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跟朋友把車停在轉角的公園旁 下了車 重新戴上鴨舌帽 看著我然後問我幹麻穿裙子 我說為什麼不能穿 覺得有點莫名

「不是說穿裙子不能坐機車什麼的」
「喔 因為那個是窄的 這個是寬的~」
「這個是寬的~」故意跟我一起講完

我笑著
沒有想過他會記得

-

第三個星期一
進教室後 他起身移動到我旁邊
我們坐在合併的兩張課桌椅 那兩個小時好像很短
快下課他問我會不會做卡片 我不懂意思 他說他朋友要追一個女生 需要手工藝高手幫他做卡片吧 問我等等有沒有空
我只想一件事 完了今天穿窄裙是要怎麼坐後座
「恩…好啊可是可以明天嗎」
「妳等下有事哦 ?」
「因為我穿裙子不能坐機車…」好誠實的我
「喔 我朋友家在旁邊而已啦 走路就到了阿」燦笑

原來是要去他朋友家弄 是否有點恐怖
在那之前他說要先把課本放進機車車廂
然後我看到 車廂裡多了一頂安全帽

他朋友不在 我鬆了一口氣 雖然一同進入的
也是僅僅見過三次面的學長
但做卡片的一個多小時 卻意外地聊得很開心
相處讓我發現 看起來調兒啷噹的學長 對任何事好像都不在乎的樣子
卻有細膩的地方 有點像是會默默為朋友著想的那種
不是他自己說了什麼 是我從他的小舉動 談吐方式裡 偷偷發現的

約十點多了 我們離開這位沒見到的朋友家
他說陪我走回女宿 沿著黑暗的校園邊緣 路燈與路燈之間間距太大 不足以照亮道路
道路左邊是樹林 右邊是湖 我們走靠樹林那邊
他突然問我知不知道那片樹林的鬼故事 我說不知道 拜託他不要講
他笑笑 然後就沒有再提 我真的謝謝他沒有故意講來嚇我
因為至少在畢業前我一點都不想知道
「我們走那邊好不好?」指靠湖那邊的人行道 背脊已涼的我提議

我們移動到右邊 然後繼續往女宿前進
到了之後我跟他說掰掰 只記得他說了一句話 然後我回頭燦笑
卻不記得當時他到底說甚麼了












我可能打的很長 因為細節對我來說也很珍貴
總覺得要把故事打完需要很多勇氣
還是謝謝你 願意看到這裡