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工作及課業為主的我們總是能體諒對方有多忙
就算分隔兩地一兩個月都不是問題
不一定每天講電話
出去也不用每個地點都要報備
知道你還在就好

但最近見面次數兩隻手數得出來
話也都沒什麼機會講到
我們,住在一起不是嗎?
就躺在身邊卻覺得無比遙遠
連找你那個都被拒絕。
前幾天我問你是不是需要冷靜一下
你覺得沒事
但態度還是一樣冷淡

我常常在客廳坐到半夜才進房間
我怕躺在你懷裡聽著熟悉的心跳聲
但眼前的一切卻越來越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