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有人說高中和老師在一起的事情,若是高中以前的我絕對是打死不相信,心想媽的母豬又在腦補,但是經過那段奇妙的感情後,我不得不承認有些事情不由得妳不信,也許很不為世俗所接受,但是卻是真真切切的發生在身旁。

這讓我想起屁孩我還在高中的時候(別問我是什麼高中哪裡人,因為一問出來就很容易就知道我是誰),在大家都很努力讀書之時,我還是不改屁孩本性,交女友,翹課,抽煙(雖然抽煙是不好的但一切為了貼切呈現)樣樣來,在該地區的(相較)好學校裡我是個離經叛道的異端分子。

那時的我和一個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女孩兒作伴,放學看電影約會好不快活可惜好景不常,直到段考前被無預警分手,我才知道原來這頂塞爾提客的帽子帶的真是滿阿,傷痛欲絕無心書本知識之事。只是我還根本不知道這是一段新戀曲的序,就這樣當時XX科老師看到我原本就不怎麼樣的成績又探新低,上課原本廢話一堆的小雜碎突然變得憂鬱,便開始關心我得心理情況。我想這就是年輕教師的熱誠吧,如果是老老師根本不會屌我。

我很想直接說大概就那樣大家自己想吧,但是都打了那麼多字手也有點酸了就繼續打吧。但是我想先說聲抱歉對那些是來看勁爆八卦或是唯濕小說的看官,我只想平平淡淡的,像下個註解的述說這件事情。

那時後她28,每到她的課堂時大家總是期待。我原本也都是帶著這樣心情的迎接每堂老師的課,但在轉隊到塞爾提客後,我就像是當完兵不紅的韓星,又或者像沒有特異功能的大軍一樣,面對任何人都不想多說一個字。

一次下課後她對我說

[下課來我辦公室]

[喔] 我答道

經過簡單的猜測後被猜到




被劈腿啊。

被前女友劈腿正是我生日之前,老師說了在我生日時請我吃飯希望我早日脫離陰霾,我沒有想到她竟然是說真的。當天我帶著奇怪的心情(當下真的只有矛盾奇怪能形容)赴約,在相約的餐廳看到她大老遠活力的跟我招手,席間她跟我向證嚴法師般的開導,而我只顧著吃東西喝啤酒,偶爾出去抽支菸身為老師的她也毫無勸阻,我訝異的不是她的寬容和熱心,而是訝異怎麼會覺得我會因為一頓飯而不再消沉。吃完飯後她帶著玩笑的說我十八歲生日就戒酒消愁吧,就這樣邊從餐廳走到酒吧的路上邊走邊聊天,我發現我開始能夠很放心的和她說一些不知道該怎麼跟朋友家人說的事情,結果不出我自己所料我喝醉啦,凌晨兩點上了計程車被送回家。回家睡了之後就沒有記憶了,我只知道如果我是個說故事的人,這才只是楔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