記得你是位大三的 擁有奇妙緣分的學長 而別因時間改變了故事裡的角色形象
-
大一 跟著朋友報了學校的多益課程 以級數分班 分到了最普通的那級 一個禮拜兩天晚上六點10分 一天再行政大樓B1比普通教室要小的小教室 一天在管理大樓2樓的小型會議教室。

在行政樓上課的那天是每個禮拜一
禮拜一有體育課 第一次去上課 我直接延續了體育課時穿的彈性長褲與微貼身的棉料上衣 印花的滑布外套 有點髒的白色高筒converse 綁了all back包頭 是不算邋遢 也不太醜 但現在想起當天穿著 仍感到一點懊惱

不知道是那天心情特別的好 還是因為第一次上課覺得應該表現積極態度 老師是曾在必修英文課上見過一次的風趣英國人 也許對此也感到心情愉快
上課方式免不了的分組 應該是我主動轉身提議與後方男同學一組的吧 天啊我竟然給忘了 若是那一刻能預知未來會發生的一切 大概我就不會忘 大概我也不會穿那樣去上那堂課了吧

但若這些大概與如果存在 也不會發生所有事 事情的發展正因為未知 才得以在獲得的瞬間 如此悸動
我用一種活潑的態度與那位男同學對談老師指定的內容 他有點消極 但我沒有其他選擇 反正只是找個對象練習 完成老師的指示 總比一人坐在位置上顯得孤僻好
結束無聊的對話練習後我們都坐回座位 上課期間 老師請我們一人拿出一張白紙 一枝筆 他兩樣都沒有 點點我的肩向我借了這兩樣物品 依稀是記得那張臉上的態度已轉變為有點可愛 而非對這堂課感到的不屑
然後我發現他衣服領口隱約露出的灰色刺青

當我敘述那天 已經是兩年後 我盡力將我所能記得的所有細節都寫下 因為是使我遇見一個特別的人的那堂課 不想哪天漸漸忘了 至少自己不能
8點整下課 我拿起物品與課本 走出教室 沿著台階漸漸往一樓移動
不知道是哪種第六感還是是聽到微急促的腳步 餘光裡一步跨兩階的那人來到我的位置 用手背輕撞了一下肩膀 「欸 跟你要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