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
只要還愛著就沒辦法當朋友

希望
你永遠都沒辦法把我當朋友
至少能證明你還愛著我

原來比起朋友我更希望我們是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