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傻原po剛剛忘記匿名了
所以重新發😂

補上連結:


前言:
呼(擦汗
謝謝大家容許我富奸這麼久
我這段時間都在想著要怎麼整理H的狂事,她的狂事說真的講三天三夜也講不完,要用文字表達得精確簡潔,對我這個第一次寫卡的人來說,實非易事😅。
因為她精彩的狂事真的很多很多
決定把完結篇推到part4
最主要還是看大家的迴響,真的很怕會有人覺得歹戲拖棚😭。
還有關於H這個字,如果大家有什麼更狂更貼切的ID暱稱,歡迎底下留言。


正文開始:

冷戰,並不代表這段孽緣的結束
而是,一個更狂的開始。

約莫一個月前,

那天正好是開學週的禮拜一。

H跟閃弟說:「我媽說她沒空來載我,叫我這禮拜去住你們家。」

不對啊,如果這媽媽腦子沒壞,怎麼可能因為自己沒空載女兒,把未成年的女兒丟包到男友家?

閃光告訴我這件事後
聰明的我覺得這其中必定有詐,所以打給閃光
要他最好去求證一下對方的母親,若是又像當初一樣,氣沖沖的喊告誘拐,你們不就倒楣的跟梨子一樣?(台語俗諺,意指很倒楣。)

閃媽便打給了H媽求證
H媽的回答是:「我的確沒空載我女兒,可以麻煩一下你們載她回學校宿舍嗎?」
什麼?!

H並沒有告訴閃弟她這學期申請住宿阿!

但H人都來了,閃弟還是必須請閃光載她回學校宿舍...
一看手錶,晚上九點多了
閃姐意識到時間不早了,於是問H

閃姐:「宿舍有門禁嗎?」
H說:「沒有。」

閃姐覺得怪怪的,但沒想這麼多
便叫閃光回家發動車

(閃光回到家準備要開車載她回宿舍)
她居然改口說:「舍監說宿舍的門禁是9點。」

超過門禁時間就無法回宿舍了
這代表必須要在閃光家再白住一天
對閃光閃媽也沒有任何一點抱歉的意思
就跟著閃弟閃上樓了

乾!
你們說這女的到底在想什麼!?

身為住宿生居然不知道有門禁?
也沒有跟閃弟講她住宿的事
還有臉撒謊? 說她媽叫她住閃光家一個禮拜...
如果沒有求證,就要被白吃白住一個禮拜了

閃媽直搖頭,在電話中也告知了H媽「這女孩交友不單純」
但H媽認為小孩子的事,不用太認真。

「隨便的教育會養出隨便的小孩」真是狠狠驗證了這句話。

經過撒謊騙宿的事情後
閃弟跟H的關係又因此降到了冰點。

此時,閃弟的一位好朋友小胖知道了此事,一直在中間扮演者潤滑劑的角色。
閃弟很感謝他,
但自己與H的關係也沒有因此冰釋。

閃弟一直越想越不對勁
就登入了H的臉書
發現第一個對話紀錄是小胖。

閃弟覺得小胖是和事佬,有他的對話紀錄很正常,但又克制不住自己的悄悄燃起的好奇心
於是點了進去
話題的內容一開始無非就是小胖要H別亂想
後來慢慢演變成了屁孩在嘴砲

(因為小胖也是一個屁孩,跟莫忘初衷一樣,屁的程度算是伯仲之間,唯一的差別只是小胖比較胖。)

閃弟鬆了口氣,還好H沒有做些什麼逾越分際的事,H還是愛我的!

說時遲那時快,以下的對話卻讓閃弟眼前一片慘綠

小胖:我打給妳好嗎?
H:不好啦,我有男朋友了...
小胖:不要告訴他就好了阿...
小胖呼叫了妳📞

H並沒有接小胖的電話
但對話紀錄卻到此結束,沒有下文。

此事讓閃弟的情緒在哭與笑之間徘徊
哭是因為
「我一直視為兄弟的小胖,居然有想把我馬子的念頭 」

而笑是因為
「小胖的外型與條件,果然是吸引不到H,我至少有贏一點,阿哈哈哈哈」

此刻,就算是天王老子也無法阻擋閃弟想分手的決心

但溫柔的他,還是選擇默默等H自己提分手,畢竟相愛一場,留點面子給她。

果不其然
H變得常常因為小事就跟閃弟吵架
挑釁的一方也是她
閃弟好聲好氣的告訴她:「事不過三,但妳已經很多次偷吃了,還叫別的男生載妳?幫妳送飲料?這些我都沒辦法做嗎?為什麼要去找別人?」
H:「哪有很多次?也才三次餒!」

.........

H的狂,沒有極限。






補上最後一次分手前的對話



Post images


完全就是一個_妹阿
居然好意思說閃弟不愛她
到底誰在玩誰...
講什麼都要問候別人爸爸媽媽
真的都不怕她老爸老媽哪天被她哭死嗎?





(未完待續)

熱門回應

我16歲的時候在玩跑跑卡丁車....
她16歲的時候已經是台公車了....

“你爲了我忍受很多我就你他媽沒有?”
原來去別人家白吃白喝很辛苦derrrrrr
哈哈哈剛剛第一次發的時候
有人覺得我知道這麼多也挺可怕的
那是因為是閃弟用一種過來人的經驗談希望我把故事分享給大家
在寫文的時候都是跟閃光閃弟閃姐討論,綜合她做過的每一件狂事,集思廣益,才生出這一系列的文章
原po我傻到忘記匿名,不可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