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小時的時差,我以為你會有跟我一樣的想念,在我白天上課,沒法好好和你聊天時,我心裡期待的是我的晚上、你的早上,可是你好像不是很在乎。

與往常一樣,你跟我說了早安,幾句文字訊息後你消失了,我以為你又睡了,所以我直接打過去,你接起來,說你在用電腦,我想跟你分享的事情,就像與自己對話一樣,啪啦啪啦的說完,想說沒有得到回應,至少希望你可以有一句沒一句的聽進去,最後我安靜了,聽著鍵盤聲,你好像真的沒時間理我,你說你要打給朋友,要先掛電話,我說處理完要叫我喔,不管我有沒有睡著(因為我真的好想你),你說好。

我睡著了,看到未接來電我好懊惱,我想送一個難過的表情,表達我錯過的這一個小時,但手殘按到生氣,怕你誤會,趕快解釋,也終於接到你的電話了。

對不起,我的心情有點好不起來,所以我沉默了一段時間,正當我快調適好,開口講了一會兒話後,你說你要出門了,我的眼淚不自主的掉下來了,趕快關掉鏡頭,你很為難的跟我說不要哭,可是我沒辦法啊,最後電話還是掛掉了,我拿著遙控器轉著電視節目,不停的轉台,心思卻不在電視上,直到轉到「1989一念間」才停下來,好死不死背景音樂播著「早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我趕快轉台,我的淚腺之發達啊,這種刺激來的太突然了。

我哭的不是撕心裂肺,只是眼淚很不聽話,我知道我得自己消化這個難過,我不能把情緒帶到下次視訊時造成不愉快,可是我偏偏好希望你能再多點在乎。

對不起,我真的很煩,對吧,我以為我可以不煩人的,我只是有好多話想跟你分享,卻分享不了,還有在你身上感覺不到你想我,可能又是我的腦洞大開,替你補了很多小註解,用自己的腦袋理解你的行為,其實你也有想我對不對?是我太幼稚了,你有你的時間規劃,還有想做的事,沒道理要你犧牲你的午後時光陪我,想聊的下次視訊也可以好好聊,不差這次。

我總是沒辦法控制難過,所以你之前才會覺得我煩,我還是需要一點時間,改掉這淚腺發達的壞毛病和那些黏人幼稚的想法…好想撞牆換顆不會哭的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